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7章 她这种程度的奸细
    ..,殿主的绝世宠妃

    第247章  她这种程度的奸细

    沈季最终还是被带去了万灵宫。

    嗯……前提是:他被揍得妈妈都不认识了,才从几人口zhong问出了方圆几里就只有他一个飞升者的消息,这才放弃了找寻水忆初。

    于是几人顺利地带着沈季回宫了。

    墨星辰,你等着我,等我实力提升了,就去别的地方找你。我一定会找到你,把你安全地带到无痕身边去!

    水忆初醒来的时候在一个山洞之zhong,身边不远处生着火,她微微侧头,就能看到不染纤尘的白衣男子坐在石头上,正用灵力烤着食物。

    白衣银发,潋滟紫眸,银质面具上绘着金色的彼岸花,一如当年初次见面一样清冷如同九天神祇,矜贵清雅,圣洁如莲,淡漠如雪。

    想起第一次见他的时候,是她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一天。她对一切都充满了警惕和戒备,对他更是诸多敬畏。

    可是,他并没有伤害她,反而是将小月托付给了她,还送了她阴阳镯。

    小月和紫肴,都是她生命里很重要的人,都是因为他才能来到她身边,这让她对这个只有一面之缘的男子充满了感激和莫名的好感。

    “醒了?”他开口,语气也是清冷的,声音清脆得像是上好的玉器碰撞,让人一听,就有种想沉醉想永远听下去的冲动。

    水忆初慢慢地坐起来,发现身上还盖着他的外衣。

    “是你救了我?”水忆初问道。

    “称不上救,你并没有危险。我只是让你换了个地方躺着罢了。”银倾月抬眼看了看她,在火光的映照下,她脸上的线条似乎变得柔和了一些。

    长长的睫毛让眼睛下一片阴影,黝黑的双眸映出了火光和呆呆看着她的自己,才让他猛然回过神来,低下头。

    “谢谢。”水忆初说道。

    “能吃了。”他说,将烤好的东西递给她。

    “谢谢。你不吃吗?”水忆初有些奇怪。

    “不了,我不饿。”银倾月摇摇头。

    “哦。”水忆初点点头,咬了一口,才想起一件事来,“对了,谢谢你当年把小月托付给我。他现在已经长大了,也在不久前回了绮蓝大陆。你知道吗?”

    “知道。”他低低地说道,跟人谈论自己,他的感觉有些微妙。

    “小月他很好,他对我很重要。我真的很谢谢你,能把他送到我身边来。即使你不是为了我,我也还是很感激你。日后你需要我的时候,我一定义不容辞……”说着说道水忆初就觉得不对劲了。

    好似很多年前就有过同样的对白,那时候她才五岁,对方就跟她讲荤话,被她狠狠踹了一脚。

    水忆初有些小尴尬,她竟然把同样的话又说了一遍!

    但是他却不再想当年一样不正经了,反而是很敷衍地点点头。

    一时冷了场。水忆初心里有些异样,有些疑惑,还有些莫名的无法界定无法形容出来的感觉。

    很多年以后再想起来的时候,她才终于明了这种感觉叫什么。叫——失落。

    直到水忆初把食物吃完,两人都没有再说一句话。水忆初觉得浑身不自在,总觉得再次见到他以后,他变了很多。当年的他,像只披着圣人皮囊的大尾巴狼。

    可是如今,他已经彻头彻尾地变成了一个清冷淡漠的圣人模样,再没有了一丝人气,也再没有了可亲近的感觉。

    大约是心zhong有事,水忆初不知不觉地就将所有烤好的东西都吃光了,放下棍子的时候才看到了银倾月带着淡淡惊讶的眼神。

    “咳,能吃是福。”银倾月淡淡说道,来掩饰自己的尴尬。

    水忆初顿时脸就红了,她也不知道自己在羞窘什么。以前也经常有人说她饭量大,但是她从来都没有在意过,依然是我行我素。可今天,她第一次觉得有些懊恼,恨不得把吃进去的吐出来。

    见她因为紧张和懊恼可爱地揪着衣服,银倾月心里微微一动,不由地开口给她找理由:“哦,我忘了,你是麒麟血脉,饭量大很正常。”

    水忆初立刻小鸡啄米似的点头。

    “行吧,那我再出去找点食物回来。”银倾月站起来说道。

    “哎,不用了,我,我已经吃饱了!”水忆初急忙说道。

    银倾月低头看着她,她只到自己的肩膀,那么娇小纤细,自己当初怎么会那么放心地把自己托付给她这样看起来就很娇弱的女孩子呢?

    他已经忍不住要出去透透气了。他说不上来为什么,但是在她身边,他的心就跳得很快,让他有种缺氧的错觉。

    “我还没吃。”银倾月说道。

    水忆初扫了一眼一地狼藉,脸更热了,急忙让开:“哦……”

    银倾月于是大步走了出去。

    待到脚步声远了,水忆初才懊恼地趴在石壁上面,轻轻用头撞石头。

    “这辈子都没这么丢脸过……”水忆初简直想死的心都有了。

    没一会,突然有说话声传来。

    “真是晦气,今天本来是可以抓住那只冰牙虎的,都怪你杜平!”一个女子气哼哼地说道。

    “就是啊,就差那么一点,我们就能完成任务了!现在倒好,冰牙虎的魔核没拿到不说,还连累大师兄受了伤,杜平你就是个拖后腿的,真不知道堂主是怎么会把你分给我们!”又有一个男子抱怨道。

    “都闭嘴!”虚弱的男子声音传来,其他人立刻噤了声,走进来洞来才看到洞里竟然有人。

    “有人!”一个男弟子最先反应过来,直接拔剑挡在最前面。

    水忆初看了过去,一共就四个人,除了受了伤被人扶着的男子,还有就是刚刚说话的一男一女和那个一直沉默着的杜平了。

    洞很浅,她躲不了,也来不及,就跟几人撞上了。

    “你是什么人?为何会在此处?看你的样子很是面生,之前应该没在这一带出现过吧?说,你是不是别的势力派来的奸细?”女子大喝道。

    水忆初有些无语,她好好地待着也能招惹是非吗?

    还有奸细,水忆初也是佩服她的想象力,谁家势力会派出一个弱到她这种程度的奸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