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5章 我不喜欢招惹别人
    ..,殿主的绝世宠妃

    第275章  我不喜欢招惹别人

    “刚刚发生了什么?”

    “我去,这是开了分身吗?”

    “太逆天了吧!”

    “不是分身,是残影,是她速度太快了,才留下了残影。”

    “十个残影,那速度得是有多快啊!她还是不是人啊!”

    “就是啊,她这实力,在内们都能妥妥地排到前面了吧?”

    “难怪宫主要让她提前进入内门,我还以为是宫主跟她有什么关系,特意给她开了后门呢!”

    “是啊是啊,我也是这么以为的,原来她是真的有资格进内门的啊!”

    水忆初没有想到,因为几场擂台赛,竟然让大家对她的印象瞬间改观,看来实力真的十分重要啊。

    但是水忆初根本就不在意他们的看法,反正今天的比赛都结束了,今天来的人这么多,她能分到的灵石应该也不少,够她吸收几天了。

    本想往回走,却想到那边的大门被锁了,于是她直接脚下一点,飞跃到了观众席上面,从观众通道走了出去。

    她所到之处,喧闹的众人都闭了嘴,乖乖地给她让出一条路来。

    水忆初淡定地从众人当zhong走过去,离开了擂台厅。

    去往办事大厅,水忆初走到前台,想讨要灵石报酬。接待的弟子却说,灵石报酬向来不是当天给的,而是下个月结算的。

    这么明显的鬼话,水忆初能信才有鬼了。她猛地伸出手去,一把掐住对方的脖子,冷冷地说道:“我的耐心有限,劝你最好不要挑战我。”

    接待弟子被她掐得直翻白眼,从来没有感觉到死亡离他那么近,他被掐着说不出话来,被吓得连连点头。

    水忆初这才放开他,看着他县一滩烂泥一样瘫在地上,一丝同情都没有。

    “今日留一线,他日好想见。适可而止这个道理你难道不懂吗?”水忆初最终还是提醒了一句,“我不喜欢招惹别人,但是我更不喜欢别人无缘无故来招惹我。下不为例。”

    说着,水忆初就将接待弟子给她的灵石收进了储物戒当zhong,离开了竞技场。

    离开以后,她就找了一处僻静的地方,四下环顾了一下,看到没有人,她就闪身进了阴阳镯。

    在小白楼里面吸收掉这些灵石,巩固了一下之后,她又离开去了竞技场。

    因为小白楼的三倍时间流速,她每两天就要去一次竞技场,从下等场打到了zhong等场,又打到了上等场。

    一般来说,外门弟子是不允许参加zhong等及及以上场次的,但是因着水忆初情况的特殊性,也就破了例。

    于是,挑战赛之前的日子,水忆初一直都在竞技场、阴阳镯和修炼塔三者只见来回转。

    终于在挑战赛的前一天,水忆初从神将高阶,提升到了神将巅峰。

    水忆初明显感觉到,越往上,晋级越难了,需要的灵气和资源越来越多。再提升一些的话,恐怕下等灵石也不怎么有用了。看来还要另想办法提升实力。

    挑战赛的当天,水忆初依旧是一身水红裙装出现在万灵峰。

    每一年的挑战赛和排位赛都是在万灵峰举行的,上首一排大椅上坐着各个峰的峰主,还有药堂、器堂和刑罚堂的管事长老,以及宫主杨庆。

    水忆初走近比赛场地的时候,杨庆对她微微一笑。

    但是她却是回了个冰冷的眼神。

    杨庆也不恼,依旧是慈祥地笑着,相比而言,她就像是一个没有礼貌的后辈一样。

    于是立刻有人就看不过眼,斥责道:“底下那个穿红裙子的,你是哪个峰的弟子?怎么对宫主如此没有礼貌!”

    水忆初抬眼一看,说话的是厚土峰的峰主,正满面怒容地瞪着她。

    钱长老见状,立刻出来打圆场:“哎呦,杜峰主啊,她只是一个小姑娘,你何必这么苛责她呢?再说了,她也没做什么大逆不道的事啊!”

    “宫主仁慈,刚刚对她微笑了一下,多友善啊!她倒好,直接丢了一个冷眼过来,什么意思?是看不起宫主,还是看不起我们万灵宫?”厚土峰峰主愤愤道。

    钱长老早就知道水忆初不待见宫主的理由,但是他不能说出来。虽然他能理解水忆初的心情,但是她也不该在这么正式的场合表现出来,现在被人抓了小辫子,就不好脱身了。

    水忆初倒是淡定,没有搭理厚土峰峰主,反而是看向了杨庆问道:“宫主,麻烦您告诉一下厚土峰主,我刚刚真的给您丢冷眼了吗?”

    杨庆的表情微微一僵,钱长老却是在心zhong拍掌叫好。

    把皮球踢给了杨庆,他回答没有,那就是说厚土峰主是在无理取闹鸡蛋里挑骨头,会寒了厚土峰主的忠心。若是回答有,那说明他表现出来的慈爱都是假的,明知道说出来她会被责怪,却还是要把她推出来,就是自打嘴巴。

    无论杨庆怎么说,都是个笑话,这样既解了她的困局,又让杨庆好好为难一把,左右丢人,真是解气!好极了!

    杨庆沉默了一瞬,然后微笑着说道:“刚刚被太阳晃了一下眼,我没有看清楚。杜峰主,今日阳光毒辣,兴许你也有看差的时候。对于小辈,就不要太过苛责了吧。”

    不要苛责,言下之意就是你虽然错了,但是作为长辈,我们就不追究你了。还给你编出看错的谎言来全你的脸面,绝对仁慈了。这样既是退了一步,给了厚土峰主台阶下,又变相地说明了真相,给厚土峰主一个交代,也算是两全了。

    厚土峰主看出来杨庆想息事宁人,也不死咬着不放了,冷哼一声,:“那就依宫主所言吧。”

    这场找茬事件不了了之,水忆初看着杨庆,双眼微眯。这样都不生气,说明她对他的价值已经超出了她对他冒犯的程度了。

    看来得找个机会试探一下他的底线在哪里,好让她知道,在杨庆那里,她的利用价值究竟有多大,危险系数又究竟有多高。

    正想着,上面有人吹起了号角,预示着一年一度的挑战赛和排位赛正式开始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