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2章 千万不要得罪女人
    殿主的绝世宠妃第312章  千万不要得罪女人

    她以为,她已经对爱情绝望了;她以为,她已经不会再相信任何男人了;她以为,这世上除了儿子和初初,就没有能让她放在心上的人了。

    她以为,时间能抚平一切。但是她却忘了,真相只有经过了时间的洗礼,才能绽放光彩。她所以为的一切,不一定就是真的。而在她没有意识到的时候,那个玄色的身影已经牢牢地在她的心里扎了根。

    她以为,那不是爱情。

    但其实,是她狭隘了。谁说爱一定要天雷勾地火那般轰轰烈烈,陪伴才是最长情的告白。墨无痕陪伴了她那么久,用时间证明了他浓烈的爱。

    她却始终忽略他的真心,封闭自己的不肯接受。

    到最后伤人伤己,徒增烦恼。

    呵,真蠢啊……

    宋清繁突然就笑了。不知为何,此刻,她突然就想通了,心中敞亮的很。

    此前她一直纠结于许琅为何背叛她,但转念一想,就算知道了原因又如何?她能原谅吗?她能回到过去吗?

    不能!

    那知道与不知道,又有何分别呢?

    为了一个渣男,蹉跎了自己的青春岁月,伤害了真正爱自己的人,她可真是有够蠢的!

    待到此次事了,她就要从这里出去。她要带着儿子去找他,站在他的面前告诉他,她的选择。

    去他妈的放手!虚无缥缈的自由要来干什么?墨无痕,只要你不负我,此生,我跟定你了!

    “娘亲,你想什么呢,笑得这么猥琐?”小九儿无语地看着宋清繁。

    “她这分明就是思春了,哪里猥琐。”白小楼插了一句进来。

    “对,你这才是真正的猥琐。”小九儿瞥了一眼他放在他自己大腿上的手,鄙视地说道。

    “啪!”小九儿的后脑勺挨了一巴掌。

    “臭小子,不学好,哪有这么说自己老妈的?”宋清繁的思路被小九儿打断,直接一巴掌招呼过去。

    “分明就是跟娘亲学的!”小九儿委屈道。

    “作孽哟~你爹那么正义凛然的,你咋一点没遗传着呢?”宋清繁扶额。

    “怪我喽!”小九儿一摊手。

    “上梁不正下梁歪。”魅雪无语地抱着双手说道。

    “胡说!我这么正直!”母子两个异口同声地睁着眼睛说瞎话。

    众人无语中……

    阴阳镯外,气氛相反于里面的轻松自在,一直是紧张凝滞的。

    霍迪反应极快,这边衣服一掉,那边就立刻从储物戒里面抽出了一件披上了身。然后利落地往回一个翻身,离开了滢火的攻击范围。

    真要拼实力的话,他是神王,对上相当于神宗巅峰的三级神兽滢火,是完全没有问题的。但坏就坏在,在这狭窄的空间之内,滢火的凤凰真火火力全开,他完全没有躲闪的余地。只能规避其锋芒,三十六计走为上了。

    二哈一击击中,也没有回撤,就紧跟着又挥出了一爪子。

    那个排名第六的女弟子已经反应过来了,往后急退十几步,拔出了剑来。

    那个被毁了容貌的女弟子还没有从打击中清醒过来,就被二哈一爪子划破了颈间的动脉,倒在地上失去了生机。

    见到二哈跟那剩下的女弟子打了起来,而霍迪又被变小了一些的滢火给缠住,熊大师趁着没人理会自己的空档,就偷偷地往外溜。

    洞里黑乎乎的,只有滢火的火光得以照亮。但是随着熊大师越跑越远,光线也越来越少。

    熊大师身材微胖,离开了战场之后就跑动了起来。一身肥肉让他没跑几步就开始气喘吁吁,粗重的呼吸让追来的水忆初听得分明。

    她始终隐藏在黑暗之中。被两只神兽完全吸引了目光的几人,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她的消失。

    她一直躲在暗处等待下手的时机,偶然看见熊大师逃了,于是立刻追上去。

    熊大师他们就是从这幽暗的通道里面走过来的,他此刻便是原路返回的。反正回去路上的机关已经被清理掉了,他也不用担心危险。

    很快,他就看到了远处出现了一个亮点。那就是通道的出口了!

    他就快要逃出生天了!

    眼见着那光点在不断扩大,出口近在咫尺,熊大师激动地几乎要仰天大笑。

    “哈哈哈哈……我出来了!我出……”

    话还没有说完,他就双眼一凸,一丝血迹从嘴角慢慢滑落,滴在他脚边的地面上。一支水箭扎进了他的后心,穿透了他的身体往前继续飞去,快得来不及沾染上红色的血迹,然后就在空中轰然碎裂,消失了。

    “就差一点了,我不甘心……”熊大师挤出断断续续的几个字,就一头栽倒在地上,但是还没有断气,漏风的胸腔随着他艰难的呼吸,发出破手风琴一样难听的声音。

    水忆初慢慢走出来,脚步声在空荡荡的过道里回荡,那么诡异而危险。

    她停在熊大师的身边,蹲下来,轻声说道:“熊大师,再告诉你个秘密。其实,我跟赫连千盏其实不熟,我的毒也不是他找人给我解的。”

    “那你……”熊大师双眼几乎要瞪得掉出来。

    “熊大师,这世上炼丹师可不止你一个。七品炼丹师罢了,你是,我,亦然。”

    轻飘飘的一句话,伴随着熊大师一口鲜血喷出来的声音一起响起。然后,漆黑的通道就再次恢复了死寂当中。

    水忆初站起来,抬手放出了两仪火,将熊大师的尸体给烧了,神魂俱灭。

    “secrets makes woman woman.”水忆初把玩着手中的两仪火,嘴角挂着冷笑,“所以,千万不要得罪女人。尤其是,有秘密的女人。”

    火焰骤然熄灭,通道瞬间陷入了一片寂静的黑暗之中。

    片刻之后,一人从通道的那头急急跑来。沉重而慌乱的脚步声和杂乱无章的喘息声都昭示着他的状态极差。

    他身后三米的地方,凤凰真火已经烧了过来。

    快点,再快点!只要回到来时那个房间去,就能跟这破鸟好好打一架了!

    霍迪跑得飞快,一边跑还一边骂骂咧咧道:“该死的墨星辰,贱人!看老子杀了这破鸟以后怎么收拾你!”

    寒光突然一闪!霍迪只觉得双眼被猛地一刺激,下意识闭上了。下一秒,他的脑袋就分了家。

    “只怕,你没这个机会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