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9章 温情时刻轻柔一吻
    ..,殿主的绝世宠妃

    第269章  温情时刻轻柔一吻

    水忆初想让澜风或者滢火出来,抓着她把她拔出来。但是它们都在之前被围攻的时候消耗过多受伤严重,一个闭死关了,一个沉睡修复。眼下都心念关闭,也叫不出来。

    本来还有霄绝的,但是在前几日,霄绝突然领悟,闭关提升实力去了。

    水忆初觉得自己还是太着急了,单打独斗的,才会这么被动。但归根究底,还是她太弱了。

    终于下陷到只剩下了一个头还露在外面,水忆初抬起头,看向天空,天上繁星点点,十分闪亮。

    她突然想起当初钱长老说,期待她成为墨色天空zhong最耀眼的星辰。这话,大概,再也实现不了了吧……

    绝望地闭上了眼睛,她还有些不甘心,还有很多事没有做,还有很多使命没有去完成,还有很多人放不下。她就要离开了,实在是有些可惜了。

    可是,还有什么办法呢?

    她只能用最后的力量,艰难地脱下阴阳镯,用战气在土里打出了一个洞,将阴阳镯扔了出去。同时开始解除订下的所有契约。

    第一个解除的,就是跟小月订下的灵媒契约。

    此时她还不知道这契约是灵媒契约,还当它是一般的魔兽契约,却发现用一般的解除办法竟然解除不了。

    就在她诧异的时候,耳边突然响起了一个清冷的声音。

    “慌什么,有我在,你死不了。”

    水忆初的身边突然开始结冰,将土全部冻住,强力的雷系攻击,直接将冻土给拍碎成粉末,一件披风落在她的身上将她裹住,同时一双强有力的大手将她从打开的洞里面捞了出来,抱进了怀里。

    水忆初回过头,还是熟悉的白衣银发,抬眼还是那熟悉的如玉下巴,上面依旧罩着银质的面具。

    他抱着她转身的一瞬间,大熊兽哀伤地悲鸣了一声,身体轰然爆炸,化为了一片血雾。

    她不知道为什么,将头靠在他的胸口,突然就觉得鼻子酸酸的,说不出来的委屈。

    她紧紧地揪着他的衣襟,眼泪在眼眶zhong打转,一颗心又酸又甜,不知道是因为劫后逢生太激动,还是因为再见他而放松。

    “哭什么?怕死?”他的语气冷淡。但是心里却在紧张,怕她嘲笑自己依旧跟着她,看着她,不忍她出事。

    水忆初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反而是小声地说道:“那天我没有要赶你走。”

    银倾月心里陡然一松,却还是傲娇地回道:“是么?不是赶我走,难道是想我留下来?”

    “嗯。”水忆初哼了一声。

    银倾月身体一僵,却故意又问了一遍:“你说什么?我没听清。”

    “我想你留下来。”水忆初抬起头,认真地说道。

    银倾月脚步一顿,不可置信地低头看着她。她一双向来清冷犀利的墨眸此刻却是亮晶晶地盯着他,亮得逼人。

    他感觉胸腔里有什么要破胸而出一样,脑子一热,手上一个使劲,将她的上身抛起来。

    水忆初吓得下意识抱住了他的脖子,此时上身已经直了起来,他空出来的手直接就放到了她的后脑勺,往前一按。

    两人的脸极速凑在一起,就差一丝丝就要吻上。

    水忆初感觉自己的心都要跳出来了,紧张得不自觉地屏住了呼吸。一双墨眸睁得大大的,紧张得连睫毛都在微微颤动。

    银倾月也紧张,他多想朝着她那淡粉的唇吻下去,可是他不敢。他担心吓跑她,他担心她觉得自己轻浮。几次想凑过去,最后都忍住了。

    良久,他终于长叹一口气,仰起下巴,在她的眉心轻轻一吻。

    然后不等她说什么,也不敢看她的神情,就一把把她按进怀里,强装镇定地说道:“看什么看,赶快修整一下,不是要出去吗?”

    水忆初被他一把按在怀里,撞得鼻头有点痛,但是听到他的心跳得极快,知道他是害羞了。也不戳穿他,她轻声嗯了一下。

    银倾月这才松了口气,坐下来,放开她,让她打坐调息。

    这一次水忆初没怎么受伤,她只是调息了片刻就神清气爽了。只是衣服脏了,需要换一下。

    “调息好了,就去空间换衣服吧。带了衣服吧?”银倾月随口说道。

    水忆初身子僵了一下:“你怎么知道我有空间?”

    银倾月扫了她手上的阴阳镯一眼:“我虽然未能契约它,但也是知道一点的。”

    “那你既然知道它这么珍贵,当初为什么还要送给我?”水忆初伸手抚摸了一下镯子,轻声问道。

    “它与我无缘,留着也无用,倒不如送你。至少这样,它还能为你我牵根线,让我们不至于错过,不至于形同陌路。对我来说,就足够了。”

    水忆初点点头,突然想起来什么:“你还没告诉我,你叫什么呢!”

    银倾月差点脱口而出“银倾月”三个字,但是转念一想,现在不是告诉水忆初他真是身份的好时机,毕竟他忘记他们的过去。

    “我叫……浔阳。”他随口胡诌了一个名字,毕竟他们两个加起来星月都有了,就差太阳了。

    “浔阳……”水忆初默念了一遍,“我去换衣服,你稍等一下。”

    “嗯。”银倾月点点头。

    水忆初进入阴阳镯以后,墨无痕就从暗处冒了出来。

    银倾月还以为是敌人,一拂袖就是一道灵力甩过去,却被墨无痕躲过。

    “是我!”墨无痕急忙喊道。

    “无痕?你怎么在这?”银倾月愣了一下。

    “我来看我妹妹,不正常吗?”墨无痕说道。

    “那为何之前不现身?”银倾月有点懊恼,该不会刚才他亲水忆初那下也被他看到了吧?

    “怕打扰你们。”墨无痕开玩笑道,可是他心里却是苦涩无比。

    他哪里是怕打扰,他分明是怕妹妹告诉他,宋清繁没有跟来。否则也不会暗zhong来看妹妹好多次,却从没有现身了。

    “滚!”银倾月恼羞成怒,一掌打过去。

    墨无痕急速退开,大声说道:“赫连千盏去殿里闹腾了,等初初从这里出去了,你就回去看一下吧。”

    “不是有你吗?”银倾月老大不愿意了。

    “父亲让我回家,我可能要回去一趟。”墨无痕说道。

    “行了,我知道了,你可以滚了!”

    墨无痕无奈地摇摇头,一闪身就跑远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