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8章 下位面来的小贱人
    ..,殿主的绝世宠妃

    第258章  下位面来的小贱人

    “墨星辰,我可算是逮着你了!”

    水忆初刚从万灵峰溜达回来,就迎面撞上了罗颖。

    哎呦我去,流年不利吗?怎么哪哪都能看见这个瘟神?水忆初简直要无语死了。

    “墨星辰,你身为外门洗衣房的弟子,你知不知道你的责任是什么?你的任务又是什么?”罗颖走到水忆初面前,盛气凌人地说道。

    “我当然知道,今天你们烈火峰的衣服我已经洗好了,我不觉得我还有什么责任和任务是需要额外完成的。”水忆初冷淡地回道。

    “洗好了?哈哈,你当我傻还是你本来就傻?泡在又黑又脏的水里面,捞出来连颜色都看不清了,这叫洗好了?”罗颖讽刺地说道。

    她身后两个女弟子配合地递上了一件从脏水里捞出来的衣服。罗颖顺手接过就要甩在水忆初的脸上。

    水忆初反应很快,见她手抬起,立刻就向侧边躲开。

    “躲什么躲?你不是说洗干净了吗,自己怎么还嫌脏啊?”罗颖冷笑道,“看到没有,这就是证据。昨天你害得我们整个万灵宫都损失了一批衣服,若不是我们烈火峰待遇优厚,每人多一套衣服,只怕今天都没得换了!结果你今天又出幺蛾子,墨星辰,我看你是不想在万灵宫混了吧?”

    水忆初想了想,就知道了事情大概是什么样的了。肯定是洗衣服那群家伙搞的鬼。是她大意了,早上尽想着赶紧洗完离开,忘了这茬。

    不过她也没有解释,毕竟过程是什么样的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结果。她的任务没完成,这就是结果,无可辩驳的。

    “那你想如何?”水忆初抬眼问道。

    “我想如何,你觉得呢?”罗颖阴狠地看着她,“墨星辰,你形迹可疑,又十分奇怪。炼魂鞭都奈何不了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少说那些没用的。你不过就想把奸细的脏水泼到我头上来罢了,与其在这里磨嘴皮子浪费时间,你倒不如直接告诉我你想怎么样?”

    “我想你死!”罗颖阴狠地说道。

    “为什么?因为我杀了你师兄?”

    “对!你杀了我师兄,凭什么不给他偿命?”

    “那是他自找的。他若是不来挑衅我,我也不会动手。”

    “他又没有说错什么,你就是个贱人!一个从下位面来的小贱人罢了,你有什么资格跟我们叫嚣?像你这种来自下位面的垃圾,也就只配给我们做狗!竟然还把自己当成人,这就是你最大的错误!”罗颖说着,表情有些狰狞,厌恶毫不掩饰,让水忆初看得一阵恶心。

    同样恶心的还有不远处看着事态发展的万灵宫主杨庆。

    他也是下位面飞升上来的,罗颖这话无疑是扎心了。

    “宫主,罗颖她年纪小不懂事,失言之处您请多多包涵。”烈火峰峰主霍迪就现在杨庆的身边,有些尴尬地打圆场。

    杨庆摆摆手:“无妨,只是往后让她不要再说这种无知的话了。”

    霍迪连连称是,看他的脸色依旧不好看,于是也不敢多话,安静地站在一边看着。

    “这么歧视下位面的人,那你有种别穿他们洗的衣服啊!”水忆初嫌弃道,“你也真好意思说,绮蓝大陆的灵气浓度比下位面高得多得多了,你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上位面人,二十多了才到神将zhong级。你羞不羞?你的资质还不如我这个下位面的人呢!有什么值得骄傲的!”

    “你说什么?”罗颖瞪大了眼睛,“你说我的资质不如你?哈,可笑!本小姐今年才刚满二十,实力在内门也是能排得上前两百的,你居然说我不如你一个神者级别的菜鸟,简直荒谬!”

    “你若是不信,咱们三个月后挑战赛上见!”水忆初放话。

    “你还想挑战我?哈哈哈哈,你们听到没有,她说她想挑战我!”罗颖笑得前仰后合。

    跟着的两个女弟子也纷纷嘲笑了水忆初。

    但是水忆初岂是那种会在意别人说什么的人呢?弯腰将脏衣服从地上捡起来,水系灵力涌出将衣服包裹住,迅速洗干净。然后一把火烘了个透干,扔给了罗颖。

    “洗好了,拿着滚回去吧。挑战赛上见,别临阵脱逃啊!”水忆初说着,转身就走了。

    “这话应该还给你!”罗颖气急败坏的声音从后面出来。水忆初头都不回,就走了。

    “那个女孩子很是面生啊,她是谁?”杨庆问道。

    “她叫墨星辰,是四天前从幻蓝大陆飞升上来的。当时罗颖他们执行任务被偷袭,正好遇到她,就把她当成了奸细给抓了回来。这丫头也是个性子烈的,直接杀了浩儿,我便罚她去刑罚堂领二百炼魂鞭。”

    “二百炼魂鞭!那一个弄不好是要出人命的。”杨庆皱了皱眉,“可我看她好像没什么异样啊,一点也不像是领过鞭子的人。”

    “这就是奇怪的地方。她领完鞭子的第二天就活蹦乱跳地去洗衣房报道了。当天还洗完了整个烈火峰的弟子服。昨天,她因为管事刁难跟管事大打出手,毁了一批弟子服,又被拉去刑罚堂,领了三百炼魂鞭。有人亲眼看见她被钱长老从刑罚堂里抱出来时已经伤痕累累,气息奄奄。但是今天,她又活蹦乱跳了。您说,奇不奇怪?”

    “她怕是已经领悟到炼魂鞭刑法的用意所在了。你应该知道,如果将鞭子的力量大部分集zhong在灵魂淬炼上,那么身体上的伤势就会很轻,虽然看起来触目惊心一点,却都只是皮外伤,配合上好的伤药就能迅速恢复。”

    “是啊。可是灵魂淬炼是很疼的,倘若真的将大半力量集zhong在灵魂上,那种痛苦可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她一个娇弱的小姑娘,能够受得住吗?”

    “她能。看她的模样,不过十四五岁,在幻蓝大陆那种灵气贫瘠的地方,就能修炼到神者级别,绝对不会只是运气。受不住磨难,她是没法飞速成长的。”杨庆赞赏地说道,“此女若是好好培养,必成大器。”

    “宫主的意思是?”

    “你亲自出面,给她加点压力,务必让她在挑战赛时顺利进入内门。”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