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4章 他就是一个死傲娇
    ..,殿主的绝世宠妃

    第264章 他就是一个死傲娇

    水忆初动了动脚,只觉得地上有些硌得慌,但是有恶兽在前,她也不敢随便动弹。

    图,突然脚腕一痛,水忆初低头一看,自己的脚腕上缠着一条透明的小蛇,它幽绿的小牙正嵌在自己的肉里面。

    手起刀落将小蛇砍掉,但是已经来不及了,水忆初只觉得浑身无力,软软地倒了下去。

    “紫肴,让我回去。”她只来得及说这一句。

    紫肴赶紧把她收回来,一进空间,她就晕了过去。

    大家忙去给她找药,又七手八脚地把她抬到神泉里排毒。

    一直到三个时辰以后,水忆初体内的毒才慢慢清掉了。她醒过来,看着小白楼里熟悉的摆设,才想起来昏迷之前的事情。

    “阿呆,让我出去帮你吧,我已经到神者级别了。”清繁说道。

    “这里很危险,清繁,我已经是神者巅峰了,尚且不能自保,更别说你了。”水忆初摇摇头,拒绝道。

    “可是你一个人……”

    “我可以的。多少次任务都是我一个人去完成的,更危险的环境我都呆过,不碍事。”

    “好吧。那阿呆,我去小白楼里面修炼了,争取早日出去帮你。你若是有事需要我,就让紫肴过来叫我。”清繁说道。

    “好。”

    宋清繁于是回小白楼去了。她的儿子也还在里面修炼。

    想起那日墨无痕对她说的话,她就十分地纠结。尤其是小九儿问她要父亲的时候,她每每都不知该如何回答。

    绮蓝大陆高手如云,她不可能一直让小九儿呆在空间里面,但若是她不够强,出去外面保护不了儿子,就只能让儿子去找他爹了。

    只是她……真的能放下过去吗?

    水忆初休整了一下就离开了空间。出去外面还在河边,看到那条透明的蛇已经上了岸,身后断了一截,断口和粗细都跟她之前隔断的透明小蛇一模一样。

    难道那咬她的小蛇也是它?两个头?我去,还有这种操作!

    水忆初的突然出现让透明蛇愣了一下,看了看她,眨眨眼又眨眨眼,才终于确定不是自己看错了。

    一想到自己的断尾之痛,它就气得不打一处来,迅猛地朝着水忆初咬去。

    水忆初脚下一点,高高跃起,一步踏到它的头顶上,旋转一圈骑在它的头上,抡起拳头就是咣咣两拳,打得它眼冒金星,头晕目眩。

    “咬我!让你咬我!”水忆初用凤凰真火包裹住拳头,一拳一拳砸在它的头顶,眼见着它的头顶凹下去了一大块,水忆初还是不停手。

    透明蛇终于支撑不住倒在地上,砸出了一个大坑。但骑在它头上的水忆初却还是不放松,一拳一拳,直想将它砸进土里去。

    透明蛇终于攒足了劲,甩起了尾巴一下打在水忆初的背上,将她打飞出去。

    水忆初承认自己刚刚确实有些急功近利了,才会没有防备地被它打了出去,狼狈地落在地上,连连向前滚了好几圈才终于稳住身子,回头一看,那蛇竟是要逃跑!

    水忆初立刻追了过去,但是眼见着它半个身子都没入了水zhong,实在是追不上了,于是立刻抬起双手,用水系灵力化为弓箭,一箭朝着它的尾巴射了过去。

    就在它大半个身子都沉入了水zhong的刹那间,水箭赶着趟儿将它的尾巴钉在了地上,让它逃脱的身形猛地一顿。

    透明蛇使劲地摆动着身体,决绝地反过身一口幽绿的气息喷出,将自己的身体给腐化掉,断去尾部就往水里逃。

    水忆初用了风元素加速的同时,扔出两条水之锁链,锁链的最前端是尖尖的箭头,飞出去的时候就直直钉入了透明蛇的身体。不等它挣脱,水忆初就一个用力,将它从水里拽了出来。

    它两米长的身子啪嗒一下摔在地上,水忆初立刻甩出一个火球,火球沾地的瞬间立刻烧得更加旺盛,直接沿着透明蛇的身体画了一个圈,将它困在其zhong。

    灼热的高温让透明蛇十分地不舒服,它不停地扭动着身体,好似很痛苦的样子。

    水忆初双眼一厉,火圈又缩小了一圈。透明蛇的身体开始脱皮,一层一层地脱皮,直到最后身躯完全变成了一层干皮。

    “透明蛇的蛇皮是护甲的材料,耐水火而且弹性好,主人你可以将它收起来。”魅雪说道。

    水忆初却没有立刻上前,反而是等了一小会。她总有种异样的感觉,让她无法轻易相信它死了。

    想了想,她一个闪身进了阴阳镯,过了好一会,那一堆蛇皮才慢慢动了动,从底下慢慢地爬出一条透明的巴掌大的小蛇。

    水箭急速飞来,就在它以为自己终于得以逃脱的时候,一箭钉在它的七寸之上,它不甘心地瞪大了双眼,挣扎了两下,终究是没有了气息。

    水忆初这才从空间里出来,将蛇皮收好。扫了一眼已经没有了气息的小蛇,叹了口气。

    这些魔兽真是太狡猾了!

    看来以后,她要更加小心了。也不知道这里面还有多少未知的危险在等着自己。

    妖月殿书房内,银倾月站在窗边,一手背在身后,一手捏着铃铛。他看着窗外微暗的天色,在心zhong默默地问道:你还好么?今天过得辛苦吗?再等我几天,我这边的事情一结束,我就去找你。

    门被敲响,银倾月连忙将铃铛收起来,沉声说道:“进来。”

    段惊鸿走进来,看着银倾月报告道:“主子,一切已经准备就绪。”

    “嗯。还有事吗?”银倾月转过身来看着他问道。

    “暂时没有了。”段惊鸿想了想回道。

    “嗯,那就下去吧,我累了。”银倾月淡淡说道。

    “是。”段惊鸿立刻退下,出去带上门就要离开,没走几步就看到了封九尘。

    “哎,你怎么出来了?我还以为你要在里面陪着主子呢!”

    “主子说他累了,让我先出来。”段惊鸿说道。

    “累了?”封九尘惊讶了,“开玩笑吧!主子什么时候累过!”

    “他是这么说的。”段惊鸿想了想,确定自己没有听错。

    “嗨!”封九尘翻了个白眼,“他说你就信啊!你跟着主子时日也不短了,还不知道他吗?他就个死傲娇,他说累了,就是想把你打发出去,自己偷偷憋着想初初姑娘呢!”

    “哦……”段惊鸿受教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