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6章 我不要跟这野兽打
    ..,殿主的绝世宠妃

    第276章  我不要跟这野兽打

    水忆初站在众多弟子上zhong,双手抱在胸前,微眯着眼,有些许慵懒的感觉。跟一众兴致勃勃跃跃欲试的弟子们一对比,就显得有些格格不入,十分眨眼。

    这一次的比赛跟以往不同的是,有别的势力的人过来观看。

    水忆初扫了一眼,他们就坐在贵宾席上面,由霍迪陪同着观赛。

    他们都穿着一身黑色的衣服,在衣服上面用金线绣着很多灵兽的图样。

    早听说万灵宫同长鸣谷交好,果然不假,这些应该就是擅长驯兽的长鸣谷的弟子和长老了。

    “那个女子是谁?好有性格啊!”长鸣谷的大弟子靳飞檐问道。

    他旁边坐着的就是烈火峰的大师兄和杜平。

    “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弟子。”烈火峰的大弟子秦修淡淡说道。

    他心里很清楚,墨星辰在万灵宫是一个特别的存在,任何意外都有可能给她带来更大的麻烦。他已经不能帮她什么了,就不要再给她添乱。

    从第一次山洞见面开始,他就有预感,这个女子将来一定不平凡。他实在是不愿与她为敌,若是能够助她成长起来,也许将来他会感谢自己今日的决定。

    “秦兄,你向来不是小气之人,怎么今天问你个话,却要这么遮遮掩掩的。她什么身份难道还是你们万灵宫的秘密不成?”靳飞檐似乎嗅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味道,立刻追问道。

    “哪里来的秘密。我不是说了吗,她只是个普通的弟子,只是脾气不算太好,又有些狂妄过头,不知收敛了。”秦修淡淡说道,岔开了话题,“说起来长鸣谷这次怎么没有把悦音姑娘一起派过来,难道是她要晋级,在闭关?”

    “哪里!她最是贪玩了,跟上次来时相比,都没有什么大的进步,何谈晋级。”靳飞檐摇摇头说道。

    秦修也就没有再多问,于是两人开始各怀心思地看比赛。

    虽然两个势力向来交好,利益共享,但是彼此之间依旧有互相防范的意识,不仅核心弟子之间互相比较,更是总是时不时地互相打探。

    若是水忆初听到了他们的对话,一定又要冷笑。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都不敢互相信任的两个团体,谈什么交好,不过都只是为了各自的利益,制造出了一个蒙蔽世人的假象罢了。

    在裁判将规则都念了一遍之后,比赛终于拉开了序幕。

    挑战赛在排位赛之前,规则也更简单,由去年决出的外门的第一人守擂,其他人愿意的可以上去挑战,若是将擂主打败,即可代替他成为擂主。

    若是失败,则没有再次挑战的机会。

    直到最后没有人再挑战,留在台上的擂主则获得挑战内门最后一名的资格。

    这规则真是简单粗暴,不仅要求擂主的实力高,还要求擂主的耐力好。扛不住车轮战,依旧是前功尽弃。

    擂主已经站在了擂台之上,一炷香之内没有人上台,即视为无人挑战。

    水忆初站在台下,看了看天色。阳光明媚,十月份的天气,正是秋高气爽的好时节,也算舒适,干脆等一会吧。

    她不上去,其他外门弟子都不敢动弹。

    因着她这一个月来威名远扬,外门弟子们根本就不敢得罪她,见到她都远远地绕着走的,生怕她回来算账。

    水忆初其实也不是打算放过他们,毕竟当日沈季为了她受了那么多屈辱,这笔账是不可能抹消的。只是她想把这些人留给沈季自己解决,毕竟是他的事,若是不留给他,或许会成为他心zhong的魔障,影响到他以后的修行。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水忆初懒洋洋地站在原地,丝毫没有挪窝的打算,其他的外门弟子们也都各怀心思,在猜测着水忆初是不是不打算上去了。想上去搏一搏,却又怕水忆初会上去完虐他们,于是一直犹豫。

    这么一来二去的,香就快要烧尽了。

    反而是擂主心里松了松,暗喜今年这么轻松就能拿到挑战资格。

    然而……这怎么可能!

    就在香烧完的前一秒,水忆初水红色的身影一闪而过,落在了擂台之上。下一秒,香烧完,灰烬落了下来。

    擂主的微笑僵在了脸上,有些诡异。

    水忆初却是熟视无睹,淡淡说道:“外门墨星辰,前来挑战,望赐教。”

    她礼貌地抱拳,对面愣了一下,才颤抖着声音说道:“裁判,我认输。”

    “哎,怎么认输了,你还没打呢!多少拼一拼啊!”靳飞檐高声说道。

    但是这擂主自水忆初上场,就吓得腿软了,当初在竞技场,他就因为对站前嘴欠被水忆初狠狠揍过。此时他一边往擂台下面跑,一边狂摇头:“我不要跟这个野兽打!我会死的!”

    水忆初:“……”

    谁是野兽?本小姐才十五,正是刚成年几个月的一朵娇花,怎么在他们眼里就成野兽了?一群没胆识的家伙!

    水忆初在心里腹诽着,但面上却是无比沉静。

    “本场守擂失败,外门墨星辰成为新任擂主,比赛继续!”裁判一敲锣,高声喊道。

    水忆初几步走到擂台边,高声说道:“我懒得等,你们想挑战我的,就一起上来吧!”

    “霸气!”靳飞檐捏着一颗葡萄,一听见水忆初这句话,激动地一使劲,结果葡萄皮还留在手上,果肉却是飞了出去,直直掉进了秦修的茶杯之zhong,溅起的茶水直接就滴在了他的脸上。

    秦修嘴角抽了抽,拿出手帕擦脸。

    “哎呀抱歉了,秦兄,我太激动了。不好意思啊!”靳飞檐立刻赔笑道。

    秦修淡淡说道:“无妨,只是靳兄还是淡定一些看比赛吧。”

    “好,一定一定。”靳飞檐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抬手就想把葡萄塞进嘴里,却发现已经没有可吃的了,于是立刻吐出来。

    看到秦修投来嫌弃的目光,靳飞檐尴尬地摸了摸鼻子,转移话题:“这姑娘,挺有性格的,不错不错。哈哈……”

    气氛一时迷之尴尬,好在秦修没有戳穿,淡淡地哼了一声:“嗯。”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