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8章 夜袭熊兽深陷沼泽
    ..,殿主的绝世宠妃

    第268章  夜袭熊兽深陷沼泽

    “算了,既然这么勉强,我走便是。打扰了。”银倾月看她一脸尴尬,以为她是嫌弃自己想赶自己走,却不好意思直说,一时间自尊心受挫,直接起身飞一样地走了出去。

    这一刻,他只想逃离这个地方,远远地离开她,让她不要看到自己的尴尬和失落。他甚至用上了瞬移,瞬间就消失在了水忆初的视野之zhong。

    “哎!你……”水忆初伸出去拽他衣袖的手扑了个空,还停在半空zhong,他却已经不见了踪影。

    半晌,水忆初才慢慢地将手缩了回来,呆呆地看了看自己空空的手心,抿了抿嘴,低低地说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银倾月这一走就再没回来,水忆初在山洞等到第二天早上,却还是没有等到他回来,于是失落地离开了。

    他大概是真的生气了吧。水忆初每每想起都有些懊恼,下一次遇到他,一定要跟他解释清楚。

    继续开始历练,水忆初每一天都在各种对战之zhong过得心惊肉跳,本以为忙起来就会忘掉他,可是一闲下来就会一直想起他。每一次伤痕累累的时候,就会忍不住想,他会不会突然出现,帮她杀掉对手,帮她愈合伤口,抱着她入睡。

    可是他一次都没有出现过。

    一晃时间又过去了一个半月,水忆初已经走出了lin子,再往前就是一片开阔的草地,过了草地就是另外一边的出口了。

    如今她已经升级到了神将高阶,战斗力却已经能够达到神将巅峰,甚至神宗前期的水平。

    离开了lin子的时候,她换了一身衣服,将破烂到几乎不能敝体的衣服一把火烧掉了,就好像那些痛苦的过去,都被付之一炬一样。

    她那把长剑早就在战斗zhong损坏了,武器换成了匕首。她一步一步走得缓慢而坚定,抬头看看天色,夜幕刚刚降临。

    她已经修整了一整天,现在,夜晚来临,正是她杀手之王出动的最佳时机。

    她要去偷袭!

    从之前的对手那里,她隐约知道整片草地之上只有一只魔兽,其他的兽都不敢靠近这里,可想而知,这只魔兽的实力有多高。

    她若是贸然上门挑衅,只怕不会是它的对手。最好的办法,就是趁夜偷袭,即使不能力敌,起码也能趁着夜色逃窜。

    毕竟黑夜是杀手的最佳天时,在夜幕的保护之下,杀手就像是暗夜精灵一样,攻击力和跑路能力都能有所提升。

    走到草地zhong央了。夜风吹起了她蓝色的裙角,也吹起了她高高扎起的马尾。铃铛上蓝色的丝带也在风zhong飘飘荡荡,飘逸而美好。

    她站在那里,沉静地几乎要与黑夜连成一体。

    她一动也不动,气息也慢慢地沉降下来,连呼吸都越来越轻,越来越缓慢。木系灵力从双脚往下渗透,混沌引功法运起,她努力地控制着木系灵力与这草地上的草木沟通交流。

    从它们交代的信息当zhong,她知道了那只魔兽的所在地,就在她正东方五里的地方,她的灵力一直往前延伸的时候,都能感觉到它睡觉时粗重的呼吸带起的草木晃动。

    草木们说,那是一只巨大的熊兽,防御力极强,正面打击她肯定敌不过,就只能先去偷袭一波了。

    离魔兽只有一公里距离的时候,她就不再往前走了,而是伸出双手,左手一个水球,右手一个火球,将两者强行合在了一起。

    水球和火球反抗激烈,在拼命排斥着对方。水忆初用了很大的力气,直接将两种灵力球强行捏合成一团,用精神力强行穿透灵力球内部,把两种力量打散混合到一起,形成一个红蓝交错的圆球状能量团。

    看了看手里成形的能量团,水忆初将精神力铺了出去,锁定了一公里外的魔兽。风元素狂涌而出,她脚下一点,整个身体以极快的速度冲了出去,沿着直线化为了一道残影。

    只能看见蓝色的一道光线闪过,就在水忆初进入魔兽周身十米范围的时候,大熊兽突然感觉到危险睁开了双眼,朝着水忆初一声大吼。

    狂放的大吼带起了强劲的大风,将水忆初的速度迅速降了下来。

    但是她手zhong不稳定的能量球早已脱手,已经朝着它的鼻子砸了过去。水忆初在速度降下来的同时,直接朝着能量球打出来一拳:“破空拳!”

    一拳将被减速的能量球直接推到了大熊的鼻子上,反作用力也把她远远推开。

    “给我爆!”她倒退的过程zhong一声大喝。

    只能听见一声巨响,她虽然提前撤退,却还是被余波追上,被远远炸飞出去。

    所幸是离得远,她的肉身强度又好,没有受什么伤,最多是狼狈了些许。

    爆炸带起了巨大的烟尘,一片草木和泥土都在空zhong飞扬,让她看不清大熊兽的情况,之能听见大熊兽痛苦的嘶吼声,震耳欲聋,刺得她的耳膜几乎都要破掉。

    她捂上了耳朵,却还是无济于事,那声波虽然慢慢在减弱,可还是透过她的手传入她的耳zhong,带着她的耳膜剧烈震动。她感觉一阵晕眩,耳膜刺痛难忍,赶紧急速后退。

    可是大地突然一阵晃动,以她为zhong心的两里内,土地变成了沼泽,将她深陷其zhong。只是一个眨眼的功夫,她就已经下陷到腰了。

    周围也没有树什么的,可以让她借力,之能徒劳地看着自己慢慢往下掉。

    这是大熊兽的技能,它的声音越来越微弱,却还是拼着最后的力量不断锤击着大地,让水忆初下陷得更快。

    鼻子是大熊兽的命门,被那么强烈的爆炸伤到,它已经坚持不了多久了。但是就算是死,它也拉上一个垫背的,更何况是它的仇人!

    水忆初下陷得越来越快,她尝试着用火焰烤干沼泽,阻止自己下陷,可是没有用。大熊操控着土地,一旦她把周围的土烤干,就立刻将这些土地调换到别处去。让她几乎没有任何办法。

    土紧紧地吸着她的身体,让风元素都无法托举起来她,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下陷,毫无对策。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