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4章 把她许给你可好?
    第234章  把她许给你可好?

    大邪灵的身体突然抽长变细,化为了一团黑气,从水流的间缝中穿出来,直扑水忆初而去。

    水忆初抬手,用魅影流雪扇一划,放出一面护盾来挡在她的面前。

    黑气撞在护盾上面,护盾立刻就应声而碎。但这间隙,水忆初已经退到五十米之外了。

    他只怕火,别的属性的都不起作用,偏偏在这里火系还受抑制,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怎么办?

    水忆初在心里飞速地盘算着。

    他的速度太快,又没有形体,总是会从各种地方蹿出来给她狠狠一击,短短一会功夫,她的身上已经有六道紧要的伤痕了,更不要提那些细小的伤口了。

    再想不出来办法,她只怕就要被邪灵之力腐蚀致死了。

    风元素缠绕着她的双脚,为她加速。她此刻已经不想着怎么去战胜他了,只是拼命地逃,往小屋的方向逃窜。

    又是一道黑气砸在她的背上,她一个踉跄,差点左腿跘右腿摔倒在地。

    险险稳住身子,又被黑气缠住了一只脚,生生给拖倒在地。

    “你跑不掉的,别挣扎了,乖乖的,我会给你个痛快的。”

    水忆初低着头,邪灵看不清她的表情,只当她是怕了。

    过了一会,水忆初才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说道:“那好吧。反正我也跑不掉了,随你便吧。”

    “哟呵,小丫头,你倒是挺识时务的,行,那我就给你个痛快!”

    大邪灵说道,黑气将水忆初笼罩起来,钻进她的身体之中。

    “哈哈哈哈,我终于要复活了!”邪灵激动地大喊道。

    “是吗?”水忆初诡谲地扬起了嘴角。

    “什么?”邪灵愣了愣,突然感觉到一股热浪袭来,回头一看,一朵红色的彼岸花就开在他的身后。

    “在海里我们有压制,但现在你到我们地盘了,还以为自己跑得掉吗?”红纱晃了晃身子,慵懒地嘲讽道。

    邪灵掉头就跑,一转身就看见白色的彼岸花堵死了他的退路。

    凤凰真火从另一边慢悠悠地过来,最后的路也被小雷电占领了。

    这缕小雷电是劫雷,正是邪恶力量的克星。即使是邪灵也不能幸免。

    “既然来了,就留下来吧。”水忆初的声音传来,让邪灵一阵战栗。

    “你诓我!”邪灵大怒。

    “诓的就是你!给我烧了他!”水忆初一声令下,四方一起推进,黑气瞬间就被烧没了一大半。

    “别!停下!我认输了!我投降了!”邪灵急得大喊。

    水忆初充耳不闻。

    无奈,邪灵只能喊道:“我知道怎么安全进水魂殿!”

    “住手!”水忆初终于下令。

    被烧得只剩一团西瓜大小黑气邪灵这才松了口气。

    “你确定你知道?”水忆初问道。

    “你若是敢耍花招,这世间可就再也没有你了。”

    “不敢不敢!”

    “说吧,怎么进?”

    “这个……你得先放我出去。那通道只有我知道,没我带路的话,你是找不到的。”

    “红纱,烧了他。”水忆初冷酷地说道。

    “哎哎哎,别呀!我说我说!”邪灵大喊,“我说!”

    “红纱停手。”水忆初的声音冷寒至极,“我的耐心有限,这是你最后一次机会。若是再耍花样,你就可以去死了。”

    “是是是。”邪灵缓了一下,把剩下的黑气都给收缩起来,勉强凝成一个模糊的人形,“我自从发现通道以后就在那里建了巢穴,不让外人靠近了。您往东边走,看到的最大的洞穴就是我的地盘了。”

    “嗯。给我看好他,若是有一点不对,就直接弄死他。”水忆初说道。

    “唉……主人为什么不直接杀了他呢?好烦哦,还要看着他。”红纱抱怨道。

    邪灵闻言抖了抖。

    哎呦喂,姑奶奶你可悠着点吧,我还有利用价值的。你可别一个不高兴把我弄死了啊!

    “你就忍耐些吧,他若是不老实你再动手,这样主人那边就有交代了,咱们也不用为难是不是?”白纱劝道。

    邪灵听了缩得更小了,这异火都成精了?这简直比那个小魔女更可怕啊!好歹那小魔女还有所求,还有弱点。但是这两团火啥**也没有,完全率性而为,连条件都没得谈,简直要命了!

    “也对。”红纱想了想,“那算了。我就姑且忍一会,等着他不老实,自投罗网吧!”

    邪灵抖了抖,几乎要缩成一颗球了。

    唉,阴沟里翻船了!

    妖月殿,银倾月坐在书房里批阅文件,封九尘和段惊鸿在一边候着。

    可能是待得太久了,封九尘有些难受,轻叹一声。

    以前主子平易近人,他在主子跟前从来都没大没小的。如今突然一板一眼起来,好不适应好难受啊!

    倒不是说现在的主子就不体谅他们,但是他自打被净化以后,就冷淡了许多。往日被吊儿郎当掩盖的王者霸气全都显现出来,弄得他们压力山大,一个个都不敢放肆。

    “有事?”银倾月眼皮都懒得抬。

    “没……”封九尘立刻站直,一副无辜的样子。

    “累了就下去吧。”银倾月淡淡说道。

    “哦……”封九尘点点头,磨磨蹭蹭地往外走。

    “还有话?”银倾月见他步履迟疑,便问道。

    “那个……主子,我们走的时候初初姑娘才苍穹期,您说她最快要什么时候才能上来啊?”封九尘问道。

    “三年吧。”银倾月随口说道,“若是她资质差些,应该更久一点。”

    “那主子您不会想她……哦对,您忘了。那我先退下了。”封九尘讪讪地转身就要走。

    “怎么?你想她?”银倾月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

    “当然啊!”初初姑娘在的时候您多有人性啊!

    银倾月的笔一顿,继而接着写。一边写一边淡淡说道:“既然你这么想她,等她上来了,许给你可好?”

    封九尘瞪大了眼睛:“主子您您您开什么玩笑呢!我哪能啊!”

    “哦?不能?不能你还想!”银倾月面色淡淡,但是封九尘却莫名闻到了危险的气息。

    “想?想什么?”他开始装傻,“哦,我是说我突然想起来我还有好多事没做呢!我先去忙了啊!”

    说完他就脚下抹油迅速溜走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