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5章 杨庆阴谋剧毒丹药
    .. ,殿主的绝世宠妃

    第285章  杨庆阴谋剧毒丹药

    可是, 他没走两步,就双眼一黑,一头栽了下去。

    水忆初收回打人的手,捂着脾,一张小脸疼得煞白,冷汗大滴大滴地往下淌。谨慎地四下环顾了一下,确定没有人看着,于是立刻闪身进了阴阳镯当中。

    等她再醒来的时候,小白楼的当中已经过了三天,也就是外界的一整天了。

    她活动了一下身体,从床上下来。摸了摸脾,已经不疼了。

    宋清繁从外面走进来,端着一碗清粥:“吃点东西吧。你的脾破了,我给你做了手术,也给你喂了丹药愈合了伤口。现在感觉怎么样?还疼不疼?”

    “已经没事了,放心吧。”

    “这几天就别剧烈运动了,好好将养一下,虽然丹药作用强,能将你的元气都补回来,但是你的身体毕竟吃了亏,想要恢复还是需要时间的。”

    “嗯,我知道了。我懂药理,这些常识还是有的。”

    水忆初将粥喝了,突然想起来一件事请。

    “对了清繁,我好像很久都没有见过小九儿了,他最近在做什么?”

    “他啊,还不就是每天都在修炼吗!在这个大陆上,高手如云。以我的实力,根本就不足以保护他,他能依靠的只有自己。”

    “你……还放不下许琅吗?”

    “放得下又如何,放不下又如何?反正这辈子,还不就是这么过了吗,放得下放不下又有什么差别?”

    “怎么没差别?你跟我哥哥在一起那么久,他的性格你还不了解吗?他认定了你,那就不会改变。如果你一辈子都放不下,就会耽误他一辈子。还有小九儿,虽然他的出现是一个意外。但是你既然生下了他,势必就该为他考虑。他有说他不需要父亲,不需要父爱吗?”

    “他很想他爹,我知道。但是我没有办法,我真的放不下。我……无痕他真的很好,我如果先遇到的是他,我一定会爱上他的。但问题是我没有先遇到他,迟了一步就注定一生都要错过。我不知道该怎么去劝他死心,就像我也根本控制不了我自己去想许琅一样。”

    “清繁,你是我最好的朋友,哥哥是我最珍重的家人,你们两个谁受伤都是我不愿意看到的。所以,请你务必想清楚自己在做什么,别为了不值得的人,伤害了真正爱你的人。我知道这些道理你都懂,也知道感情的事情很难控制。我不能责怪你什么,但是,如果你始终无法放下,请你务必让我哥哥死心。我情愿他受伤难过,也不愿他为了你耽误一生。因为不值得。”

    水忆初这话说得不可谓不重。

    她说完就离开了房间,留下呆愣的宋清繁一人,在房间里放声痛哭。

    水忆初离开阴阳镯以后,就往擂台那边去了。她还不清楚挑战赛是不是结束了。走在路上的时候碰见了杜平,他迎面过来,看到水忆初愣了一下,上前问道:“墨姑娘,你去哪里了?一整天都不见人影,我还以为你的伤很严重呢!”

    “已经没有大碍了。挑战赛结束了吗?”

    “结束了,天早上就结束了,这会儿大家都在各自收拾东西,准备搬家呢。”杜平说道。

    “嗯。那我也去我要住的院子看看。”水忆初点点头。

    “哎,你等等,宫主找你有事。你现在先去他那边一趟吧。”杜平说道。

    杨庆找她?难道是迫不及待了?她心里微沉,脸上的表情也不见得好看。

    “知道了,我现在就去。”水忆初转身就走。

    该来的总会来的,躲也躲不掉,干脆去面对好了。

    来到万灵峰上,去了杨庆的寝宫。守在门口的弟子看见了水忆初,就立刻进去禀报。没一会又跑出来把水忆初带了进去。

    水忆初跟着他来到书房,看到杨庆坐在书案后面,正微笑地看着她。她突然有种冲动,想撕了他那张伪善的脸。

    不知道为什么,每次看到杨庆,她的脾气就很难压住。无时不刻不想打他一顿来出气。

    弟子引完路就退下了。水忆初冷淡地说道:“你找我?”

    “坐吧。”杨庆说道,“我确实在找你。怎么样?伤势可还有问题?我本是想让熊大师给你去送点丹药助你疗伤的,但是从昨天开始就找不到你人,所以丹药就放在我这里没有给你。”说着杨庆拿出一个药瓶放在书案上面。

    “多谢。”水忆初直接上前将丹药接了过来。

    她的伤已经好得七七八八了,根本就不需要再吃药,就算吃药也不会吃熊大师给的药。况且还是经过了杨庆手的药!

    她将丹药收了起来,杨庆见状,问道:“你怎么不吃?”

    “这会还不是很难受,想留着等下回院子里吃,吃完就能休息。”水忆初随口应付着,“宫主让我过来不会就只有这一件事吧?”

    “确实不是。星辰,我是想跟你商量一下,因为你现在的实力已经进入精英行列,加上你的资质又很好,所以我想收你为徒弟,你觉得如何?”

    不如何!

    “回宫主,弟子已经有师父了,暂时还不打算叛出师门。”

    杨庆脸上的表情僵了一僵,想了想说道:“你说的是在下位面时候的师父吗?现如今,他已经不能教你什么了。换一个师父又有什么关系呢?良禽择木而栖嘛!”

    “抱歉,一日为师终生为父,我不可能背叛我师父。宫主就不要强人所难了。”

    “好吧,你既然这样说了,那我也不好强迫你。那你就来我名下做记名弟子吧。”杨庆终是退了一步,水忆初现在是他全部的希望,他不能得罪她。

    “好吧,多谢宫主费心了。”水忆初知道不能再拒绝了,于是答应下来。

    “很好。那星辰你就先回去休息吧,记得要吃药啊!”杨庆一脸慈爱地叮嘱道。

    “知道了。”水忆初转身就走了出去。

    走远了以后,水忆初才悄悄地拿出药往鼻子下面一放,闻了闻。

    “加了春香草?”水忆初冷笑道,“以为下点剧毒就能控制我吗?做梦!”

    说着一把火就将丹药烧掉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