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7章 赫连心事小月出击
    ..,殿主的绝世宠妃

    第297章  赫连心事小月出击

    莽荒平原上的佣兵团大概有一百来个,分为一二三四五五个等级,一级佣兵团只有五个,走在最前面。

    听说这一次神器出世的地方在一个大能遗迹之zhong,里面必定珍宝无数。但是各方势力都在的情况下,若是佣兵团不抱团,只会没有主动权,被大势力的人牵着鼻子走。

    所以先抱团谈判,进了大能遗迹以后再分散,各自为政。

    大势力的人都早早地来到了大能遗迹的边缘地带,就等着结界薄弱的日子到来,好一举攻破。

    夜色正好,银倾月站在平原一处高地之上看着远方。

    “在想她什么时候到?”赫连千盏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夜风微凉,一紫一白,两人并肩而站,均是风华绝代。

    银倾月不置可否,赫连千盏也不觉得有什么奇怪的地方。自从被净化了以后,银倾月的话就明显少了很多,他已经习惯了。

    但是每次谈到水忆初的时候,他脸色从来就没有正常过。赫连千盏现在也说不清楚,究竟是他的感情没有完全被净化,还是他对水忆初的执念已经深到连圣水都无法进化的程度了。

    “我听说万灵宫的队伍已经快要抵达这里了,但是据我的人回报队伍当zhong并没有看到她。”赫连千盏自说自话。

    “她会易容。”银倾月难得回了一句,一说起水忆初时神色柔和了很多。

    “做什么一说起小豆芽,就笑得一脸淫荡。银倾月,你这样很猥琐,你知不知道?”赫连千盏翻了个白眼。

    “赫连千盏,你到底想怎么样?我已经警告过你,她是我的,你若是打什么歪主意,我不会放过你的。”银倾月冷冷地说道。

    “你现在对她到底是什么感觉,你自己恐怕都不清楚吧?是执念是占有欲,还是爱,你自己都搞不清楚,凭什么警告我?起码我能说我是真心喜欢小豆芽的。可你呢?你除了有灵媒契约的牵绊之外,你什么都没有!”赫连千盏也怒了。

    “所以你是想干什么?你想跟我做对吗?”银倾月的声音骤然变得冰冷,就连这高地之上的温度也骤然降下好几度。

    “我只是想提醒你,如果你不知道珍惜,不懂得抓紧,那就别怪我下手。我这前半辈子,遇见的女人很多,但是真正让我侧目的就只有一个。如果你再不下手,就不要怪我,跟你抢一抢了。别人怕你,我可不怕你。”

    “那你大可以试试看,抢不抢得走!”银倾月怒了,一拂袖就转身离开。

    银倾月离开许久,赫连千盏依旧站在高地之上,朝着万灵宫队伍来的方向看过去,直到很久以后,纪无双才从后面追了上来,给他披上了一件披风。

    “爷从小到大都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怎么这一次明明喜欢了,却不去追呢?”纪无双问道。

    “就算追了又怎样,我能给她什么?”赫连千盏自嘲地笑了笑。

    “妖月殿主也不见得能给她什么。”

    “不,你错了,她想要的只有银倾月才能给得了。我见过很多的女人,喜欢金钱的我可以给,喜欢权力的我可以给,喜欢自由快活的,我可以陪她一起游玩,喜欢浪漫的我也可以给她惊喜。唯独这一个,她什么都不要,只要安全,只要温暖,这恰恰是我给不了的。因为这两样东西是我从来没有感受过的,我自己都不了解,要怎么给她。”

    “爷,您说的太深了,我听不懂。”纪无双想了想,耿直地摇了摇头。

    赫连千盏瞪他一眼,恶狠狠的说道:“把红袖放出来,你可以滚了。”

    纪无双愣了一下,但还是听话地要去把红袖放出来。谁知道红袖竟然不愿意出来,他也很无奈啊。

    “爷,红袖她不愿意出来,她说不想听你在他面前讨论别的女人,会让她觉得自己又失恋了。”纪无双耿直地回答道。

    赫连千盏:“……”

    须臾之后,一道绿光从天边划过,隐约还能看出来是一个人形,绿衣之上还有孔雀的花纹……

    银倾月回到了自家的队伍之zhong,墨无痕还没有睡,站在外面巡视附近的状况。

    见他过来,随口问道:“万灵宫的队伍到了没有?”

    “不知道,还没有看见。我在上面遇到了赫连千盏,他说据他的探子回报,万灵宫的队伍里没有看到初初。”

    “什么意思?什么叫没看到?难道初初没有来吗?”墨无痕愣了一下。

    “那不一定,她应该是易容了,毕竟两个神殿都在通缉她,她不可能以真容出现在这里。”

    “这倒是。那你就帮我找找巡视一下,我去看看吧。”

    “不了,我去看看吧,毕竟我之前见过她,知道她现在的长相。”

    墨无痕也不跟他争,点点头。

    银倾月抬脚就要走,却突然被墨无痕叫住。

    “倾月,你等一下,我想问你个问题。”

    “你说。”

    “你打算什么时候告诉初初你的身份?毕竟他现在还以为你是浔阳,小月是小月。”

    “现在还不是最好的时机,遇到合适的时候我会跟她坦白的。”

    “我只是不希望她受到任何伤害,你自己把握分寸吧。”

    “我知道的。”

    银倾月的速度很快,到了他这种修为,基本上可以日行千里不在话下。

    银倾月走了半夜,穿越了小半个平原,遇到了万灵宫的队伍。

    将每个营帐都查探了一番,确实没有看到水忆初,他有些奇怪,难道水忆初真的没有跟着万灵宫的队伍一起来吗?

    这时,就听见霍迪和熊大师在营帐里说话。银倾月心思一动,就凑过去偷听。

    “樊浪那个死小子究竟把墨星辰带到哪里去了?怎么到现在还不回来?”霍迪焦急地说道。

    “会不会是墨星辰那个鬼丫头逃跑了?”熊大师说道,“可是没道理呀,他明明知道自己zhong了剧毒,每三天就要压制一次,怎么可能还会不要命的逃跑呢?”

    银倾月大惊,初初zhong了剧毒?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