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1章 两兽联手霍迪裸奔
    殿主的绝世宠妃第311章  两兽联手霍迪裸奔

    凤凰真火,其温度不亚于两一火的威力。坚固的石壁碰到了凤凰真火,也被烧得通红,像一整块一整块的烙铁那般,根本无处下脚。

    霍迪一边向后狂撤,一边急声高喊道:“快退快退!”

    他算是怕了,这是墨星辰,简直邪门的很!这身上的好东西一件接着一件,先是异火现在又是凤凰,究竟还有多少底牌没有拿出来?

    他心里突然没底了,虽然他的实力比谁出高出一大截,但是面对着他这样层出不穷的宝贝,也是吃不消的,还是先保命要紧。等与厚土峰主和他手下那几个弟子会合以后再做打算吧!

    只可惜霍迪的算盘,虽然打得不错,但水忆初怎么可能给他这样的机会?

    他已经知道自己有神兽了,若是放他离开,势必整个天下都会知道她身上有神兽,到那时候,她还有活路吗?

    “二哈,给我挡住他们!”一道金光从水忆初身上涉暴射而出,疾如闪电一般,蹿到了了霍迪的前面。

    一身银亮的皮毛,金色的毛在银缎一样的皮毛上勾勒出美丽神秘的花纹,额间一个小巧的金色图腾,一双金色的眼睛更是如阳光一般耀眼,尊贵而又强大,让人望而生畏。

    它张开大嘴,一排尖利的獠牙在火光的映照之下显得格外的狰狞恐怖,让跑在最前面的霍迪差点没刹住车撞上去。

    如今的二哈早已经不是当年无月森林里面,那只只会犯蠢的啸月天狼了,虽然它依旧是缺心眼,但是实力却是今非昔比,几乎算是脱胎换骨了。

    如今,随着水忆初的提升,他已经是神兽级别,虽然对上霍迪这样神王级别的高手还不能匹敌,但是借助着庞大的身体阻挡一下却是绰绰有余的。

    前有二哈拦路,后有滢火追击,两边都是石壁,万灵宫此方仅剩的四个人立刻陷入了大危机之中。

    霍迪只是一瞬间的慌乱之后就镇定了下来。啸月天狼只是一级神兽,相当于神者巅峰,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他想突围的话也不是没有办法。

    刚刚被那只三级神兽的凤凰给吓到了,他下意识地就以为这突然出现的狼王也应该是差不多的等级。却不想竟是被墨星辰给摆了一道,平白耽搁了逃跑的时间!

    真是气人!

    两个女弟子被二哈那一嘴狰狞的獠牙给吓坏了,一时间也没有注意到二哈的等级,加上二哈又是个缺心眼的,打架从来不看等级,只凭着一腔热血就往上冲。

    就像是一头蛮牛一样,横冲直撞地闯入几人的队伍之中,朝着站在最前面的霍迪就是狠辣的一爪!

    但霍迪毕竟修为高,二哈那看似迅疾的一爪在他的眼里就像是慢动作一样,他轻飘飘地就闪开了。

    但是后面的两个女弟子就没有那么好运气了,因着他的闪身离开,眼见着就被二哈一爪子给拍中。那个排名第六的女弟子本是站在前面的,突然伸手猛地一拽,将另一个女弟子抓到她的身前,将将挡了二哈的一爪子。

    这女弟子当即就破了相!一道深深的爪印从她的发际线一直延续到脖子,期间还经过耳朵,让她整个耳朵直接被削掉,半张脸血肉模糊,惨不忍睹。

    “啊!我的脸!”

    这女弟子尖利的声音像是撕裂布帛那般,带着极强的穿透力传入每个人的耳朵之中。

    霍迪一闪离开,但是滢火却已经追了上来,朝着他还没稳下来的身子就是一口凤凰真火喷出。

    霍迪急急忙忙在空中一个扭身,险险地避开。真火擦身而过,直接将他左边的小半边身子烧得焦黑。

    他身上的衣服因为被烧掉了一半,另一边也挂不住了,哗哗就掉了下来。

    一身白肉在火光之中极为扎眼,让在阴阳镯里面观战的紫肴立刻捂住双眼。

    魅雪无语地扭过头白了紫肴一眼,撇撇嘴道:“都一大把岁数了,还装什么纯洁……”

    紫肴的身子僵了一下,讪讪地放下双手,说道:“哎呦喂,这不是现在变小了嘛!总该做点符合小孩子模样的事啊!”

    魅雪:“……”

    宋清繁也在这里,身边还坐着小九儿。

    “小九儿,闭眼。”宋清繁说道。

    “为什么?”小九儿奶声奶气地回问道,“他也是男的,我为什么不能看?”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紧盯着霍迪那白嫩的屁股不放。

    宋清繁有些无语:“行行,你看吧看吧。”

    “娘亲,闭眼。”小九儿接着说道。

    “为什么?老娘又不是没见过男人裸奔,有什么大不了的。”

    “行行,你看吧看吧。”小九儿无奈地摇摇头,“大不了以后,我去告诉爹爹,让他来教育你。唉……有个不听话的老妈真是操碎了宝宝的心啊!”

    宋清繁:“……”

    儿子,你这话扎心了你知道不?

    不过小九儿这话一出,她就明白小九儿的意愿了。

    来到绮蓝大陆这么久了,他这还是第一次提到墨无痕。她一直以为他没有提过要找爹爹,是说明他已经独立到并不需要爹爹了。

    原来,她错了。

    他不说,不代表他不想。在他的潜意识里面,以后他总会见到他爹爹的,他坚信着这一点,因此也不着急。

    宋清繁突然就心疼了。

    距离墨无痕离开已经有很长的一段时日了,她到现在都没有完全适应。

    一开始的那个月,她还是常常会习惯性地去叫墨无痕。

    每每早上睁开眼,就下意识地去摸索身边的位置。找不到那熟悉的温度,就会猛然惊醒,疑惑地想着墨无痕一大早去哪里了。

    每每到吃饭的时候,还是习惯性地坐在桌边等着他把饭菜端上桌来,却只能等到幼小的儿子端着大大的托盘和菜,埋怨她不来厨房帮忙。

    每每晚上修炼到很晚,一睁眼看到天色已经快亮了,就下意识地问道:“天都快亮了,墨无痕,你今天怎么没提醒我睡觉啊?”

    但是回答她的,始终是一片静默。

    她才意识到,墨无痕已经不在她身边了……

    现在她已经习惯了没有墨无痕相伴的日子,虽然终于迎来了她梦寐以求的自由,但是她却越来越觉得自己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快乐。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