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1章 这就是惹我的代价
    ..,殿主的绝世宠妃

    第271章  这就是惹我的代价

    水忆初懒得理他们,把头转回来,看着长老问道:“请问前辈,入塔需要多少灵石?”

    “第一层一个时辰一颗下品灵石,第二场两颗,以此类推。时间到了,你会自动出来的。”长老懒洋洋地回答道。

    “好的,我知道了。”水忆初转身就走,准备去竞技场。

    空间里的灵石都被她拿去给阴阳镯里那群人修炼了,现在所剩无几。她倒是在幽冥涧里捡了很多其他死去弟子掉在里面的灵石,但是都被她自己吸收了。还是要去挣一些的。

    “喂,别走啊!土包子,你没有灵石跟我们说呀,我们借你点啊!”那个男弟子又起哄道。

    水忆初不理他们,走得更快了一些。

    那男弟子见水忆初掉头就走,以为她怕了,不愿惹事,更是嚣张。小跑着追上去,伸手就往她肩上一搭,想把她拦住。

    水忆初微微侧头,眼神一厉,威压猛地释放出来,将他弹飞。

    男弟子狠狠摔在了地上,十分狼狈,其他人立刻去扶他。

    “喂!你这人怎么这样啊?怎么能动手呢?一点礼貌都没有!”其zhong一个女弟子喊道。

    “就是,没有教养的东西!”另一个女弟子也嚷道。

    水忆初却只是淡淡地抬手扫了扫自己的肩膀,说道:“男女授受不亲,他轻浮,你们却不觉得有问题,好教养。”

    说着,水忆初就抬脚离开,全然不顾后面的两个女弟子在那大呼小叫。

    “嘴倒是硬,我倒要看看把你嘴巴扇肿了你还嘴不嘴硬!”摔倒的男弟子一跃而起,朝着水忆初攻去。

    就在他的拳头要打到水忆初后背的时候,水忆初突然凌空跃起,往后一翻,落在他的身后。

    他一拳落了空,整个人往前一个踉跄,同时后背被水忆初踹了一脚,直接趴在了地上。

    水忆初一脚踩在他后颈靠下一点的位置,淡淡地问道:“到底谁嘴硬?”

    “妖女,放开他!”同行的另两个男弟子也冲了过来,拔剑就朝着水忆初刺了过去。

    水忆初灵活地一个翻身后撤,两人险些刹不住车刺到地上的男弟子。

    “真是狡猾!我们包抄她!”站在左边的男弟子喊道。

    五个人一起冲上来,将水忆初包围再去其zhong。

    水忆初嘴角勾起一抹邪肆的弧度:“怎么?你们该不会以为,人多,就能拿下我吧?”

    “少猖狂,看剑!”提剑的两个弟子一左一右同时像水忆初刺剑。

    水忆初一个侧身,纤细的身子正好卡在两剑的缝隙之zhong,两手同时抬起,左手两指夹住利剑,让它不得动弹分毫;右手直接抓住那男弟子的手腕狠狠一拧。

    剑咣当一下掉在地上,他被迫转身背对着她,右手被拧得像麻花一样,疼得他直叫唤。

    前面两个个女弟子的鞭子几乎立刻就赶到,一个瞄准水忆初拧着男弟子的手,一个瞄准水忆初的脸。

    水忆初却是淡定地将那男弟子一扯,直接挡下了两道鞭子,同时一脚踹在他的屁股上,将他踹飞出去,直接带倒两个女弟子。

    后面的男弟子也已经一拳轰上来了。

    水忆初迅速一个侧向旋转,背对着左边持剑的男弟子。左手已经松开了他的剑,右手又已经抓住了他的手臂。

    那个最先挑事的空手男弟子又是一拳落空,整个人往前一扑,水忆初紧接着就是一个漂亮的过肩摔,将持剑弟子摔在地上。

    此时那空手的男弟子刚刚站稳,侧过身轰出下一拳,却迎上了水忆初结结实实的一脚。那一脚踹在他胸口,将他整个的踹飞出去,落在地上还滑了好一截,吐了好几口血。

    踹出去的脚高抬着,水忆初就顺势落下来,狠狠踩在地上这持剑弟子的胸口,踩得他吐出一口鲜血。

    两个女弟子已经恢复过过来,将那个持剑的男弟子推开,爬起来也顾不得不拿武器了,就要再冲过来。

    水忆初放开地上男弟子的胳膊,往前助跑两步,一个跳跃,将身体横过来,双脚插到两人之间的空隙zhong,一个分踹,狠狠踢zhong两人的脸,将两人踹得翻了好几圈,重重落在地上。而后她自己一个后空翻,稳稳落在了地上。

    慢慢从两人zhong间走过去,一脚踩上正在爬起来的另一个持剑弟子的后背,将他又踩回到地上。

    “土包子没有灵石,现在问你们借点。但是土包子没钱还,所以,这灵石,就不还了。你们应该没意见吧?”水忆初说着,弯腰伸手把男弟子的储物戒强行拔了下来。

    “你休想!”一个女弟子吼道。

    “无所谓啊,你们若是不愿意配合,我也可以自己动手的。只是我动手应该不会很温柔,如果你们不介意断几根手指头的话,也可选择不配合的。”水忆初耸耸肩,一脸无所谓的样子。

    “宫里不允许私斗,你这样是违反宫规要受处分的!”另一个女弟子也挣扎道。

    “无所谓啊,炼魂鞭我已经吃过好几顿了,滋味还不错。幽冥涧我也闯了个对穿,没什么意思。还有什么处分是我没经历过的?让我尝尝鲜也是不错的。”水忆初说道,一脸轻松的样子,看得众人几乎想吐血。

    倒是守塔的老者,听到她受过炼魂鞭又闯过来幽冥涧,有些惊讶,混浊的老眼zhong闪过一丝满意的光芒。

    宫里许久不曾有过这么有天赋的小娃娃了,杨庆从哪里找回来的,干得不错!

    最终,几人还是不情不愿地交了灵石。可是水忆初却并不想放过他们,直接动手,把几人的储物戒都抢了过来。

    “记住,这就是惹我的代价!”水忆初最后还不忘补上一句,然后转身走向修炼塔下,将所有的灵石一股脑都交给了守塔的长老。

    五人不甘心地跑去长老那里,想把灵石要回来。

    “你们技不如人,就不要抱怨。若是想进塔,再拿灵石来。没有就滚,别在这里碍眼。”长老懒洋洋地说道。

    五人只好灰溜溜地走了,一路上将水忆初翻来覆去骂了好多遍。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