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9章 就爱不知死活的人
    第229章  就爱不知死活的人

    经过一天一夜的时间,水忆初终于找到了那蓝色光晕藏身的地方,用精神力尝试着跟它沟通。

    一开始它很胆怯,只要她的精神力一靠近,它就吓得往更深处躲藏。

    好几次以后,它才终于了解到水忆初并没有恶意,才慢慢地从深处探了出来,亲昵地同她的精神力蹭了蹭。

    “你是玉魂的精魄吗?”

    蓝光亮了一下。

    “在我危难的时候,是你一直在保护我是吗?”

    蓝光又亮了一下。

    “谢谢你。我听说你昨天遇到那个黑色圆球的时候很兴奋,你认识它是吗?”

    蓝光激动地狠狠亮了一下。

    “它是不是跟玉魂有关?”

    蓝光又狠狠地亮了一下。

    “那你现在能感应到它吗?”

    蓝光亮了一下。

    “那门口这个结界呢?你能打破它带我去找那个圆球吗?”水忆初问道,如果找到圆球,应该就能找到玉眠笙或者鲛人女皇了吧。

    蓝光亮了两下。

    “两下?”水忆初愣了愣,“两下是不行的意思吗?”

    蓝光亮了一下,表示赞同。

    水忆初终于懂了它的意思,感情这结界还是打不开。得了,只能等人来了。水忆初有些泄气,幸好绯衣已经将帝都的现状告诉了她,总算不用担心水家的情况,可以慢慢想法子了。

    又过了一天,玉竹娴才终于平复了心情,回到了关着玉眠笙的密牢之中。

    “你想出去吗?”玉竹娴问道。

    “你会这么好心地放了我?”玉眠笙反问道。

    “当然,怎么说,我也是你的阿姨啊。总不可能一直把你关在这里。”

    “那感情好,放吧。”玉眠笙神色淡淡,可见根本不相信她的话。

    玉竹娴伸手一挥,将拴着他的锁链打开。

    但是玉眠笙并未急着离开,反而是问玉竹娴道:“我的朋友呢?”

    “朋友?”玉竹娴假装不知的样子,“你有朋友吗?我不知道啊!”

    “别装傻了,她在哪?”

    “呵呵,着急了啊。怎么?你喜欢她?”玉竹娴调侃道。

    玉眠笙没有回答,只是冷冷地盯着她。

    “好吧好吧,你可真是没意思。行啊,我告诉她在哪,她现在就在水晶宫的大牢里面。不过呢,那牢房是我精心设计的,就凭你现在的修为是不可能打开的。”

    “条件。”

    “哎哟,笙儿,真的,你这个样子比起你娘来,还要不讨喜得多!”玉竹娴嫌弃道,“好吧,我就只有一个条件,你去帮我入海沟拿到藏在深处的水魂珠,我就放了她。如何?”

    “成交。”

    “答应得这么爽快啊!你怕是还不知道海沟是个什么地方吧?”

    “无论如何我都回去闯的,知与不知又有何分别?”

    “行!有骨气!我就喜欢你这种不知死活的人!”

    “我要先见到她。”

    “可以,我带你去。”玉竹娴转身就朝着大牢的方向走去,玉眠笙紧随其后。

    到了大牢里,看到水忆初正在打坐冥想,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玉竹娴就有点郁闷,怎么这一个两个的都这么淡定,难道是她现在已经没有当年的气势了?都没人怕她了?

    “咳咳!”玉竹娴咳嗽了两声以示存在感。

    水忆初这才收功,睁开眼看着她,等着她开口说话。

    “那什么,你人也看过了,可以安心地去海沟帮我办事了吧?”玉竹娴对着玉眠笙说道。

    玉眠笙朝着牢门走近两步,看向水忆初,淡淡地说道:“若我死在海沟,而你能得以脱身的话,请帮我带句话给云凡。就说,我欠他的,我会记着,来世再还。”

    “你要去干什么?”水忆初紧张地凑过来问道,“是不是你跟她谈了什么条件?她是不是让你去做什么危险的事情?你别去啊,别答应啊!”

    “哎哟,小妹妹,你这话说得不对,若是他不答应,那你的小命可就难保了。”玉竹娴娇笑道。

    “别吹牛了,我虽然打不过你,但是想杀我,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是吗?你要不要试试?”玉竹娴目光变得危险起来。

    “我没必要把力气浪费在你身上。你若是真的想我死,何不让我去海沟呢?”水忆初问道。

    “你?就凭你一个一点灵武波动都没有的人,还想去海沟,哈,想死也不必这么着急吧?”

    “你是怕我去了海沟以后会完成你的任务并全身而退,这样你就没有理由再关着我们,或者杀我们了。”

    “我会怕你?笑话!你少拿激将法来激我,行,既然你这么想死,那我就成全你!玉眠笙,你跟她换。让她去海沟给我取水魂珠!”

    “不。”玉眠笙拒绝道。

    “你没资格拒绝!”玉竹娴激动地高声说道,“小丫头,你不是很能耐吗?我就给你这个机会,我倒要看看,你在海沟里怎么死!”

    “但愿你能如愿。”水忆初好不想让。

    牢门被打开,水忆初往外走,玉眠笙往里走,两人隐晦地眼神交流了一下,就在结界消失的一瞬间,两人齐齐扑向了玉竹娴。一个攻上盘,一个打下盘,配合得十分默契。

    玉竹娴一时没有防备,被打了个正着,往后急退好多步,一下子撞在一间大牢的结界墙上,痛得不由自主地张嘴惊呼。

    “唔……”玉竹娴的嘴被水忆初的手迅速捂上,同时一颗丹药猝不及防地被塞进了她的喉咙之中,她被迫吞了下去。

    “你给我吃了什么?”玉竹娴狠狠瞪了她一眼。

    “好东西。你就好好睡一觉吧。”水忆初说完,玉竹娴就一头栽倒在地上,呼呼大睡。

    “我的药药效支撑不了多久,此地不宜久留,我们快走!”水忆初一把从玉竹娴身上搜出了黑色的圆球,揣进了自己的怀里。

    两人立刻冲向牢房之外。

    牢房外面有重兵把守,一见两人私自逃出,却不见女皇大人,就知道大事不妙了。

    于是大家立刻拿起了武器,就朝着两人杀过来。

    两人也别无他法,只好加入了战斗,见谁杀谁,誓要杀出一条血路来。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