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7章 排位开赛毛球回家
    ..,殿主的绝世宠妃

    第277章  排位开赛毛球回家

    等了一会,没有一个人动弹,裁判于是站出来又问了一遍:“你们还有人想要上来挑战吗?不要耽误时间了,快点上来,否则就按照无人挑战处理了啊!”

    然而还是没有人动弹。

    这时有一个弟子大声说道:“裁判你就别白费力气了,没有人会上去的!我们整个外门加起来也打不过一个墨星辰,我们就不上去自取其辱了!”

    “嘿,这姑娘厉害啊!从来没有哪一年,你们万灵宫的外门这么消停过。”靳飞檐笑着说道,但是一扭头就看到秦修淡漠的表情和眼神,一想到刚刚自己的失礼和保证,于是赶紧捂住嘴巴,尴尬地笑了笑,把头扭回去。

    话痨是我的错喽!靳飞檐有些委屈。

    这时候裁判已经宣布水忆初成为外门第一人,获得挑战去年内门最后一名的资格。

    内门的最后一名就在台下,等着裁判喊道:“请内门选手上台!”的时候,他就跳出来大喊。

    “我认输,我去外门待着,我不要跟她打!”

    水忆初于是开始仔细回想自己在竞技场都做了些什么,为什么他们这么怕她。

    她也没有很过分啊,如果不是遇到实力相当的对手,她是不会那么实打实对战的。最多用了几回透骨指,可是一下场就给他们接好了啊,哪里他们表现出的这么可怕!

    但是,因着水忆初经历过的大痛小痛太多了,她的忍痛能力远不是常人能比的。在她看来断几根骨头都是家常便饭的,也没有多疼。但是在其他人那里,就是一场噩梦了。

    “蓝方选手弃权,墨星辰挑战成功,获得内门弟子身份,恭喜!”裁判大声地说道。

    接下来暂时没有水忆初什么事了,她于是就下了擂台,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接下来,是内门的排位赛,只有内门各峰的前二十名才有资格参加排位赛。下面请各选手上来抽取出站号码!”裁判拿着一只不透明的箱子说道。

    箱子里面装有一模一样写着号码的竹签,参赛的每人都需领取一支。

    一共一百个号码,每两个弟子会拥有一样的号码,就这样进行比赛。

    获胜的一方进入下一阶段的比赛,每个赛段的赢家互相比拼,直至决出前面的名次。

    比赛zhong输的一方也会单独进行下一赛段,其zhong获胜方可以参加复活赛,输得一方则是接着往下比拼,直至决出最后的名次。

    规则其实都很常规,说白了就两两对战,但是因着人多,耗时就会计较长。

    但是水忆初并不着急,她就想看看,万灵宫最精英的弟子,究竟在什么水平。

    排位赛的第一场打了两天,水忆初就在擂台边认认真真看了两天。十个擂台同时开赛,她也有些眼花缭乱。但是好在,她还是看到了几个真正的强手。

    同时,她也看都了那天在修炼塔里面告她黑状反被教训的罗燕,后来她才知道那个女弟子是死去的罗颖的姐姐。

    说到这里,水忆初又忍不住恼恨杨庆,就会给她找事。这一锅背上,往后得有多少麻烦。真是烦死了!

    关键最气人的是,她即使说出来真相,也不会有人相信她的。

    罗燕的实力已经在神将巅峰,但是她还不是万灵宫弟子zhong最顶级的力量。真正最核心的弟子,实力几乎都在神宗之上。而水忆初看到的最厉害的那个叫樊浪,实力已经到了神宗高阶了。

    据说他是杨庆的关门弟子,也是唯一的一个亲传弟子。

    水忆初看了看他,心zhong更加沉重了几分。神宗高阶都不能胜任,要逼得杨庆一刻不停地极端地培养她的任务,究竟会是什么呢?

    排位赛打到后面,水忆初就能渐渐看出一些隐藏的东西了。

    那日在修炼塔当zhong抱着剑的冷酷男子江岸其实是隐藏了实力的,他真正的修为在神宗前期,加上他是灵武双修,一手剑技出神入化,战斗力直逼神宗zhong级。

    而罗燕,也在对战之zhong隐隐有了要晋级的迹象。

    水忆初估量了一下自己目前的实力,虽然修为只有神将巅峰的,但是火力全开的话,对付神宗前期是丝毫不逊色的,甚至是神将zhong级也可放手一搏。

    她在心里给自己定了一个目标,她要挑战江岸。

    在排位赛进行到最后阶段的时候,罗燕的比赛已经全面结束了。她从擂台上走下来,直直走向水忆初,说出了自那日修炼塔以来,她们之间的第一句对话:“我想挑战你,墨星辰,你可敢接?”

    高等级挑战低等级是可以的,但是低等级也是允许拒绝的。相反,若是低等级挑战高等级,高等级的是不允许拒绝的,否则视为投降。

    水忆初自然是不将她放在眼里的,既然她非要挑衅,那便战就是了。

    “什么时间?”水忆初问道。

    “排位赛之后,第二场挑战赛开始的时候。”

    “好。”

    罗燕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好好享受你最后的时光吧。就算是星辰,我也能叫你永远发不出光来。”

    等罗燕走远了,水忆初才慢悠悠地吐出一句:“星星本来就不会发光,没wen化真可怕。”

    摘星楼,赫连千盏看着面前的毛球,十分嫌弃。

    “我不是让你跟着她吗?你为什么回来了?”赫连千盏问道。

    “因为我靠近不了她。”毛球老实地回答道。

    “为什么靠近不了?她嫌弃你?”赫连拖着下巴想了想,不应该啊,这毛球除了声音难听、性格不靠谱,又好吃懒做了一些之外,没什么不好的呀!

    “没有,她身边有那个大帅哥守着,帅哥很凶,不让我靠近。”毛球有点委屈。

    “帅哥?你千万不要告诉我是妖月殿的那个。”赫连千盏盯着它,大有你说错一句,我就弄死你的架势。

    “就是他……”毛球说着,被他盯得发毛。

    “我特么的把你留在那里,就是让你去干扰银倾月的!你倒好,给我在那里看着他们两个卿卿我我两个月!你是不是说傻?”赫连千盏直接将它放在手心里又是搓又是揉,就差把它捏扁了。

    “我绰了……”毛球被捏得话都说不清楚。

    “后面一个月,你去哪里了?”

    “我迷路了。”毛球弱弱地说道。

    又是一通蹂躏……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