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4章 浔阳是光系的灵师
    殿主的绝世宠妃第304章  浔阳是光系的灵师

    “这是美人泪,离它远一点,它的腐蚀性特别的强。”银倾月说道。

    “哎哟勒,这个名字倒是挺好听的,只是这水也太毒了!”雷鸣感叹道。

    “浔阳,你知道过去的办法吗?”水忆初问道。

    “此处应该是设了加重力的法阵,不过对于飞行灵兽和飞行灵器的作用很小。”银倾月说道,“你把那只狮鹰放出来,就可以把他们都带过去。”

    水忆初于是立刻放出了澜风,将佣兵团的所有人驮在背上,直接带过了碧水。

    将澜风收了起来,一行人从大门走进了大能遗迹当中。

    进门就看见了一个小房间,此处,空间不是很大,宽度应该一丈左右,两边的墙壁上很多小小的突起,看起来像是一个一个爬在地上的蜘蛛一般,密密麻麻的有些恶心。

    “有点奇怪,小心一点。”银倾月伸手将水忆初拉到身后护好,一边警惕地四下打量着,一边小心翼翼地往前走。

    等到十几个人基本上都进来了以后,突然身后的大门一关!

    “砰”的一声,突如其来的声响和突然而至的黑暗,让大伙一阵骚动。

    “都不要慌!”水忆初立刻放出了火焰来照明。

    其他火系的灵师也都纷纷放出了火焰。

    可就在这一刻,突然墙上那些蜘蛛一样的黑点,就剧烈的颤动起来,然后,万箭齐发!

    密密麻麻的小箭从那些黑点当中射出来,就在这狭窄的空间之中乱射起来。

    乱箭像是长了眼睛似的,集中攻击那些

    放出了火焰的灵师,有不少人都中箭了,在一片惨叫声当中,小房间又恢复了一片黑暗。

    有了视觉上的障碍,听觉就显得更加重要,然而房间里乱糟糟的,那些乱箭的声音又从四面八方传过来,让这些实战经验不深的佣兵们,更加的难以判断方向,开始无差别攻击起来。

    银倾月早在异变发生的那一刻就将水忆初拉到了自己身边,一手紧紧握着她的手,一边放出结界,将她牢牢的结界当中。

    “慌什么?都给我安静!”银倾月一声高喝,身上发出了耀眼的白光,将整个房间都映得明亮犹如白昼一般。

    浔阳原来是光系的灵师啊!

    水忆初有些惊讶,毕竟早先就听说大陆上几乎没有散修的光暗灵师了。

    但是浔阳应该也不算散修吧?按照他之前将小月托付给她的行动来看,他应该跟妖月殿有些关系。只是现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落单了。

    等下次见到小月的时候,一定要好好地问一问他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若是能够将浔阳的心结打开,误会化解,那就再好不过了。

    银倾月微微弯下身子,对谁出手?轻声说道:“等我一下。”

    说着,他就几大步踏出去,气势往上一提,瞬间强大的威压弥漫,不少实力浅显的佣兵都觉得呼吸困难,忍不住跪倒在地上,一口鲜血喷出来。

    他双手凝聚出一个巨大的光球,一分为二,朝着两边的墙壁狠狠的打过去。

    瞬间那些丑陋的像蜘蛛一样的黑点就被这强劲的光刃,也纷纷洒落下来。

    包括从墙里面射出来的那些小箭,还不等出来,就已经被光刃削断,纷纷掉落在地上。

    银倾月发出一声低吼,一掌朝着对面的墙壁打过去。

    只听到一声巨大的轰隆声,伴随着强烈刺眼的白光,在众人的耳边响起。

    大家纷纷捂住耳朵,闭上眼睛,静静地等待了一会儿。

    白光很快就褪去了,当大家在睁开眼睛的时候,这对面的一堵墙已经被银倾月一掌给打得四分五裂,露出了墙对面的房间。

    对面照过来的光映亮了整个房间,大家都各自检查了一下伤势,所幸只是有人受伤,却并没有人死亡。

    都各自包扎了一下,吞下疗伤药,整个队伍的状态,才又调整了过来。

    “可以走了。”银倾月淡定地走回来,将水忆初身边的结界撤去,牵着她的手朝下一个房间走去。脚步不急不缓,仿佛他们不是来寻宝,而是来郊游一样。

    看的众人都是一阵嘴角抽搐。雷鸣更是捂着眼睛不忍直视。

    阿飞则是与众不同,顶着一双星星眼崇拜地看着银倾月。

    “哇噻,他好强啊!”阿飞兴奋地感叹道。

    “是啊,绝对是大陆上都能排得上名号的高手。”林青神色有些捉摸不透。

    这么强的人,本不该与他们这些弱者有什么交集的,可如今却是为了星辰,这么尽心尽力地来帮他们。这个人情,大了!

    下一个房间顿时就宽敞了许多,长宽应该都有两丈多,四四方方的。

    房间的,地面上有很多中横交错的线条。每一道线条细看,都是一条小小的沟,将整个房间的地板分成了一块一块的。

    “这地方,怎么感觉有些熟悉呀?”水忆初看着这房间的地板,若有所思道。

    “这地面画成这样,必定是有机关存在,小心。”银倾月依旧是走在她前面。

    水忆初一把拉住他,急忙说道:“你先别急着走,我总觉得有些不太对劲。你看这个房间它是方的,横竖都各有八条线,一共将这房间的地板分成了64格,是不是有点像围棋的棋盘呀?”

    “对呀,你这么一说我也觉得很像!”雷鸣接茬道,“可是我不会下棋呀!哎,兄弟们,你们有谁会下棋呀?”

    大家纷纷摇头。

    水忆初看向银倾月:“浔阳,你会下棋吗?”

    还不等他回答,就听到林青的声音,从队伍当中飘了出来:“我会。”

    银倾月微微有些不悦,好不容易有个机会能够在水忆初面前表现一下,结果居然被人截了胡!

    但他终究没说什么,眼下最重要的,还是争夺神器,儿女情长什么的,还是暂时放在一边吧。

    “我会下棋,但是此地又没有棋子,也不能确定这里就是一个棋盘啊!”林青说道。

    水忆初沉默了一下,是啊,的确没有证据证明这确实就是一个棋盘,也没有任何东西提示他们这个房间到底要怎样才能闯过。

    一时间气氛有些凝滞。

    突然,地面开始震动!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