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2章 水忆初要去洗衣服
    .. ,殿主的绝世宠妃

    第252章  水忆初要去洗衣服

    “沈季?”水忆初伸手推了推他,却牵动了自己身上的伤口,疼得倒吸一口凉气。

    沈季醒过来,看到水忆初醒着,愣了一下:“你醒了,伤还好么?”

    “还死不了。”水忆初摆摆手,“这是哪里?”

    “这是万灵宫外院的杂事房,据说刚刚飞升的人都被安排在这里。”沈季解释道。

    “哦。现在什么时辰了?”这个房间没有窗子,她看不到外面的天色。

    “天快亮了。”

    “这样啊,那你先回去歇着吧,我想上个药。”水忆初说道。

    “我帮你上药吧,你自己不方便。”沈季说道。

    水忆初惊讶地看了他一眼,这货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她的伤都在身上,让他上药,岂不是要在他面前脱光了!

    “沈季,真不理解,你究竟是怎么平安长大的,太不容易了。”水忆初看着他感叹道。

    “怎么了?”沈季一脸懵逼。

    “没怎么,不需要你,出去吧。”

    “可是你有伤在背上,自己怎么上药?”

    “那就不上了!难不成还我要脱光了让你帮我上药吗?”水忆初耐心耗尽。

    “呃……我不是那个意思。你如果介意,我可以闭着眼睛的。”

    睁着眼只是看,闭着眼就得摸了好么!你特么傻,你以为我也跟你一样傻吗?

    “滚!”水忆初直接一道灵力把他打出去,带上门。

    闪身进了阴阳镯,水忆初直接就跳进了天命神泉里面。

    “紫肴,到小白楼里面帮我把清繁带过来。”水忆初闭着眼,忍痛说道。

    不一会,宋清繁一个人过来了,看到水忆初泡在泉水里面,衣裳上大片的血迹,顿时眼睛就红了。

    “哪个王八羔子,敢欺负老娘的姐妹,老娘要砍了他!”

    “清繁,别说那些了,过来帮我上药。”水忆初说道。

    宋清繁给她上药,看到她身上几百鞭痕心疼得不得了。

    “让我出去吧,我出去帮你。以后谁再欺负你,我就帮你揍他!”宋清繁说道。

    “你如今修为多少了?”水忆初问道。

    “刚刚突破神者。”宋清繁说道,“已经达到飞升标准了,就算出去也不会被怀疑的。”

    水忆初想了想:“这里高手太多了,就没有比咱们低的。你还是暂时在这里修炼吧,等实力提升一些再出来好了。”

    “可是……”

    “没有可是,我可以的。”水忆初说道。

    等到上好了药,水忆初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让清繁回去把玉眠笙和洛云凡叫了过来。

    “眠笙,在这里你的实力是最高的。你如今精魄也找回来了,不过是等着身体强度提升,就能解开封印恢复巅峰实力。所以我有个很重要的任务要交给你。”

    “大人请说。”

    “别叫我大人,听着怪怪的。”

    “那我跟云凡一样叫你主子吧。”

    “嗯。眠笙,我想让你带着水云阁的众人出去历练。”

    “他们实力低微,出去会不会有危险?”洛云凡有些担忧。

    “绮蓝大陆的灵气浓度比幻蓝大陆高得多,他们出去历练只会更快提升。只是如今他们都不满神级,出去必定会吃亏,所以眠笙,我给你的任务,就是要你带好他们。”

    “是!属下知道一些少有人烟的地方,可以带他们过去。”

    “好。云凡,你也跟着去。你是最早跟着我的人,我最信任你。所以你也要加油,迅速成长起来。将来待咱们的实力提升到可以站稳脚跟的时候,就让水云阁在绮蓝大陆上也占领一席之地。”

    “是!”洛云凡应道。

    “眼下我在万灵宫还没稳定,等我找到机会出去再通知你们。总之你们这几天都准备着,等我通知。”

    “好。”

    本来水忆初还想在阴阳镯里面多呆一会,但是外面却传来了响亮的拍门声。

    她立刻闪身出去,刚刚躺好,门就被人踹开了。

    一个大约三十岁左右的男子走了进来,骂骂咧咧地说道:“你干什么呢?想偷懒是不是?再赖在床上不下来,我打得你以后都别想下来了!”

    水忆初立刻从床上爬起来:“抱歉,昨天受了罚,今天起晚了,有什么是我可以做的吗?”

    “跟我来!”他没好气地瞪了她一眼,转身就走。

    水忆初连忙跟上。

    男子带着她走了一截,到了一间院子里面。

    里面的人看到男子都恭恭敬敬地喊道:“赵管事!”

    “你过来!”赵管事回头对着水忆初说道,“从今天起,东边这一排的衣服都归你了。”

    “洗衣服?”水忆初愣了一下。

    “怎么,你以为让你来是来享福的吗?”赵管事瞪了她一眼,“东边那一排都是烈火峰的弟子服,整个万灵宫都知道,烈火峰的弟子脾气最差。所以你给我认真点洗,否则被烈火峰的弟子揍了,我可不负责!”

    “知道了。”水忆初低下头,双手紧握成拳,死死地压抑着情绪。

    待到赵管事走了以后,所有洗衣房里的外门弟子们都活跃起来了。

    “喂,新人,你叫什么名字?”一个女弟子掐着腰问道。

    “墨星辰。”水忆初回答道。

    “墨星辰,行,你是新来的,有些规矩可能还不太懂。不过没关系,我们会教你的。”她说着,将自己脚边盆里的衣服都拿出来,扔进了水忆初的盆里。

    “你什么意思?”水忆初觉得自己想杀人了。

    “我的意思不明显吗?”她耸耸肩,“新人就该有新人的自觉。我们都是这么过来的,好好干!”

    她伸手想拍拍水忆初的肩膀,却被水忆初躲过。

    “你们这么做,赵管事也同意?”水忆初抬眼看着她问道。

    “呵,你少拿赵管事来压我。告诉你,赵管事是个只要结果的人,过程如何他是不会追究的。”女弟子趾高气扬地说道。

    “哦,原来如此。”水忆初低着头,眼中闪过一丝暗光,“那行,你的衣服都给我吧。”

    “算你识相!”

    最后所有的人都把衣服给了水忆初,她的盆里面都堆成了小山。

    “我最喜欢只看结果的人。”水忆初看着这些衣服,笑得诡谲。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