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8章 霍熊夜谈初月相逢
    ..,殿主的绝世宠妃

    第298章  霍熊夜谈初月相逢

    “什么意思?她已经知道自己zhong毒了,你告诉她的?”

    “嗨!还不是张亮那个混小子,给她下了毒药,我就顺势把所有的事都推到了他身上。到现在,墨星辰还以为那毒药是他下的,没有往咱们身上想,更没有往宫主身上想。”

    “说来也真是奇怪,他好端端的给墨星辰下毒干什么?”

    “这个我不清楚,我已经问了他很多遍了,可这混小子嘴硬的很,死活都不肯说,我也拿他没辙。”

    “我怎么总觉得这事有点不太对劲呢!张亮跟樊浪关系很好,平日里两人就是同进同出的,他下毒,难道樊浪会不知道吗?”

    “你的意思是……”

    “如果樊浪知道张亮下毒的事情,也就意味着,他对墨星辰根本就没有报好心,那么,他昨天把墨星辰带走,其实不是为了要保护她,反而是要……坏了!要出事!”霍迪蹭得就站起来。

    熊大师也迅速起身:“完了大意了,也想起来这一点!樊浪一直都是宫主重点培养的对象,如今培养的人选突然换了,他被冷落,心里自然是不平衡的,搞不好毒药其实是樊浪指使张亮下的!”

    “把所有人都叫起来,我们连夜去找,只希望还来得及。”

    “可是已经过了很久了,都好几天了,怎么可能还来得及!”

    “可是如果得手了,樊浪为什么还不回来?一定是墨星辰那个鬼丫头,已经是发现了樊浪的目的,所以设法逃跑。樊浪始终不能得手,才会一直在外游荡追击。”

    “可是墨星辰已经交了超过三天了,按照道理来说,早就应该毒发身亡了。”

    “是,就算是毒发身亡,咱也得把她的尸体找回去。还有樊浪,生要见人死要见尸,不然咱们怎么对宫主交代?”

    “行吧,那我现在就去叫他们,赶紧出去找人。”

    听到这里,银倾月已经没有耐心再继续听下去了,一个闪身就消失在了营帐后面。

    初初zhong毒了,生死未卜,他都不知道该去哪里寻她!

    等等,银倾月突然想起了什么。他们两个人之间是有灵媒契约的,如果水忆初真的出事了,他一定会感觉得到。

    可现在风平浪静,什么反应都没有,说明水忆初还好好的活着。

    想通了这一点,他的心情就平静了许多,于是开始顺着契约波动的方向,一路找过去。

    苍茫平原实在是太大了,以至于他能感觉到的灵媒契约的波动十分的有限。

    在平原上转到将近天亮,也分辨不清楚水忆初确切的方位,究竟是哪里。只能找到一个大概,具体的方向,就只能一点一点靠猜测和摸索了。

    不过银倾月并不着急,对他来说,有灵媒契约,相当于有了一个很大的保障。这是赫连千盏无论怎样也追不上他的地方。他相信,只要他足够真心,初初一定会是他的。

    水忆初此刻就在佣兵团的队伍里面,她不知道她心心念念的小月正在满世界找她。

    离开万灵宫队伍之后,水忆初就解了毒,现在无病一身轻,就等着进大能遗迹了。

    佣兵团的脚程很慢,因着人多,又各自为政,所以摩擦和矛盾时有发生,动不动就要打上一架,各种拖慢行程。

    水忆初倒不是很着急,反正离神器出世还有几天,去的早了反而要被人当成垫脚石拿去铺路,没必要。

    可是银倾月这边已经找得有些狂躁了,他用了两天的时间,都快将平原翻了个遍,竟然还没有看到水忆初!

    他不得不停下来思考,自己是不是漏掉了什么地方。

    所有势力的队伍,他都仔细观察过了。按理说不应该……等等,他记得他好像真的错过了一个势力!

    佣兵!

    他找到那里的时候正是傍晚,全是在安营扎寨的佣兵。他扫了一眼没看到水忆初,还以为佣兵团里面都是五大三粗的汉子,水忆初不会混在里面,就草草离开了。

    现在想来,越是不可能越是可能!

    想到这点,银倾月几乎立刻就反身往回跑,心在狂跳,他有预感,这次一定是对的。

    夜微凉,水忆初在营帐里面修炼,外面又开始各种吵闹。每到安营扎寨的时候,总有人会起争执,然后大打出手。

    水忆初完全不理会,一门心思地吸收着灵气。她如今的实力在神宗前期,放在一堆高手之zhong根本就不够看。还是要快快提升才好。

    突然,帐子里多出了一个气息。水忆初还以为是有人偷袭,立刻睁眼就是一个手刀切过去。

    可是来人反应极快,直接躲过她的攻击,反而一把抓住她的手,就将她往怀里一带。

    水忆初直接撞进了这个温暖宽厚的怀抱,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就听见他的声音在头顶缓缓响起。

    “终于找到你了。”

    水忆初双眼骤然睁大:“浔阳?”

    “嗯。”他吻着她的头发,紧紧抱着她不撒手,“怎么跑到佣兵团来了?我差点没找到你。”

    “遇到熟人了,就顺便跟着一起了。浔阳,你一个人来的吗?”

    “嗯。”他低低地哼了一声,便不再多话,只是一个劲地搂着她,在她的发间嗅着。

    “你也想要神器吗?哦,对了浔阳,你的流音琴还在我这里呢!”

    “流音琴,是什么东西?”银倾月愣了。

    “嗯,你不知道?”水忆初也愣了,难道弄错了人?

    想了想,她说道:“你等一下,我去看看流音琴它出关了没有?若是出关了,我带它来见你,看是不是弄错了人。”

    “好。”银倾月点点头。

    水忆初原地消失,回到了阴阳镯里面。

    “紫肴,流音琴出关了没有,我好像已经找到它主人了,不过不能确定,想带它确认一下。”

    “没有呢,那家伙还在里面死活都不肯出来,就怕再被我们群殴。”

    “那我去看看。”

    水忆初走到修炼室的门口,听了听里面的动静,里面静悄悄的,只能感觉到些许的灵力波动,于是她便伸手敲了敲门。

    “流音琴,你听得见我说话吗?我好像找到你主人了,你要不要出来见见?”

    话音未落,修炼室的门就砰的一声被打开,流音琴从里面像一阵风一样刮了出来,差点撞倒了水忆初。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