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0章 怕你,我就跟你姓
    ..,殿主的绝世宠妃

    第2章  怕你,我就跟你姓

    “没错,就是她干的好事!我们现在已经抓住她了,现在就带去交给师父处置。”罗颖说道。

    “好,这样的奸细,就该把她千刀万剐!”几个守门的弟子们纷纷说道。

    水忆初只是听着,什么也没有说。

    在别人的地盘上,她根本就不能做什么,她现在脑子里还一片空白,也不知道等下会经历什么,更想不到什么好的脱身方法。

    这个叫杜平的男人一边扛着浩师兄的尸体,一边拎着水忆初进了刑罚堂。罗颖则是扶着大师兄去找师父告状去了。

    杜平将水忆初轻轻放在地上,又将浩师兄的尸体轻轻放在地上,为他合上了双眼。

    “你不该杀了他。”杜平说道。

    刑罚堂里就只有他们两个人,水忆初看了看他,见他神情淡淡,丝毫没有悲伤和愤慨之色,于是有些好奇。

    “你怎么不像他们那样,对我咬牙切齿呢?”水忆初问道。

    “浩师兄他的言行确实过分了。”杜平说道,“但是你不该杀他,因为他是烈火峰峰主的弟子。”

    “是不是就因为这样,你才会被他们责骂而一声不吭?”水忆初又问道。

    “嗯。在我没有绝对实力能保护自己在闯祸之后全身而退的情况下,任何冲动和逞能都是无意义的。”杜平抬眼看了看她,“你其实是下位面刚刚飞升上来的吧?我今天还听到外门那边的弟子在说,有个叫沈季的飞升上来了。他有点傻,一直在找一个跟他一起飞升的女孩。八成就是你吧?”

    “沈季他在这里?”水忆初有些意外。

    “绮蓝大陆的每一个地方都是有区域划分的。飞升时落在哪个势力的范围内,就算是哪个势力的人。你跟那个沈季既然是飞升落在万灵宫这里,就算是万灵宫的人了。只是我们的人去找的时候,你并不在。”

    “哦,原来是这样。我们在飞升之后失散了,不在一处。我醒来的时候就在那个山洞里了。大概是谁好心把我救了吧。”

    “其实,你也不用太紧张,因为你还算运气好。烈火峰的峰主虽然是浩师兄的师父,但是他并不喜欢浩师兄,甚至,有些讨厌他。所以等下,你一定要照实说,最好突出一下浩师兄的言辞。因为烈火峰峰主最讨厌他的说话方式,你若是能引起他的共鸣,小命搞不好就保住了。”杜平压低声音悄悄说道。

    “谢谢你的提醒。”水忆初有些感激。

    “只是他们还是名义上的师徒,所以即使烈火峰主不杀你,也不会轻易地放过你。你就当是吃一次亏换个教训,以后别再这么鲁莽了。”

    “谢谢,我知道了。”水忆初点点头。

    “来了!”杜平突然说道,立刻起身来规规矩矩地站到一边,假装很认真在看守人贩的模样。

    “就是你杀了我徒儿?”烈火峰峰主是个zhong年男子,一脸络腮胡子显得十分粗犷,魁梧的身材往大椅上一坐,水忆初都有些担心那椅子会不会散架。

    “是。”水忆初正正经经地回答道。

    “理由呢?”峰主接着问道。

    “因为他出言不逊,有侮辱轻慢之意。小女子是今天才从幻蓝大陆飞升上来的,还没见过世面,醒来以后就在一处山洞之zhong休息。谁知,您的徒儿一进洞就说我是别的势力派来的奸细,明里暗里挑衅,想借故杀了我。我是正当防卫,别无他意,还请峰主明鉴!”

    “你胡说!分明就是你不怀好意!不然怎么会那么巧,刚巧大师兄受了伤进洞的时候,你就在那里守着呢?”罗颖立刻反驳道。

    “罗姑娘,请你说话注意一些,你说我刻意埋伏,证据呢?你说我是别的势力派来的奸细,那么请问,哪个势力,会派一个只有神者zhong级的人出来做刺客?这样不仅任务会失败,而且也会打草惊蛇的吧?”

    “强词夺理!”

    “分明是姑娘你血口喷人,非要把罪名往我头上安。我行得正坐得端,人是我杀的,他该死!要怎么处置,随你们!”水忆初硬气地说道。

    余光瞥见烈火峰峰主的脸色在她说完就变得缓和了些,水忆初在心里暗暗庆幸,果然如同杜平所说,这峰主对浩师兄不待见。

    “事情的来龙去脉,本峰主的大徒儿都跟本峰主说了。小丫头,这次的事情虽然也有浩儿的责任,但是你也不应该杀了他。他毕竟是本峰主的徒弟,若是不惩罚你,难以服众。这样吧,死罪可免,活罪难逃。等下,你就去找钱长老领两百鞭,以示惩戒。”烈火峰峰主说道。

    水忆初不知道这两百鞭是个什么概念的,但是看到罗颖得意洋洋幸灾乐祸地看着她,一点反对的意思都没有,水忆初心里就有数了,八成不是什么轻松的刑法。没准还是会要命的!

    带着水忆初去刑罚室找钱长老的就是罗颖,水忆初被人绑到架子上的时候,还能听见罗颖对着钱长老嘀嘀咕咕地交代着什么,八成是想让他下手重一点,直接打死她。

    只是钱长老并不理会她,气得她跺着脚跑了。

    钱长老拿着鞭子走到水忆初面前:“没有实力,却偏要招惹是非,你胆子不小。”

    水忆初抬头淡淡地看着他:“难道我就应该一直忍气吞声吗?”

    “待你强大了,自然就能俯视他了。”钱长老看着她,严肃的老脸上满是不赞同。

    “是么?那又如何?”水忆初冷笑道,“这世上总会有比我强大的人,等到我走上巅峰,不再有人能威胁我的时候,我还应该跟他一个蝼蚁计较吗?兴许那时候,他都已经不在人世了。那我受的气,不都白受了吗?”

    “狡辩。”

    “这个世界不是一个讲道理的世界,谁的拳头大谁的拳头硬,谁就是真理,谁就是王。我现如今实力不济,落到这田地我也认栽。但若是他日我成为强者,对与错就是我说了算了。何来狡辩一说?不过是如今你比我强,而我没有认同你的观点罢了。”

    “狂妄,口气倒不小。既然你这么硬气,不肯承认错误,那本长老就要看看,你领了二百鞭子以后,还有没有力气嘴硬了。”钱长老说道。

    “您随意,我若是怕你,我就跟你姓。”水忆初盯着他,冷冷地说道。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