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0章 罗颖之死霍迪之局
    ..,殿主的绝世宠妃

    第260章  罗颖之死霍迪之局

    水忆初也没有纠结很久,等人都走开以后,自己也从暗处出来,不屑地扫了破破烂烂的房间一眼,冷笑着离开了。

    水忆初想着自己的实力已经提升了,应该可以去问问钱长老哪里可以历练了。但是还没走到刑罚堂,就被铺天盖地的一张大wang给罩住了。

    这wang,她再熟悉不过,可不就是把她wang住抓来万灵宫的那张嘛!抓她的人也还是那个人,正是杜平。

    “嗨,杜小哥,怎么又是你啊?这一次又是为什么把我抓起来啊?”水忆初真心觉得自己跟烈火峰八字不合,还就绕不过去了还!

    “罗颖死了。峰主怀疑是你动的手,所以要拿你过去问话,但是你却不在洗衣房。与你共事的女弟子说,你一大早就不见人影,也许根本就是去偷袭罗颖去了。”杜平扛着她上烈火峰,一路上把情况都告诉了她。

    哎呦我去,又关我什么事?我是背锅侠吗?

    水忆初忍不住腹诽,白眼翻了一个又一个。这罗颖真是要命,活着的时候处处找她的麻烦,死了还不安生,还要给她找点麻烦,简直就是个大麻烦精!

    不过到底是谁杀了罗颖?难道是罗颖那臭脾气得罪的人太多,才有人看准她与罗颖矛盾重重的时机,将罗颖杀害嫁祸给她?

    那她也真是倒了霉了。

    “有证据吗?”水忆初问道。

    “有,如果人证也算的话。”

    水忆初心zhong一沉,难道她那不好的预感来自于这里?

    被杜平一路扛到了烈火峰大殿上,水忆初竟然有些一回生二回熟的感觉,说来也真是违和。

    上首的大椅上仍然坐着烈火峰的峰主霍迪,他长得有些威严,坐在那里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做都能给人以压迫的感觉。

    虽然水忆初并没有什么感觉,反而是有闲心四处打量。

    “墨星辰,你在看什么?”峰主问道。

    水忆初突然跳戏地想到,这话一般不都应该是罗颖的台词么?哦对,忘了她已经翘辫子了,再也不能叽叽喳喳了。

    “在看罗颖的尸体。”

    “你看到了什么?”

    “她全身多处烧伤,最轻的伤口只是擦破了皮,最重的烧伤也只是烧焦了一块皮肉,并不致命。这说明凶手实力并不强,或者说,凶手主修的不是火系。”

    “那这些也可能是通过控制可以改变的,也许你杀她的时候就是想制造一个假象,好迷惑我们好脱罪呢!”

    “峰主,请您看清楚好吗?罗颖身上的致命伤是脖子上面这一刀。从伤口遗留的灵力波动来分辨,应该是金系灵力造成的。而我,没有金系。”

    “狡辩!你怎么就知道她脖子上的伤才是致命伤?我看分明就是你烧死的她!”女弟子小琳忍不住跳出来嚷嚷道。

    “峰主,您若是觉得弟子的话不可信,大可以找一个医师来看看,我说的对不对到时候就自见分晓了。”

    烈火峰主想了想:“好,那就依你!来人,你去把熊大师找来!”

    烈火峰峰主派出的正是那日的大师兄。

    “是!”大师兄领命离开,走之前还跟霍迪交换了一下隐晦的眼神。

    钱长老本来也是想帮水忆初的,但奈何此事他不能插手。

    等了一会,大师兄就将炼丹师熊大师带了回来。

    “老熊,过来看看这具尸体,告诉我她究竟是怎么死的。”霍迪朝着熊大师问道,手指着地上的罗颖的尸体说道。

    “她?她是被烧死的,这很明显啊!”熊大师开口说道。

    水忆初心里一沉,难怪要特意派人把他找来,感情都是一伙的啊!

    “听到没有?墨星辰,你不要再狡辩了,老实招认吧!”霍迪一拍椅子扶手,一副死了徒弟要为她报仇的疯狂模样。

    水忆初总觉得有些奇怪,但是又说不上来究竟哪里违和。看着霍迪和熊大师一唱一和,她也开始有些明白,这可能不单单只是栽赃嫁祸那么简单!

    十有**,这杀人的人是设了一个连环套,为的不仅只是将罪名嫁祸给她,反而是更像是想通过这件事情为由,达到整治自己的目的!

    为了这个目的,凶手不惜杀了罗颖,又找来人证,最后还跟熊大师沆瀣一气,为的就是把这罪名给她压实了,好给她定罪!

    凶手,十有**就是霍迪!

    只是,霍迪为什么要对付她?难道是因为浩师兄?

    可是他明明就很讨厌浩师兄,自己替他除了心腹大患,他更不应该恨她才是。怎么反而倒像是她的死敌一样,设了这么大一个局,让她往里钻呢?

    “弟子想冒昧地问一下,熊大师是万灵宫唯一的炼丹师吗?”水忆初突然问道。

    “不,老夫虽然不是万灵宫唯一的炼丹师,却是万灵宫级别最高的炼丹师。你是在怀疑老夫的实力?还是在怀疑老夫的判断结果?”

    “弟子只是想知道熊大师的炼丹等级。”

    “老夫如今已经是七品炼丹师了。这绮蓝大陆之上,最高级的炼丹师便是八级炼丹师,整个大陆就只有那么一个,在光明神殿里面。除了他,炼丹界最有权威的人就是老夫了。你还有疑虑吗?”

    “那按照大师所言,您是七品炼丹师,所以对于死亡原因这种小事情,是不会搞错的对吗?”水忆初说道。

    “没错!”熊大师信誓旦旦地说道。

    “那就好办了。”水忆初诡异地笑了笑。

    熊大师尚且来不及反应过来水忆初这表情究竟是什么意思,就感觉到脑袋一阵刺痛,忍不住惊呼起来。

    “水忆初你大胆!你竟敢敢伤害熊大师!”霍迪一拍椅子站起来,指着水忆初大声说道。

    “峰主这话有意思,我就站在这里,动没动手,你们难道还能看差了不成?”

    “你少狡辩,除了你还有谁你能伤熊大师?”

    “这么说来只是峰主您的推测喽!这众目睽睽之下,峰主您没有证据,仅凭我与熊大师离得近,发生了几句争执就能断定我伤害熊大师。那么罗颖的案子,证据稀少,又没人目击,那岂不是峰主您想怎么猜测就怎么猜测喽?”水忆初言辞犀利。

    突然两个声音从门口传进来:“谁说没有人目击,我们就亲眼所见!”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