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0章 你知道我是谁吗?
    第240章  你知道我是谁吗?

    “她为什么自称你阿姨啊?”水忆初这才有空问道。

    “这一世的牵绊罢了。”玉眠笙转向水忆初说道,“大人,属下玉魂,已经觉醒,往后一定会竭尽全力辅佐大人,也请大人多多指教。”

    水忆初听得一愣一愣的,玉魂?她没听错吧?

    绯衣是男的,这个消息已经很震撼她了。然后知道他是鲛人女皇的侄子,又愣了一把。现在他又告诉自己,他是玉魂。

    水忆初觉得自己仿佛做了一个梦,一切发展得太快,她有点接受无能。

    “你是玉魂?”水忆初又确定了一遍。

    “是属下。”

    “绯衣是你转世?”

    “绯衣是化名,属下本名玉眠笙,此世的母亲是绮蓝大陆鲛人皇的小女儿玉竹姻,父亲……您应该见过。”

    “我见过?是谁啊?”水忆初想了想,没有猜出来。

    “当年在落霞镇上抢劫您没成功,还被您抢了钱袋的那个。”玉眠笙淡淡说道。

    “哦……是他啊!”水忆初有些意外,“他竟然是你父亲!”

    “嗯,正是家父。他……其实,是个好人。抢钱也不过是为了我母亲治病,但凡有一点办法,他也不会剑走偏锋的。”

    “啊?那,那天我偷拿了他的钱,你母亲她……”水忆初有些意外。

    “她去世了。”

    “什么!”水忆初惊讶极了,她真的没想到,她只是想给那抢劫她的人一点教训罢了,她真的不是故意的。

    “这事不怪您。母亲命中注定有此灾祸,即使那天不是您,是别人也是一样的。”玉眠笙神色淡淡,看不出悲喜,但是他眼中还是流露出了一丝怀念。

    “对不起。”水忆初不知道该说什么,这事是她的责任,是她间接害死了玉眠笙的母亲。这个认知让她心里极其难受。

    “没必要道歉的,大人。父亲一直对我说,人在做天在看,他为娘亲和我做的一切的恶,都是要还的。”玉眠笙摇摇头,“大人,我来之前答应了龙泽,要将您安全带回帝都。您现在要回去吗?”

    “要的,我得回去看看水家怎么样了。”水忆初说道,“澜风,出来。”

    玉眠笙下身还是鱼尾,他本欲游过去,但是水忆初却回头说道:“眠笙,你也上来吧,我们一起走。”

    “好。”他答应了,将鱼尾收起来,跳上了澜风的背。

    晋级后的澜风速度极快,不出半日就到达了沧海国的帝都。

    水忆初第一时间回去了水家,而玉眠笙第一时间却不是回去皇宫找龙泽复命,而是去了水云阁。

    洛云凡正在忙,桑和和蝉烟在向他汇报近期的任务执行状况。

    突然一个手下走进来,对他说道:“头儿,花满楼的绯衣姑娘想约您在老地方吃个饭,她说有事要同您商量。您方便吗?”

    洛云凡一愣:“你说谁?”

    “花满楼的花魁绯衣姑娘。”

    “老地方吃饭?”

    “是的。”

    “我知道了。”洛云凡压制着心中的激动和兴奋,一脸淡然地说道。

    等到属下走了以后,洛云凡便又转头跟两人商量事情,只是语速明显加快了,他却不自知。

    匆匆忙忙地将事情都交代完了,他几乎连口水都顾不上喝,就匆匆离开了水云阁,往无月森林赶去。

    老地方,他们之间唯一的老地方,就只有可能是那个山洞。

    果然,他走到山洞的时候,就看见一身青衣的他站在洞门口。

    “我回来了。”玉眠笙见到他,率先说道。

    这一次看到他,跟上一次见他的感受是完全不同的,因为这一次,他心中承载着的不只是这一世的感情,更有着前世的深情。

    玉眠笙看着他,深深地看着他,就好似看不够一样,让洛云凡受宠若惊。

    但是时间长了,洛云凡就察觉到不对劲了,他的目光中除了深情还有些别的东西,看得他心里酸酸的,有些难受。

    伸出手捂住他的双眼,洛云凡慢慢地说道:“别看了,有什么好看的。”

    “都好看。”玉眠笙浅浅地笑了,“只要是你,就都好看。”

    洛云凡心中一震,把他往墙上一推,就压上了他柔软的唇瓣。

    细细地轻吻了一遍,洛云凡才哑着嗓子问道:“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知道。”玉眠笙的双眼依旧被蒙着,却因感受着他手心的温度而无比安心,“洛云凡,你知道我是谁吗?”

    洛云凡愣了一下,继而在他的唇角轻吻了一下说道:“知道啊。你是花满楼的花魁绯衣,是龙钧的心腹。但其实你是龙泽的人,因为龙泽救过你,所以你是他派去龙钧身边的卧底。”

    玉眠笙身体一僵,嘴角的浅笑也收敛了去:“那你还知道什么?”他有些紧张,怕他嫌弃自己在小倌馆待过,怕他知道他的父亲抢过他爹的救命药钱,怕他不要他……

    “我还知道,你父亲是铁大力,他抢过我父亲的药钱。知道你母亲叫玉娘,曾受着伤被人捡到卖去青楼,而后被你父亲赎身迎娶。知道你叫玉眠笙,在我做工的时候给我送过包子,在我问你名字的时候会害羞脸红。我知道小时候的你很像女孩子,我也知道你在后来的日子里受过很多伤害。但是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只知道,你是我的阿笙,从前是,现在是,往后也是。”

    “你不介意吗?”

    “介意什么?介意你的出身?介意你在小倌馆待过?还是介意,你是个男的?”洛云凡有些好笑。

    玉眠笙沉默。

    “没什么可介意的,喜欢了就是喜欢了,我唯一介意的就是你对我的心意。我只想知道,在你心里,我是什么样的地位。阿笙,告诉我。”

    洛云凡轻吻着他的嘴角,温热的气息喷在他的脸上,让他的双眼热热的,有想流泪的冲动。

    “嗯?阿笙,回答我。”

    “我……”玉眠笙斟酌了一些说辞,“我喜欢你,无论前世今生还是来世,只要你不嫌弃,我都在。”

    “呵,傻瓜,你这么厉害,连前世的事你都知道啦!”洛云凡开玩笑道。

    “嗯, 知道了。”玉眠笙说得无比认真。

    洛云凡却是笑了,用力地吻上他的唇,抵死缠绵……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