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9章 应该就是喜欢了吧
    ..,殿主的绝世宠妃

    第299章  应该就是喜欢了吧

    “在哪里?在哪里?我的主人在哪里?”流音琴直接化为了一个小男孩,在那里又是蹦又是跳的,晃得水忆初眼都要花了。

    “他在外面,你快别蹦了,跟我出去吧。”水忆初一手按住它的头顶,将它制住拖出去。

    银倾月正等得好好的,突然一个小屁孩从天而降,直接蹿到了他怀里嚎啕大哭,眼看着那鼻涕眼泪就要弄到他身上了。

    他一个激灵,直接将它扔了出去。

    “哎呦!”

    水忆初刚从里面出来,还没有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就听见流音琴一声大叫,摔得四脚朝天。

    “怎么了?怎么回事?”她问道。

    银倾月伸手就将她揽进怀里,动作再自然不过。

    “主人……你不认得小音了吗?”流音琴凄凄惨惨地喊道。

    银倾月却是嫌弃地皱了皱眉头:“这脏兮兮的小孩是哪家的?”

    “哎?他就是流音琴啊,它说你是它主人,怎么你好像不认识它一样?”水忆初彻底懵了。

    “我确实不认识它。”银倾月摇摇头。

    “主人,你不能不认我呀!小音跟了你那么多年,又找了你那么多年,等了你那么多年,你怎么能说抛下我就抛下我呀!呜呜……”

    “呃……”水忆初都有点看不下去了,流音琴虽然有些傲娇,但是心地不坏,在阴阳镯里面呆了这么些时日,多少也是有感情的,如今哭得这么凄惨,水忆初心zhong也有些不忍。

    “浔阳,流音琴它是神器,你就留着它吧。”水忆初劝道。

    “不需要,倒是你。现在还这么弱,有件神器防身也是好的。”

    “不用了,我有魅雪就够了。流音琴还是你自己拿着吧,它毕竟是神器,你留着防身也好。这一次争夺神器之行,必定危险重重,各大势力的人都来了,你一个人单枪匹马的,若还没有点好东西傍身,怎么可以!”

    银倾月想了一下问道:“你说的魅雪是什么?”

    “魅影流雪扇,她跟流音琴是同一批出来的兵器,也是神器。有它护着我已经足够了。”

    “嗯。”银倾月并不是并不想要神器,只是更担心水忆初的安危罢了,既然她如此说,那些小破孩他就收下了吧,省的一个小男孩整天在水忆初面前晃悠,给他添堵。

    “是呀,既然这一次你一个人,那不如跟我一起吧。单枪匹马的行动实在是太危险了,跟我们一起,若是遇到好东西,还有一争之力。”

    “好。”银倾月不在乎什么东西不东西的,但是他必定是要跟着水忆初一起的,一来是为了保护她,二来也是防着赫连千盏偷偷摸摸来找她。

    那个骚包可是什么都干得出来的,偏偏他还不怕自己。无论如何都得防着些,毕竟那家伙长得也算人模人样,骗过了不少少女。万一初初一个不小心被骗走了怎么办?

    不行,他可得长点心,好好看着。

    “浔阳?浔阳!你在想什么呢?我都喊你好几声了。”

    “啊?哦,怎么了?”

    “我在问你要不要换一个打扮,你这个样子实在是有些太显眼了。”

    “嗯,可以啊。你不是有易容丹吗?给我一颗便是。”

    水忆初当下边拿了一颗给他,银倾月立刻接过来服下。

    将面具从脸上拿掉的时候,一张陌生的脸就出现在了水忆初的面前,其貌不扬,属于那种掉到人堆里都找不出来的。

    水忆初看着她,仔细打量了一番,皱了皱眉头,说道:“你这头发实在是太过标志性了,要不然我给你调一种药水帮你把头发染黑吧?”

    “好。”

    水忆初于是迅速去调药水了。

    银倾月这才有空搭理流音琴。

    “你是神器?”银倾月扫了它一眼,“改个造型,不要跟我长得一样。”

    “主人人家化形的时候就是这个样子,现在没法改啦!”流音琴有些委屈,被主人嫌弃的这么凄惨,作为神器还是头一遭吧?

    银倾月皱了皱眉头,流音琴跟他小时候有七成相似,若不是一头银发和一双紫眸干扰了视线,水忆初必定会联想到小月的。

    到时候他的身份就会全部暴露了。

    “那你从现在开始化为原形,我不叫你不许出来。”银倾月清冷的语调却让流音琴十分兴奋,只要能让它回到主人身边,让它做什么,它都愿意。

    它立刻化为了原形,一把透明的流光溢彩的琴就出现在了银倾月的面前。

    银倾月双眼一亮,果然是把上好的神器,这气势上就与别的兵器大为不同。

    作为一个资深的炼器师,他一眼就能看出来这把神器不同凡响,天上地下少有敌手能与之抗衡。

    “嗯,还不错,你这样子挺好看的,以后就这样吧。”银倾月满意的点点头,划破手指,与他缔结了契约,然后立刻将它收进了契约空间之zhong。

    水忆初调好药水出来的时候,已经没有见到流音琴了,还奇怪地问了一句:“流音琴呢?”

    “我同他契约,已经将它收起来了。”银倾月解释道。

    “嗯那就好,你过来坐,我给你上药水。”水忆初拍拍床铺。

    银倾月扫了一眼床铺,微微挑眉,眼zhong闪烁着意味不明的微光。

    听话地坐在床上,银倾月看着水忆初,在那里摆弄药水,也不出声打扰,就这样静静的看着她,一室静谧和谐。

    “好了。”她说道,转身就为他涂药水。

    她柔软的手,在他银亮的发丝上轻轻地涂抹着,那恰到好处的力道,和手心的温暖,被他深深地印刻在了心里。

    “初初。”他声音带着些许的低沉,轻轻地唤道。

    说不清的缠绵,道不尽的缱绻,都在这,轻轻的一声呼唤之zhong,深深的隐藏。那浓浓的爱意,几乎掩藏不住。

    他不知道她是不是能够听得出来,但他却知道,他的心,已经失去了原有的节奏,在疯狂地乱碰乱撞。

    他突然想起赫连千盏问他的那个问题。他想,心都跳成这样了,应该,就是喜欢了吧?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