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8章 仇都不知该向谁报
    第228章  仇都不知该向谁报

    “不要!”少年和铁大力都激动想去阻止大汉。但却被剩下两个人死死拦住。

    里屋突然传来了女人嘶哑的尖叫声,她喊着:“不要!走开!相公!相公救我……”间或传来一两声咳嗽。

    “娘子!”铁大力嘶吼着,“畜生,不要动我娘子!”

    “娘!娘!放过我娘!”少年也红着眼大吼。

    留守的两个大汉嫌吵,抬手就是几个耳光过去。少年清秀的脸上红肿一片。

    “不要打我儿子!”铁大力又扑过去,却被一个大汉抬脚一踹,踹断了一条腿,骨头穿透了皮肉透出来,疼得他脸上完全没有血色。

    “爹!”少年跪在地上扶着他的身子,眼中尽是愤恨。

    大约一盏茶不到的功夫,已经听不到女人的声音了,反而是那个大汉在咒骂:“妈的,死了?这么不禁搞,真特么的晦气!”

    铁大力一听到这声音,如遭雷劈。他的妻子,终究还是死了吗?他悉心呵护了十二年的女人,最终竟是被别人糟蹋死了……

    “娘……”少年崩溃地大哭。

    “哈哈,哈哈……”铁大力疯癫地大笑着,眼泪从眼角不停地滑落。突然他吐出一大口鲜血,人猛地栽倒在地上。

    “爹,爹!爹……”少年抱着他大哭。

    老大带着手下来到厨房,看到铁大力已经死去,又骂了一句晦气:“把这小子给我带上,他长得还不错,把他卖到小倌馆,一定能得不少钱。”

    “是,老大!”说着,两个大汉就把少年拎了起来拖走。

    “不,我不去,我不去!”他挣扎着,后天五级的水系灵力涌出,让抓着他的两人猝不及防,被水箭给划伤。

    少年挣脱了钳制,立刻逃跑。老大这才反应过来,后天九级的战气充满全身,一个健步追上去抓住他的肩膀一拧,一只胳膊就这么断了。

    少年脸一白,被老大一脚踹在腿上,一个踉跄就跪倒在地上。

    “妈的,这小子的天赋可真不错,才十一二岁就已经后天五级了。一个没留神差点让他给跑了。”老大骂道,“你们几个都精神点,给我抓紧了,要是让他跑了,我就把你们卖到勾栏院去!”

    “是,是!”几个大汉上前来接过少年。一个人直接在他脖子上一劈,将他弄晕给扛了起来。

    “走吧。”老大带头,一行人浩浩荡荡地离开了。

    夜风清凉,没有人知道这里发生过什么悲剧的事情,即便是知道了,大约也只是感叹一句造孽就完了吧。

    第二天清晨,他醒了过来,趁着他们跟小倌馆管事洽谈交接的时候逃了。在路上遇到了洛云凡。

    离开洛云凡的家以后,他无处可去,又回到了自己的家,想给爹和娘收个尸。他走到房里给娘穿好衣服,她的身体里突然冲出了一颗黑色的圆球钻进了他的身体。

    他被吓得愣住了,不知所措的时候,那帮大汉又冲了进来。

    他再次被抓,这一次,他没能逃掉,终究是被卖进了小倌馆。

    因着出色的容貌,他被辗转卖到了帝都,十三岁的他被逼着接客。那晚,他杀了进屋的恩客,然后翻窗逃了。

    被抓回来,痛打到下不来床,还被迫服了毒药。他感觉到从来没有过的绝望,昏昏沉沉大病了一场以后,所有的羞涩和软弱都被磨灭了,他满心不甘和愤恨。

    病好以后,管事为他开了场堂会,最后拍下他的是一个大官。

    那夜,他坐在房中,看着进来的大官巧笑嫣然,然后在他抱住自己的一瞬间,一支水箭刺穿了他的心脏。

    再一次翻窗逃跑,这一次,他早就把路线都研究好了。

    但是,这一次,他毫不意外地被通缉了。

    日复一日地逃亡,他无数次频临死亡,但都被圆球给拉了回来。他的实力在突飞猛进,同时,他的伤也在与日俱增。

    随着他被通缉的时间越来越长,赏金也越来越高,追杀他的人也越来越多。

    就在他被追杀到筋疲力尽的时候,龙泽出现了。他将他带回去,找人替他治好了伤。

    “我救你,是看你有用,你不要让我失望。”那时候的龙泽自己也是个少年,坐在轮椅上,整个人却沉静而老成。

    “我只为你效力七年。”玉眠笙说道。

    “可以,但前提是,要看你能为我创造多大的价值。”

    他被龙泽秘密培养了两年,然后经过训练化身成为一名女子,混入了龙钧手下的花满楼。

    在花满楼里面待了两年,他凭借龙泽找专人传授给他的魅术安然无恙地蒙混了过去,得到了龙钧的信任,被他捧成了花魁,负责为他收集情报。

    龙钧怎么也想不到,他的势力就这样被龙泽渗透了,也不会料到,那些经过玉眠笙手的资料和情报,早就传到龙泽的耳朵里了。

    大牢里很安静,让陈旧的伤口被撕开,痛得撕心裂肺。他很清楚地记得那些黑暗的岁月里,他所经受过的一切的痛苦。

    他甚至到现在都没有能够给父母收尸。因为等他终于能够回去找寻父母遗体的时候,他们都已经不知去向了。

    大概是被野兽叼走了吧。他曾哀伤地想道。

    后来,慢慢摸索出圆球的用法以后,他才从圆球那里获取了一些母亲的记忆碎片,知道了一些有关于圆球的浅显的事情。

    如今,得知娘亲的往事,他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他没办法去想象娘亲活蹦乱跳的样子。因为他自出生起,玉竹姻就是卧病在床的。

    父亲曾说,因为娘亲旧伤严重,她的身体早就垮了,一直拖着一口气。她这么差劲的身体状况,本是不能生孩子的。但是她却固执地生下了他,因为她知道自己命不久矣,不忍心留他父亲一个人在世上孤单。

    若不是他出生时有个炼丹师路过, 心善地给了她一颗六品丹药吊着命,她早就死了。

    该怪玉竹娴吗?

    怪她不该嫉妒,不该愤恨?

    可算是她也只是帮凶,真正拖垮娘亲身体的,一直都是那个圆球。

    该怪圆球吗?

    它却一次次将他从鬼门关拉回来,一次次为他保驾护航,帮助他晋级,帮助他成长到今天的地步。他又有什么资格怪它?

    玉眠笙觉得有些悲哀,心很痛,却连发泄的地方都没有。仇,也不知道该向谁报。经历过的一切痛苦,也不知道该还给谁。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