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3章 她一次都未曾回头
    ..,殿主的绝世宠妃

    第243章  她一次都未曾回头

    “眠笙!”水忆初突然出声。

    玉眠笙回过头见是水忆初,立刻迎过来:“大人。”

    “你先回去吧,我跟他聊聊。”水忆初轻声说道。

    “是。”玉眠笙点点头,“那我回去水云阁了,若是有事,您就来水云阁找我。”

    “好。”

    “哼,这才多久,又叛主了。玉眠笙,你可真是厉害。”龙泽酸溜溜地说道。

    玉眠笙却是回头看了他一眼,摇了摇头,什么也没说就出去了。

    “他倒是听你话!”龙泽余怒未消,说话的语气也不见得好听。

    “龙泽,恭喜你坐上皇位。”水忆初说道,“也很谢谢你,在凤凰城的时候,让丁毅去帮我。对不起,是我没用,连累了丁毅。”

    龙泽看着她,心到底是软了软,没有办法责怪:“丁毅不是为你而死,而是为了我。他自小就跟着我,是最忠心于我的人。他知我心悦于你,故而舍命相救,只是不想我难过罢了。他太傻了,他以为他不重要,只要你活下来,我就会开心。诚然你活下来,我确实很开心。但是他死了,对我而言,打击更大。”

    “对不起……”

    “你没必要道歉。也不是你求着我派人去帮你,也不是你亲手杀的丁毅。害他的罪魁祸首已经在法场那天被你爷爷杀掉了,而幕后主使,也被我亲手干掉了。丁毅的大仇也算报了。”

    “龙泽,你的心意,我明白了。只是,你这份情,我可能一辈子都还不起了。”

    “我也没指望你还。说到底一直都只是我单相思罢了。第一次在霓裳坊见你,只觉得被众人围攻指责的你,很想曾经的我。第二次在宫宴上见你,你被人陷害,不少人在背后幸灾乐祸。从你身上,我好像看到了我的过去。水忆初,我喜欢你,但也只是喜欢而已。丁毅的死,我不怪你。但若是早知道救你的代价是要付出丁毅的生命,我宁可不救你。因为母妃去世以后那么多年生不如死的日子里,都是丁毅在陪着我,他比起手下,更像我的家人,是我不能失去的至亲。”

    “龙泽,我……我很抱歉,但是我还是得跟你说个事。”

    “你想带走青贵妃,对吗?”龙泽淡淡问道。

    “是。她是我姑姑,我不能让她出事。”

    “我并未打算伤害她。青贵妃是宫里少数几个照拂过我的人,所以,我不会对她怎么样的。但是我暂时还不能放了她,我还要用她去引龙钧现身。”

    “龙钧对你做过什么?你这么恨他么?”

    “他倒也没有做过什么,最多是他小时候受宠的时候,害我被父皇骂过好几回罢了。不过要怪就怪他是那个父皇的儿子,怪他是这皇族的一员。我这么多年来经历的痛苦和折磨,必须要用他们的血来洗刷!”

    “即使他是无辜的,二公主是无辜的,也不能幸免吗?”水忆初看着他,心里沉甸甸的。龙泽这样子,已经是走入了一个死胡同,他的执念太深,怕是不好扭转了。

    “不能!只要他们姓龙,就不能幸免!”

    水忆初沉默了一会:“龙泽,我们来谈个交易吧。你想再站起来吗?”

    龙泽愣了一下,盯着自己的腿看了一会,半晌才反应过来:“哦对,你是六品炼丹师,你出手救治我,没准我还能再站起来。只是,你的条件,就是让我放过龙钧和青贵妃,是吗?”

    “不止,还有龙锦和龙绣。”

    “水忆初,你管得可真宽。龙钧带兵去追杀过你,你也不介意,还愿意救他。这么善良怎么不见你可怜可怜我?怎么不见你为死去的丁毅想想?”龙泽冷笑道。

    “若他不是我姑姑的儿子,我不会救他。”水忆初摇摇头,“龙泽,我真的不想拿这些事情来跟你争吵。我亏欠你的,我会想办法还你。但是这几个人,真的不能死。”

    “哦?不能死?就因为龙钧是你姑姑的儿子,龙锦是你三哥的心上人,龙绣是你小叔的媳妇?”龙泽嘲讽地笑了笑,“你们水家可真是有本事。皇室的人,被你们家勾过去一大半。就连我也不能幸免。”

    “龙泽,你不要这样。我知道丁毅的死让你很悲痛,但是日子还是要过的。你总不能因为一个人的生死,而让你整个生命变得灰暗起来吧?”

    “你不需要劝我,我知道我在做什么。水忆初,如若你真的想报答我,就嫁给我。”

    “我……”

    “你做不到!”龙泽不听她说完就打断了她,深深地闭上了眼,“所以,我不需要你还。我再为你让步最后一次,我放过他们,你给我治好腿。从此以后,你我之间,两不相欠,再无瓜葛。”

    他说道最后,声音已经很轻很缥缈,仿佛全身的力气都被用光了一样。

    两个时辰以后,水忆初从皇宫里面出来,身边跟着青贵妃,背上背着龙锦。

    “水少主,我们要去水家吗?”龙锦在她身后轻声问道。

    “嗯。”水忆初点点头。

    皇宫之zhong,龙泽躺在床上,一副治完伤虚弱的样子。

    太监小跑着进来,向他汇报道:“禀皇上,水少主带着青贵妃和二公主已经出宫了。”

    “她可曾回过头?”龙泽淡淡地问道。

    太监想了想,回道:“不曾。”

    龙泽的心一痛,虚弱地说道:“朕累了,你下去吧。”

    “是。”太监退了出去。

    龙泽盯着床幔,凄惨地笑着,笑着笑着眼泪就从眼角流了出来,越流越欢。

    “听到了吗?她竟是一次都不曾回头。你还不死心吗?”他对自己说。

    回到水家,水耀希一听说水忆初将龙锦带了回来,立刻跑去看她。

    一推门就看到她形容憔悴地躺在床上,已经沉沉睡去,顿时有些心疼。她的手脚都缠着纱布,是水忆初为她治伤留下的。

    他轻手轻脚地走近,为她拢好被子,将她脸上的碎发拨开,低语道:“对不起,连累你的。往后,我会好好照顾你,保护你的。”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