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2章 所以你不会成功的
    ..,殿主的绝世宠妃

    第242章  所以你不会成功的

    等到水忆初将全部伤员都看了一遍以后,都已经到深夜了。

    因着之前赫连千盏在,她就一直住在水无涯的院子里,这会,她也没有搬回去,直接往水无涯的院子去了。

    水无涯还没有睡,站在院子门口等着。

    “爷爷,您怎么还没睡啊?”水忆初问道。

    “初初,回来啦!看了那么多伤员累坏了吧?进来喝杯水,吃点东西吧。”

    水忆初一天都没吃东西,也确实是饿了,进屋吃了些糕点又喝了点茶水,才觉得舒服了些。

    “初初啊,你白天说有事要跟我商量,是什么事?”

    “哦,是这样的,爷爷,我在外面逃亡的时候误入了一个山洞,得到了我生母留下的手书。我猜想,父亲他可能去了上位面。所以我想说去上位面找找看。”

    “你想去上位面可不简单呐!首先你的实力就得突破灵魂期达到神级,这一步就难如登天了。”

    “爷爷,我已经到神级了。”水忆初淡定地说道。

    “哦,没关系,咱们有的是时间可以升……多少?你到神级了?”水无涯差点没把眼珠子瞪出来。

    “嗯,我已经到神者zhong级了。”水忆初点点头。

    “不是你等会,你你,你仔细给我说说,你在外边都干了些什么?怎么这修为蹭蹭地往上涨啊?你这让你爷爷我这样修炼了大半辈子还在灵魂期挣扎的人怎么活?”

    水忆初卖乖地笑了笑:“哎呦,再厉害我也是爷爷的孙女嘛,对不对?”

    水无涯一想也是,于是立刻眉开眼笑。

    “爷爷,我这次去想把水云阁的人带一部分过去。我们水家您觉得应该带上去吗?”

    “这个……”

    “您也知道,咱们水家是上古传下来的大户,上位面肯定有咱们遗落的族人,您想让水家回归故里吗?”

    “我当然想啊,我这辈子最大的心愿就是让水家繁荣昌盛,长盛不衰!但是初初,你知道吗?上位面的人一出生就是灵魂期,十岁就能到神级,我们水家这点微末的实力根本不够看啊!”水无涯无奈极了。

    水忆初也知道这是个问题,想来想去也没想到好的解决办法,于是只好不了了之。

    “哦对了,还有件事。”水无涯突然想起来,“龙皇死了,现在的新皇是龙泽你知道吗?”

    “这个我已经知道了。”

    “现在新皇扣押了你姑姑,要拿你姑姑逼迫你表哥龙钧现身。”

    “他扣押了姑姑?”水忆初有些惊讶。

    “是啊,不仅如此,现在整个宫里除了就只剩下你姑姑和二公主了。二公主手脚被龙皇下令折断,如今还幽禁在宫zhong,已经形同废人了。大概就是因为这样,她才会免除一死吧。”

    “龙绣手脚被折了?”水忆初惊讶得不行。

    “唉……作孽啊!”水无涯摇了摇头,“她是偷放羽儿他们的时候,被龙皇发现了。龙皇震怒,于是下令折了她的手脚。唉……”

    “竟然是这样……爷爷,我现在去趟宫里。”水忆初站起来,一个闪身不见了。

    夜已经很深了,龙锦躺在床上,呆滞的目光盯着床幔,毫无睡意。

    门响了,她还以为是宫女,也不想理睬。

    “龙锦,是我,水忆初。”水忆初走到床边,见她形容憔悴,都已经瘦了一圈。

    “水少主?”龙锦眼zhong闪过一丝光亮。

    “是我,你别怕,我是听说你受伤了,来给你看看。你放松些,我先帮你检查一下。”

    “嗯。”龙锦的眼zhong闪过一丝希望。水忆初是六品炼丹师,她出手没准真能治好!

    水忆初给她检查了一遍,长叹一声:“龙锦,我可以治好你的手脚,让你能够活动。但是你的伤拖得太久,也没有好好料理,所以,可能不能恢复到以前那样了。”

    龙锦的眸光闪了闪:“不能怎样?你直说吧。”

    “往后你可能要少做一些剧烈运动,尤其是修炼,你……”

    “我不能再修炼了,对吗?”

    “是。”水忆初艰难地点点头。

    “水家怎么样了?”龙锦没有突然转移了话题。

    “水家还好,小公主和三哥他们都好好的。谢谢你!真的谢谢你!”

    “给我治吧。只是不能修炼罢了,至少我还能活着。”

    从龙锦宫里出来的时候天都快亮了,水忆初直接就往新皇的寝宫走去。

    走到寝宫外,就有太监看到了她。

    “呀!水家小魔女来了!你去问问她来干嘛。”

    “为什么的要我去?我不干,一会她一个不高兴拧了我脑袋当球踢怎么办?”

    “那我也不敢啊!”

    水忆初有些无语,她的形象怎么被传成这样了?

    “麻烦通报一下,水家水忆初求见皇上。”水忆初客气地说道。

    两个太监立刻转身就跑,抢着去通报,生怕跟她共处。

    寝宫的大门一打开,就听到里面传出了东西落地碎裂的声音,伴随着龙泽的怒吼:“你有什么资格让我收手?我若是收了手,我母妃的死,丁毅的死,还有我的断腿之痛,一桩桩一件件,谁来还?”

    水忆初立刻伸手拽住了太监,站在原地听着。

    “害死你母妃和丁毅的龙皇,你已经杀了他,害你断腿的是皇后和龙铮,你也杀了他们。还不够吗?”

    “不够!这个丑恶皇宫里的所有人都该死!我和母妃当初像狗一样活着的时候他们是怎么践踏我们的,我现在就要全部还回去!”

    “青贵妃从来没有为难过你,你为什么连她也要囚禁?二公主也没有得罪过你,她也只是个不受宠的公主,你为什么也要出卖她,害她被折断手脚?龙泽,你这根本就不是在报仇,你这只是在泄愤,你只是看不得别人好,想把他们变得跟你一样!”玉眠笙的声音也传出来。

    “玉眠笙,请你搞清楚,我救你不是为了让你跟我作对的!如果不是我,你现在还在小倌馆里面以色侍人!你有什么资格指责我?”

    “我不是指责你,我是想让你知道,你变了!龙泽,受过伤害不能成为你伤天害理的理由。放了那些无辜的人,悬崖勒马,为时不晚啊!”

    “不可能!你若是再多话,我就连你一起杀!”

    “你杀不了我的。”玉眠笙无奈地叹了口气,“我也不会帮你杀龙钧的。青贵妃不会看着自己的儿子去死,水忆初也不会看着青贵妃出事。所以,你不会成功的!”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