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7章 我有这么讨人厌吗
    ..,殿主的绝世宠妃

    第267章  我有这么讨人厌吗

    银倾月一将妖月殿的事情结束,就立刻找借口赶了过来,为了不引起骚动,他偷偷进来的时候浪费了一点时间,却不想一来就看到水忆初有危险,想也不想就冲过去为她挡下了这一击。

    他一个用力,冰箭应声而碎,同时,那只偷袭的魔兽也双眼一凸,暴毙而亡。

    水忆初一时失去了言语,就看着他用威压将这些围攻她的魔兽全部碾压致死,呆呆的不知道打断。

    直到所有的魔兽都死了,银倾月才觉得怒气平息了一些,低头看了看她,见她一身血迹,衣衫多处破损,连脸上也有两道细小的伤痕,顿时心疼得不得了。

    打横抱起她就走。

    水忆初惊了一下,下意识揪紧他的衣襟问道:“去哪儿?”

    银倾月脸色很不好看,气她没有好好照顾自己,弄得这么狼狈。于是不悦地低吼一声:“闭嘴。”

    水忆初被凶,愣了一下,也不敢再惹他,只好乖乖地闭了嘴,窝在他怀里不敢动弹。岂料这一窝,就沉沉地睡了过去。

    银倾月心里其实也在打鼓,他有些懊恼自己刚刚语气太凶,怕水忆初会觉得他过分,以后不理他了怎么办?

    心虚着,也不敢低头看她,等了半天也没有等到她发怒,却听到了均匀的呼吸声。他这才低头看看她,发现她已经靠着自己胸口睡得香甜了。

    他一时间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竟然就这么睡过去了,也是太放心了吧?

    但是立刻他就笑不出来了,如果不是因为没有防备,就只可能是太累了,累到在一个不熟的人怀里,也能撑不住睡过去。

    心疼密密麻麻的泛上来,让他一颗心又酸又甜,滋味十分**。

    将她小心地抱到一处干净通风的地方,银倾月才将她放下来,小心地让她靠在自己的怀里,伸手用光元素为她愈合身上的伤口。

    有的很严重的伤口,他需要花费大量的灵力才能愈合好。看得他又是一阵心疼,恨不得把她直接带回妖月殿,从此放在身边护着。

    但是他知道,她不会愿意的。

    一只飞不起来的金丝雀,即使再漂亮再美好,她也不喜欢。

    水忆初这一觉睡了很久很久,不知道是因为他身上的味道太熟悉,还是他的气息就很让人安心,总之靠在他怀里,她睡了一个许久不曾有过的好觉。

    梦里,她有一会突然动弹不停,惊醒了浅眠的银倾月。

    “小月,我拿到九幽嗜血藤了。你快走,魔兽们追过来了。拿着药快走,我拦着它们,我来,我拦住它们……”

    说着说着,她又安静了下来,但是紧簇的眉头表明她睡得并不安稳。

    银倾月心zhong一震,她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恢复了,竟然还为了自己的药不要命地去招惹魔兽群。难怪她会被魔兽围攻,竟然,都是为了自己!

    银倾月不知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只能伸手将她抱得更紧些,轻吻着她的头发,呢喃道:“别怕,我在,没有人能伤害你。别怕……”

    水忆初半梦半醒的,感觉有人在温柔地对自己说话,于是轻声呢喃着:“小月,是你吗?”

    “是我,我在。”

    “嗯……”水忆初得到肯定回答,终于放下了心,又沉沉睡了过去。

    这一觉便睡了两天一夜,体力灵力战气都在睡梦之zhong慢慢地恢复了。水忆初神清气爽地睁开眼睛,就看到一个如玉的下巴,银丝垂下,就落在她的脸旁边,让她愣了愣。

    这是谁?

    水忆初感觉自己的脑袋宕机了,仔细想了一下才回忆起之前的事情,是白衣男子救了她。银发,果然是他!

    但是入耳是均匀的呼吸声,她扫了一眼洞外的天色,此时应该是夜里,她看到了洞口露出的一角天空上繁星点点。

    她轻轻地动了动,想从他的怀里钻出来。可是稍微一动,他就有醒来的迹象,弄得她也不敢在乱动,怕惊醒了他两人面对面的多尴尬。

    可是靠着他的胸口,听着他沉稳有力的心跳声,她又睡不着。

    只是安静地听着,一下一下,感觉自己的心跳好似也不自觉地按着这频率在跳动一样,有种微妙的感觉在心zhong蔓延。

    此时她明明可以想一想他为什么会在这里,为什么会那么巧救了她,为什么她会在他怀里醒来等等一系列的问题。

    但是她没有,她只觉得岁月静好,脑子里空空的,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愿去考虑,就这么安静地靠着他,享受片刻的宁静。

    气氛一时安静而美好,她不愿去打破,只看到梦zhong的他,突然笑了。

    银倾月醒来的时候是早上,水忆初也没有睡着,但是感觉他醒了,立刻闭上眼装睡。

    “别装睡了,起来检查一下伤怎么样?”银倾月心里有些好笑,抬手揉揉她的头发。

    被摸头了呢!

    水忆初感觉有些微妙,虽然以前小月也摸她的头,但是她从来没有过什么特别的感觉。

    但是他的手一放上来,她就觉得心在狂跳,他手心的温度传来,明明是温热的,她却觉得头皮滚烫,那种温度带来的奇妙感受就深深地印刻在了心底。

    “怎么了?可是伤还疼?”银倾月见她不说话不动弹,急了,恨不得去掀她的衣服,为她检查是不是还有伤口。

    “哦,没,没有……”水忆初才回过神来,摇摇头,赶紧从他怀里出来,平复了一下心情,问道:“你怎么在这里?”

    “我……我刚好路过。”银倾月假装平静地扭过头,好让自己慌乱的眼神不被发现。

    “这样啊,那你应该是有事了,抱歉耽误你这么久,你先去忙吧。”水忆初低着头说道,不好意思看他。一想起刚刚装睡被戳穿就忍不住尴尬。

    银倾月脸色骤然冷了好几度:“怎么?我有这么讨人厌吗,这么快就赶我走?”

    “没有,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我……”水忆初急得抬头解释,可是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总不能告诉他是因为刚才的事,她觉得尴尬不敢面对他,才赶他走吧?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