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4章 击败江岸成功晋级
    .. ,殿主的绝世宠妃

    第284章  击败江岸成功晋级

    比赛到了第三回合,也就是最后放大的时段,比起刚才,观众们更加地揪心。

    江岸的最强杀招还没放出来,他就是凭着这一招的越阶无敌,才一路杀到现在这个位置的。

    相对来说,水忆初的大招就显得单薄一些,因为风水属性天生就主打辅助,对抗攻击性很强的金属性,自然是有些弱势的。

    但是,水忆初真正强有力的大招他们还没见到过,这场比赛的走向也未可知。

    江岸性子沉稳,即使面对目前的一个下风状态,也没有过多急躁,反而是更加稳了。

    他紧握着长剑,一身金系灵力狂涌而出,迅速打出一套绚丽的剑招,积蓄足够的力量。直到金色变得浓郁至极,他才朝着水忆初狠狠地劈过去一剑:“剑技——金色荣耀!”

    这些原本悬浮在空中的金色的小液滴,在此刻全部变为一把把小剑,就在江岸打出剑技的一瞬间,全部朝着水忆初飞射过去。

    数以万计的小剑,从擂台这边密密麻麻地飞出,就像是扫射的机关枪一样,无论水忆初怎么闪躲,都不可能尽数躲过的。

    一个搞不好,是要被射成筛子的。

    “烈火赞歌!”水忆初放出了火系灵技。火克金,只要温度足够,就能把小剑融化。

    但是!也仅仅只是融化,还不能将其减速,相当于只能把金色小剑变成金色圆球,带着那么大力道砸在身上,绝对青紫一片。

    众人以为,这个时候,水忆初必定会以最快的速度闪开,但是她并没有!

    她就站在那里,双手极速结印。

    不出所料,一套火焰灵力将金色小剑全部融化成了小球,像是一梭高射炮一样打过来,离她近在咫尺。

    她的双手越飞越快,有几个飞在前面的球已经砸在了她的身上,发出了沉闷的声响。

    突然,最后一个手印结完,一道绿色的光屏乍然而起,将小金球全部拦住。

    江岸见状,立刻连劈三剑补过来,誓要将这绿屏给劈烂。

    可是金球一撞到绿屏就粘在了上面,满满地铺了一层。

    水忆初就站在光屏的后面,抬手贴在光屏之上,火系灵力直接灌注进去,将贴在绿屏上面的小金球全部融化。

    绿屏外面立刻贴上了一层金色,三剑砍上来,巍然不动,连一丝缝隙都没有。

    挡住了!!

    全场又一次沸腾了!江岸的大招,居然被挡住了!

    水忆初被金球砸了三下,其中两个并无大碍,但是第三个却是直接击中了她的脾,一直隐隐作痛。

    她一手不着痕迹地捂着脾,一手直接加大了火力,将绿屏外面的金烧的滚烫。然后一掌将绿屏推出去。

    绿屏以极快的速度朝着江岸冲过去。因着面积足够大,直接横穿了整个擂台,江岸无法从任何一个方向越过绿屏的攻击,只能选择硬抗或者跳下擂台。

    情势反转了!

    江岸被逼到了擂台的边缘地带,绿屏气势汹汹地在逼近,形势已经无比紧迫。

    众人的眼睛死死地盯着江岸,只见他并没有选择跳下擂台,反而是积攒了全身的力量,抬手就是惊天一剑。

    近在咫尺的绿屏,破了!

    观众们圈都沸腾了起来。江岸不愧是江岸,就知道他没有那么脆弱,不会那么轻易被击垮。

    但是水忆初岂会放过这个大好的机会,直接冲了上来,双匕首在手,与江岸就是一轮硬碰硬。

    两人都到了最后的状态,也不拘着身体里的力量,有多少就用多少,都在赌两人谁消耗得快。

    “剑技——长虹贯日!”

    “烈焰十三斩!”

    “剑技——剑走偏锋!”

    “雷海深霆!”

    “剑技——金色荣耀!”

    “惊凰九变!”

    一只火红的火凤,展开了宽大的翅膀,将金剑全部都挡了下来,然而,自己也消散了。

    “惊凰九变!”

    就在江岸放完大招终于脱力的时候,水忆初从怀里掏出了一颗丹药扔进了嘴里,又放了一次。

    火凤带着无比的气势,朝着江岸狠狠撞了过去,江岸忙将长剑横在胸前抵挡,可还是抵不过火凤的力量,原本就在擂台的边缘,直接就被推了下去。

    “啊!赢啦!”

    “哇,哇!赢啦!”

    “哎呀,就差一点!”

    “江岸啊……”

    一时间场上欢呼的,惋惜的,吵吵闹闹。

    水忆初站在那里,单薄的身子微微有些摇晃。

    裁判大声地宣布道:“挑战成功!墨星辰晋级第十二名,江岸降为第十三名,后面的所有人名次顺延!”

    终于等到了这句话,水忆初心中一松,顿时两眼发黑,几乎要站不住。

    杨庆给熊大师使了个眼色,让熊大师私下给水忆初送疗伤药。熊大师会意,点点头。

    水忆初终于摇摇晃晃地走下了擂台,路过观众席的时候,所有的人都在给她让路。

    秦修坐在靳飞檐旁边,不方便走开,于是给杜平使了个眼色,让他跟过去。

    靳飞檐却是突然站了起来,说道:“我内急,想去方便一下,秦兄你就不必陪我了。”

    秦修的注意力都在水忆初身上,也没有多想,敷衍地点了点头。

    水忆初感觉自己的身体已经到了极限,脾还在隐隐作痛,而且越来越明显。她必须立刻找一个没人的地方去阴阳镯里面疗伤。

    脾应该是被砸破了,必须回去,让清繁给她做一次手术。

    快点,她就快支撑不住了。

    就在这紧要关头,不速之客出现了!

    杜平追了过来,却在路上被靳飞檐从后面打晕了。靳飞檐追上了水忆初,将她拦了下来。

    “星辰,我看你现在情况很差,要不要去我院子休息一下?”靳飞檐提议道。

    “滚开。”水忆初感觉自己就快要撑到极限了,实在是没时间跟他废话了。

    说着她绕开他就要走,却还是被他拦住了路。

    “你受伤了,我有好的伤药。我没有恶意的,你就去我那里休息一会吧!”靳飞檐摆出一副可怜相。

    水忆初实在是撑不住了,开口说道:“好,那你前面带路。”

    “太好了,不过我还是扶着你吧。”靳飞檐说道,就要来扶水忆初。

    水忆初一缩:“你走前面,我讨厌别人碰我。”

    靳飞檐手一僵,脸色微微有些难看,但还是收了手走到了前面去带路。总算

    把人留住了,结局还是好的。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