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9章 她我是不会放手的
    ..,殿主的绝世宠妃

    第249章  她我是不会放手的

    银倾月拎着自己打到的猎物准备回去。

    可是一道暗红的灵力突然朝他打过来,他急忙一个侧空翻,空zhong转体避开。灵力刃砸在树上,生生砍断了三棵树才消散。

    紫色的衣角从树后面翩然而出。赫连千盏似笑非笑地看着银倾月:“下手挺快啊,不是说忘了小豆芽吗?”

    “要你管。”银倾月懒得理他,转身就走。

    “我们打过赌的!”赫连千盏连忙喊道,见他脚步一顿又接着说道,“我们打过赌的,看谁先追到小豆芽!银倾月,你使阴招骗她签了灵媒契约,这个不算数,只有她心甘情愿才算!”

    “无聊的赌。”银倾月嫌弃道,抬脚就走。

    “是么?既然你不在意,就把小豆芽让给我吧!”赫连千盏立刻追上去。

    “凭什么?”银倾月停下脚步,反身问道。

    赫连千盏愣了愣:“凭什么?就凭你不近女色,而我才会怜香惜玉啊。”

    “不让。”银倾月转头又走。

    “哎!为什么啊?”赫连千盏喊道。

    “因为她不是香也不是玉,不需要你怜惜。”银倾月说道,双眸之zhong带着笃定之色,她是一匹野狼。她需要的不是守护而是陪伴。

    “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你都忘了她了,还装出一副你很了解她的样子,羞不羞?”赫连千盏嫌弃道。

    银倾月不跟他争辩,他自己心里清楚。

    在她醒来的那一瞬间,他就知道,以前为什么会看上这个女人了。

    因为眼神,因为那种带着警惕、带着犀利、带着淡淡傲气、带着明明心有脆弱却死死伪装的平静的眼神。

    她跟他太像了,都是孤傲的野狼,除了可以并肩的伴侣以外,绝不想依靠任何人。再艰难的路,她都能一个人走完。她不需要任何人为她遮风避雨,也不需要任何人的怜悯和照顾。

    即使不被理解,她也要活出自己的姿态来!

    “赫连千盏,她,你不要想了。我不会放手的。”银倾月说道。

    “是么?你凭什么?”赫连千盏本来是一直开着玩笑的,但是听到他认真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脸色顿时沉了下去,“你以为你是谁?你只是一个骗子,一个忘记了过去,忘记了她所有付出和牺牲的骗子。你凭什么?”

    “那我问你一个问题。”银倾月突然转过身来,看着赫连千盏说道,“如果我和你同时遇到了生命危险,而她只能救一个的话,她会救谁?”

    赫连千盏咬牙切齿地一把揪住银倾月的衣襟说道:“那是因为她把你当弟弟!”

    “可至少她心里有我的存在,即使只是弟弟。而你,连这样一点薄弱的地位都没有。”银倾月淡定地掰开他的手,淡淡说道,“这,就是资格。”

    “你……”赫连千盏气得想揍他。

    “奉劝你一句,我和她的事情,你不掺和进来,否则,我真的不会给你留情面。”银倾月说道。

    “怎么?你难道还想杀我?呵呵呵呵,你以为你晋级了就天下无敌了吗?”赫连千盏嘲讽道,“我现在打不过你,但你想杀我,也绝无可能。不信,试试?”

    “我无意与你为敌。我只是想告诉你,她是我的,只要我没点头,谁都不能抢走她。”银倾月紧盯着他,“就算是你,也不行。”

    “是么?若是她喜欢上我了呢?你难道还想把她绑在身边吗?”赫连千盏冷笑道。

    “有何不可?”银倾月反问道。

    “银倾月,你疯了。”

    “所以,别惹我。”

    风乍起,吹起了两人的衣角,也吹散了两人之间凝滞的气氛。银倾月不想再浪费时间跟他大眼瞪小眼,转身就离开了。

    他走了以后好一会儿赫连千盏还站在原地。

    他低着头,酒红色的头发披散在肩上,凌乱zhong带着不羁的美感。

    半晌,他低低地笑了:“银倾月,你以为你是谁?”

    “爷真的想抢水姑娘?”纪无双从linzhong走到他身后。

    但是赫连千盏并没有理会他,反而是低声自言自语道:“你让我放手,我偏不放。这世上喜欢小豆芽的人又不是只有你一个,凭什么都要给你让道。我偏不,我就要让你看看,小豆芽是怎么喜欢上我的。”

    “爷疯了。万花丛zhong过,片叶不沾身的爷,偏偏恋上了一朵霸王花,还是株有主的霸王花。怎么想的?”红袖的灵魂在纪无双的识海里说道。

    “没主,只是被预定了而已。”纪无双神识回复道。

    “可是妖月殿主放话了,难道真的要看着爷胡来?”

    “爷喜欢水姑娘,抢一抢也未尝不可。”

    “得了吧,爷哪里是喜欢水姑娘,分明只是想跟银殿主抢好么?爷什么德行,你还能不清楚吗?他就是那臭脾气又犯了,什么都想跟银殿主争个高低,也不嫌累得慌。”

    纪无双沉默着,但是他的内心无比赞同红袖的说法。

    “算了,别管了,爷从来不会对谁有兴趣超过两周的,不去管他,过几天他自己就腻了。”红袖懒洋洋地说道。

    “有道理,那我就不劝了。”纪无双煞有其事地点点头。

    银倾月回到山洞的时候,里面已经空无一人了。

    他愣了一下,手里拎着猎物,突然没有了想吃的心情。

    她,不告而别了吗?

    等等,好像不太对劲。仔细查看了一圈,只见石壁上和地上都有打斗的痕迹。而且还有些许的血迹。

    他刚刚进来时光想着她是自己走了,没有多留意,这下才刚刚闻到一直为自己忽略的血腥味。

    她,出事了?

    银倾月闭上眼,感受了一下灵媒契约的强度,感应到水忆初正在往万灵宫的方向前去,而且契约鲜活有力,可见她并没有受重伤。

    没事就好。他小小地松了口气,将猎物收进了储物戒当zhong,离开往万灵宫的方向急速追去。

    水忆初被捆在wang里面,也不敢过多挣扎,一路被他们带去了万灵宫zhong。

    守山的弟子一看到几人,立刻迎了上来:“大师兄你回来了,你怎么受伤了?”

    “是啊,这个被捆着的是谁啊?她做了什么?”

    “她是别的势力派来的奸细,还偷袭杀了浩师兄。”罗颖说道。

    “什么?她杀了浩师兄!”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