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5章 他若不死耻辱必报
    ..,殿主的绝世宠妃

    第255章  他若不死耻辱必报

    两人各执一词让钱长老有些蒙圈了,不知道该帮谁好。

    就在这个时候,水忆初突然抬头对他迅速地眨眨眼睛,看得他微微一愣,然后立刻会意过来。

    这小丫头八成又是想炼魂,才随便找个借口让别人给送来刑罚堂。真是的,女孩子家家的,竟然一点名声都不顾!

    “长老,你不要听她胡说!她不仅顶撞管事大打出手,还损坏了无数弟子服。那些弟子服都是各个峰弟子的衣服,属于公共财物,每个人也才两套而已,就被她给弄坏了。后期购买或者制作又要花费一大笔钱财!”罗颖接着说道,一副我是为了万灵宫考虑的模样。

    钱长老皱了皱眉头,最终摆摆手对罗颖说道:“行了,事情我已经知道了,我会秉公处理的,你先回去吧。”

    “可是……”

    不看着墨星辰受罚,罗颖怎能安心地离开,她一直怀疑是钱长老放了水,如今正好趁这个机会,证实一下她的猜想。

    “没什么可是的,你先退下吧。墨星辰,既然你顶撞管事又涉嫌私斗,还损坏公共财物,那刑罚便免不了了。我罚你五十炼魂鞭,你可有意见?”

    “弟子冤枉啊!”水忆初干嚎了一声,罗颖却还是不满意,想让钱长老再多加一点。

    “别喊了,冤枉不冤枉,我自有评判!来人,把墨星辰绑上刑罚架!”

    罗颖这才不情不愿地往外走,想了想还是不放心地回头对钱长老说道:“钱长老,此人性格恶劣,若不严惩,将来必定会是宫zhong一颗毒瘤!您一定不能手下留情啊!”

    “你是在怀疑本长老执法的公正性?”钱长老不悦地问道。

    罗颖一惊:“没有没有,怎么会呢!”

    “哼!来人,把她带出去!别耽误了行刑!”钱长老冷哼一声。

    “哎,别别别,我自己走,我马上走!”罗颖立刻跑出去。

    但是她并没有走远,就在刑罚堂门口看着。

    里面,钱长老把鞭子拿来,看着水忆初,都下不去手:“丫头啊,你前天才挨了两百鞭子,身体好全了没有啊就急吼吼地又跑回来,若是急于求成,在身体里留下什么隐患可怎么办?”

    “放心吧长老,我的身体已经好全了。长老,这一次你多打一点吧,五十太少了,还没等起效果就完事了。”

    “哈哈,我还是头一次听见有人求我多打两鞭的呢!”

    “嘿嘿,长老你人好,帮帮忙呗,我就差一点精神力就要升级了,你就当是做好事,给我个方便呗!”水忆初笑眯眯地说道。

    “上一次你这丫头来的时候,还一脸傲气,不卑不亢。怎么这次来,就换了副嘴脸了?这么狗腿,可不像你!”

    “哎呦,您就别在意那么多细节了,赶紧打吧!打完我回去还有活要干呢!”水忆初撇撇嘴。

    “行行行,说不过你。准备好,我打了啊!”钱长老说着抡起了鞭子。

    最后,在水忆初的坚持之下,钱长老打了三百鞭子才终于能停手。

    揉了揉发酸的胳膊,钱长老把她从架子上放下来,她已经进气多出气少了。

    “还撑得住吗?”钱长老担忧地问道。

    “还,还行……死不了。”水忆初疼得全身都在痉挛,却还是逞强道。

    钱长老把她抱起来:“行,你就死撑吧。我送你回去。”

    刚出大门,就遇上了匆匆赶来的沈季。沈季一看到水忆初苍白着脸气息奄奄的样子,就慌了神。

    “星辰,你怎么样?”他想接过她,又怕碰到她的伤口。

    “她挨了三百炼魂鞭,现在很虚弱,你把她带回去吧。”钱长老说道。

    沈季这才小心翼翼地接过她。

    “小心些,别碰到她的伤口。回去找个女弟子给她上药。”钱长老说着,从怀里掏出一瓶疗伤药塞给沈季。

    “好。”沈季答应着,带着水忆初回去了。

    将水忆初放在床上,他就出门去找女弟子了。水忆初还没有彻底昏迷,直接联系了紫肴,进了阴阳镯当zhong。

    最后还是宋清繁给她上的药换的衣服。她泡在天命神泉里面,昏迷的过程当zhong,阴阳镯和小白楼都升了级。

    白小楼于是将天命神泉移到了小白楼里面,让水忆初在三倍的时间流速下恢复。

    沈季刚来,也不知道哪个房间是女弟子住的,只得一间一间去敲门。

    每一个开门的人都将他痛骂了一顿,有脾气暴躁的,甚至对他动了手。

    但是沈季此刻根本就没有心思去计较这些,他一心想着赶紧找到女弟子,去给水忆初上药。否则,水忆初就撑不过去了。

    但他不知道的是,整个外门,除了水忆初女弟子就只有三个。而这三个当zhong有两个都是洗衣房的。

    终于,沈季敲开了一扇门,开门的是个女弟子。

    沈季大喜过望:“你好,请帮我一个忙可以吗?”

    “你谁啊?我为什么要帮你?”

    开门的这个女弟子不是别人,正是在洗衣房挑事的女弟子。

    “是这样的,我的朋友受伤了,但是她是女的,我不方便给她上药,所以想请你帮帮忙……”

    “你朋友?”女弟子突然打断他。

    “是的。”

    “女的?”

    “是的。”

    “新来的?”

    “对。”

    “叫墨星辰?”

    “你怎么知道?”沈季愣了愣。

    “哈哈哈哈……”女弟子笑弯了腰,大声得让周围几间屋子的人都跑出来看,“你是不是傻?你让我去给墨星辰上药?你就不怕我上点毒药毒死她?”

    “哈哈,不是吧,这个蠢蛋到处敲门,就是为了找人给墨星辰那个死丫头上药?”一个男弟子笑得很是放肆。

    “你说好不好笑?”女弟子问道。

    “喂,蠢蛋,我劝你还是别浪费时间了。整个外门都是赵管事的地盘,得罪了赵管事,她墨星辰还想有活路,简直就是痴人说梦!”另一个男弟子劝道。

    “行了,跟个蠢蛋讲什么道理。他脑子有问题,你说的东西他都听不懂的。我白天跟他一块干活,都快被他气死了!”

    “真的假的?喂,蠢蛋,如果你真的想救墨星辰也可以啊,给我们跪下,挨个磕三个响头叫爷爷叫奶奶,我们就让她答应你。”一个男弟子指着女弟子对沈季说道。

    沈季双手死死捏成拳头,拼命压抑着胸腔zhong的怒火。

    他多想动手,但是他不能!

    他已经害过水忆初一次了,不能再有第二次!他一定要保护好她,把她平安交到无痕手里。若是连这点都做不到,他就不配做无痕的兄弟了!

    想着,他就抬起头,将在场的人都看了一遍,将他们的嘴脸全都深深印刻在脑海里。将来,他若不死,耻辱必报!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