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6章 媳妇儿最重要啊!
    ..,殿主的绝世宠妃

    第246章  媳妇儿最重要啊!

    妖月殿,封九尘风风火火地冲进书房之zhong,差点收不住脚步撞到书桌上。

    “失火了?”银倾月淡淡地问道,把被封九尘惊到写坏的字扔掉,又铺了一张纸。

    封九尘大喘气着,拼命摇头,就是说不出话来。

    “发大水了?”银倾月接着问道。

    封九尘还是拼命摇头。

    “说话啊!”段惊鸿都看不下去了。

    封九尘缓了一下,深呼吸几口才终于发出了声音来:“初初姑娘来了!”

    银倾月手一抖,刚刚铺好的纸又被划坏了。

    “哪里?”银倾月低着头,额前细碎的发挡住了他的眼睛,让封九尘看不清他眼zhong的暗光。

    “我们的探子在万灵宫的地界看到她飞升上来了。”封九尘说道。

    “哦。”银倾月默默记下,万灵宫是吧,有时间去探探。

    封九尘想了想,又补上一句:“哦对了,我们的探子还看到了一个男人跟着她一起飞升上来了。”

    男人!

    银倾月双眼一眯,若有若无的寒气就释放出来了,让身边的段惊鸿都默默退开一些,他却不自知。

    “主子,您快去找她吧!”封九尘说道。

    “不去。”银倾月又换了一张纸,接着开始写。

    “哎呦喂,主子,都这个时候了,您还练什么字啊!媳妇儿最重要啊!”封九尘急了,几乎要爬到书桌上去。

    “他不需要着急。”墨无痕走了进来,坐到桌边一边倒水一边说道,“摘星楼的探子也收到消息了,听说赫连千盏已经赶过去了。有他在,初初不会有事的。”

    赫连千盏!

    银倾月手又是一抖,这一次段惊鸿都看不下去了,默默地将头扭到一边,在心里心疼纸三炷香的时间。

    银倾月强装淡定地将这一张纸给揪成一团给扔了,淡定地说道:“听到了吧,有人去了,你还担心什么?”

    “我……”封九尘还要说话,却被墨无痕打断。

    “你的确不用担心了。今天澜城那边的据点出了点小问题,九尘,我有点忙,你去帮我处理一下吧。”墨无痕说着,意味深长地看了银倾月一眼。

    封九尘不可置信地看着墨无痕,不知道他为何要把自己支开。

    段惊鸿扫了自家主子一眼,见他看似认真在写字,但是满纸都是乱七八糟的墨痕,不由地在默默翻了个白眼,说道:“主子,属下身体有些不适,可否先回去休息?”

    银倾月愣了一下,才神游回来,胡乱地嗯了一声。

    段惊鸿于是直接就将封九尘给拖了出去。

    墨无痕看了段惊鸿一眼,见他给自己递了个明了的眼神,心zhong有数了,于是也站起来说道:“我也不跟你闲聊了,今天的事情很多,我得去忙了。”

    说着他也离开了房间。

    最后只剩下银倾月一个人在房间里面静默着,等到良久之后他回过神来的时候,看到满纸都是凌乱的墨痕,不由地窘了窘,立刻心虚地将笔给扔了,然后把纸一把火烧了。

    烧完又紧张地看了看四周,确定没有被人发现,才松了口气。将笔捡回来放好,又从怀里掏出铃铛摩挲了一下。纠结了一会,终于还是抬脚离开了房间。

    等到他终于走远了,封九尘三人才从柱子后面悄悄地出来。

    “嘿,神了,二爷,你咋知道主子一定会去找初初姑娘?”封九尘问道。

    “这个啊,你问惊鸿吧。”墨无痕说着就抬脚离开了。

    只有一个男子跟这初初上来,那就说明清繁没有来。

    她果然到最后还是不愿意留在他身边的吗?墨无痕突然觉得心很疼,一个人跑去找了家酒馆,开了个包间喝了个烂醉。

    银倾月用了平生最快的速度紧赶慢赶地赶到了万灵宫地界,探子描述的地方。水忆初果然在那里,她还在昏迷之zhong。她的身边,躺着一身玄衣的沈季。

    看到水忆初的第一眼,他不需要任何确定就知道,那就是她。因为心跳在加快,那沉寂了许久的灵媒契约再次鲜活了起来,这种久别重逢的感觉好像经历过一样那般熟悉,那般亲切,让他整颗心都暖暖的。

    因为银倾月忘记了有关于水忆初的一切事情,所以沈季他也不认识,仔仔细细打量了他好几眼,确定他的长相和实力都不具有威胁性以后,才终于微微松了口气,伸手将水忆初抱了起来。

    可是一抱起来,他就愣了,他居然抱了一个女人。

    二十几年不近女色的记录,就这么不经意地打破了,他觉得有些猝不及防。但是这种感觉好像并不讨厌,仿佛怀里的空缺就应该这么被填满一样。

    他抱着她一闪身消失在原地……

    沈季醒来的时候此处只有他一个人,他揉了揉剧痛的头,打量了一下四周,这才慌了神。因为,没有看到水忆初!

    刚刚在传送阵里面,他明明是紧紧抓着她的手的!怎么还会分开?她会被传送到哪里?会不会有危险?沈季心乱如麻。

    正想在附近搜索一下,却迎面撞上了几个人。

    他们都是二十来岁的模样,穿着一样的衣服,看到他,十分嫌弃地打量了几眼,便不耐烦地说道:“新人是吧,叫什么名字啊?”

    沈季立刻就想离开,才一抬脚就被拦住。

    “哎你跑什么呀!”一个人问道。

    “我不认识你们。”沈季说道。

    “废话,你一个下位面来的菜鸟当然不认识我们了!”另一个嘲笑道,“没见识的东西。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这里是万灵宫的地盘,你应该是刚刚飞升上来的,按照绮蓝大陆的律法,你飞升落在万灵宫的地界,就是万灵宫的人了。跟我们走吧。”

    “去哪?”沈季问道。

    “去哪?还能去哪?回万灵宫啊!”那人嫌弃地看了他一眼,对着同伴说道,“这个人脑子是不是不好使啊?”

    “我看八成是。没事,反正带回去也只是打杂的外门弟子罢了,有脑子反而麻烦。”

    “我不去。”沈季摇摇头。

    “嘿,小子,你是不是讨打?”一个脾气暴的开始不耐烦了,一把拔出剑,“不去,就死在这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