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5章 还想跟本殿抢不成
    第235章  还想跟本殿抢不成

    “你也出去吧。”银倾月说道。

    段惊鸿于是立刻退了出去,并贴心地带上了房门。

    门一关,银倾月手中的笔就停了下来。

    从怀里面掏出铃铛摩挲了一下:“哼,签契约的是本殿,你想个什么劲。还想跟本殿抢不成?”

    沉默了一会,他突然有一点不确定地低声呢喃道:“三年够吗?听他们说,你资质很好,三年应该可以上来吧?水忆初,本殿只等你三年,若是你三年之内还是上不来,本殿就去下面找你,解除灵媒契约。”

    又沉默一会,他又不确定地细细摩挲着铃铛:“听他们说,你是被骗的,那么解除契约,你会在意吗?”

    殿主大人越想越乱,几乎要挖坑把自己埋了,最后只好放弃。

    轻叹一声:“你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把铃铛贴身放好,恢复一副高冷的模样。

    水忆初按照邪灵的指示,终于找到了邪灵的老巢,洞穴里面很暗,也很潮湿。有种让人很不舒服的感觉。

    “入口在哪?”水忆初问道。

    “一直往里走,最大的一块石头移开就能看到入口了。”邪灵闷闷的声音传来。

    水忆初小心翼翼地往里面走去,同时用点燃了一个小火球来照明。

    “主人,这里面有些古怪,你要小心。”魅雪提醒道。

    “不就是一点暗元素吗,有什么可大惊小怪的!”流音琴不屑地说道。

    “闭嘴,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魅雪恶狠狠地说道。

    “哼,男人婆……啊!”流音琴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发出了一声惨叫。

    “一个男的,你这话真是不要太多!”魅雪鄙视道,“二哈,拖走,随你玩!”

    “喂,你们不能这么对我!”流音琴高喊道。

    流音琴那天替她打开结界消耗了大半的法力,又不像魅雪他们这样有了主人可以得到补给,以至于如今,就连二哈都可以随便欺负它。

    水忆初也不管他们怎么折腾,用火灵力将自己身上防护严实,一路往里面有去。

    “怎么暗元素越来越浓了,你不会是在骗我吧?”水忆初开始觉得不对劲。

    “没有没有,真的没有!”邪灵立刻表忠心,“这里走出去就是水魂殿里的墨池,墨池里面的水,其实都是暗元素灵气。因为太浓郁,才会变成液滴形成池子的。”

    “那依你所以说,我若是进了墨池岂不是死定了?”暗元素都浓郁成那样了,她进去,还不得分分钟被腐蚀干净吗?

    “这……我忘了您跟我不一样……”邪灵有些尴尬。

    “我看你分明就是故意的!你就是想害我主人,好霸占她的躯体供你还魂!”红纱激动地大叫道。

    “不是的,我是真的忘了!”邪灵简直要哭了。

    “红纱,烧了他。”水忆初冷冷地命令道。

    “是!”

    红纱顿时火光大盛,一把将黑气包裹在其中,烧得一丝都不剩。

    “主人,他小命都在咱们手上,应该不会撒谎的,为何您要杀他呢?”白纱问道。

    “他撒不撒谎都是要死的,因为我不可能放他走,给他卷土重来的机会,更不会将他就在身体里,做一颗定时炸弹。”水忆初冷酷地说道。

    “你们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够对付暗元素?”水忆初在心里问道。

    大家都沉默了。这时候白小楼突然停止了自己摸腿的动作,说道:“主人,我有办法让你安全过去。”

    “真的吗?快说!”水忆初惊喜道。

    “小白楼上层里面有很多的空房间,我可以拿出一间,将整个墨池装进去,待到主人需要的时候再放出来。”

    “这样都可以?不会对你有什么伤害吗?暗元素可是腐蚀性的。”水忆初有些不太放心。

    “放心吧,主人,我有把握。”

    谁出这才往前走去,一直走到那个密道的尽头,从一个狭窄的洞口当中爬出,就能看见整个墨池。

    “小楼,你准备好了吗?”水忆初问道。

    “行了主人,我准备好了,你把阴阳镯对着那池子,我就把它收进来。”

    谁出,将央卓对准墨池,只见一道炫目的白光闪过莫时就整个的不见了。

    “好了,主人我已经把它收起来了,你可以放心大胆的往前走了。”

    谁出,这才放心,大胆的在四周走了一圈。这里是一个暗示,在网上有一个狭窄的通道可以过去,于是水一出,便沿着这个通道往外走去。

    不知道水魂殿当中会是怎样的场景,连外面都那么危险,里面一定不会太轻松。

    水初小心翼翼的沿着石壁往外走,那道路最初的时候又黑又窄,越往后走越宽,前方有微微的光亮引导,这是一处一直往前走去。

    道路的尽头是一个富丽堂皇的大殿,装饰品全都是用水晶做成的。雕梁画柱十分的好看。

    谁出,也不知道这个大殿究竟是用来做什么的,小心翼翼的靠着墙根走,生怕会触到什么机关。

    但是一路走过来也没有发现什么异常情况,水忆初不禁松了口气。

    看样子这个大殿是真的没有什么机关了。毕竟并没有见到什么宝贵的东西,应该也不需要机关的保护吧。

    想着水忆初也不再那么谨慎地贴着墙,想稍微离得远些,好看清楚这个大殿里的摆设和出去的通道里的情况。

    可是没有想到她的背刚从墙上离开,整个大殿的地面就开始塌陷。

    像一只烂了底的水晶杯,整个地面和连带着水忆初一起掉入了黝黑的地道之中。

    谁出,本想利用风元素扶起来,却没想到这个地方竟然有禁锢,她的灵力和战气都无法调动。

    最终她“咚”的一声掉在了地上,若不是掉下来的时候滚了几圈,缓冲了一下,只怕连骨头都要断掉。

    这设计机关的人真是有些奇怪,若是低到是个陷阱的话,他应该在底面铺上尖锐的东西。

    若这地道不作为陷阱,只是一个秘密通道的话,为何要设置得这般高?若是不小心掉下来,搞不好小命都要丢掉。

    真是奇怪!

    水忆初在心中嘀咕着,但是也没有办法,将两仪火放出来照明。可是地道里特别的黑,她只能看见自己周身一米以内的地方。

    再远的地方,光线就像被黑暗吞噬了一样,一点儿都没能透出来。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