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6章 那她看上他什么了
    .. ,殿主的绝世宠妃

    第226章  那她看上他什么了

    玉眠笙面色冷淡,一点反应都没有,就好像在看一个挑梁的小丑表演一样,让玉竹娴觉得自己就像个无理取闹的小孩子在撒泼一样,毫无格调可言。

    “不要这么看着我。”她阴森森地说道,伸手托住他的脸,双手的大拇指抚上了他的眼睛。

    玉眠笙知道此刻再激怒她是不明智的选择,于是顺从地闭上了眼睛,任由她的手指在他的双眼上抚摸。他甚至感觉到她已经带上了一点力气按压,若是他再说错一句,这双眼睛就要报废了。

    “你很乖,比你娘讨喜。”玉竹娴满意于他的顺从和听话,心情好了一些,于是放过了他,回到座位上又开始讲述过去的事情。

    “我知道父皇和母后的决定以后,就想要杀掉玉竹姻。但是我不忍心,你知道吗?她那时候还不大,才十几岁,还是一派天真的样子。她也不知道我对她动了杀心,还傻乎乎地每晚跑来跟我挤在一张床上面睡觉,对我毫无防备。让我根本下不去手。”

    玉眠笙从来没有想到母亲会有这么煊赫的身份,和这么无忧无虑的童年,听起来就是那么的幸福。可是一想到母亲最后的下场,他就心痛得难以自抑。

    “就在我放弃了杀她的时候,我亲爱的父王和母后又给我了我一个沉重的打击。他们要把我献出去跟海妖族和亲。你知道海妖吗?他们跟我们长得很像,都是上身为人,下身鱼尾。但是他们是以残忍凶悍闻名的,十分嗜杀好战。”

    “你不愿意,所以你想让我娘代替你去和亲?”玉眠笙淡淡地问道。

    “是。我想让她去。因为海妖族的王看上的人是她,指定的人也是她,凭什么要我代她去受过?”

    “那你做了什么?”

    “我去找她了呗,但是你知道她跟我说什么了吗?她说,这是父王母后的决定,她也改变不了。哈哈,父王母后的决定?父王母后最疼她了,决定什么的,怎么会不偏着她?”

    “所以你就想杀了她?”

    “没有,我只是下药把她迷晕了,送到了来接亲的花车上面了而已。这原本就是她惹出来的事情,就该由她自己去解决。可是,花车走到宫门口的时候,却被拦下了,父王一掀车帘,看到是她在里面,就勃然大怒,把我叫了去,一掌打在我身上,废去了我一半的功力,将我扔到了花车上送到了海妖族。”

    玉竹娴陷入了回忆之中不能自拔:“你都不知道我在海妖族受到多么残忍的对待,就因为我不是玉竹姻,海妖王对我就是百般粗暴,还各种嫌弃我。我在海妖族忍辱负重多年,她却能够过得逍遥自在,凭什么!但我最后还是赢了,她被我的人追杀得四处逃窜。最后不得已逃到了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

    “那你为什么也在这里?

    “我?呵,还不是我那对偏心的父母,一听说这事,就气势汹汹地跑来海妖族找我的麻烦。多狠心的父母啊,把我打成重伤,然后扔到这破海域来管这一处小地方,还要年年上缴大量钱财。我也是他们亲生的啊!怎么一点都不见心疼我呢?”

    玉眠笙没有说话。

    “你说,我做错了什么?”玉竹娴站起来,走到他面前问道,“你说!我做错了什么?”

    “我娘是无辜的。偏心的是你的父母,与她无关。”

    “怎么会无关!是她,是她抢走了原本属于我的一切!父母的疼爱,丈夫的关怀,还有族人的爱戴,一切的一切都是我的!是被她抢走的!”

    玉眠笙怕激怒她也不再说话了。

    好一会,玉竹娴才平静下来,问道:“你父亲是什么样的人?玉竹姻她眼高于顶,会甘心下嫁,你父亲一定是个极为优秀的人吧?”

    “恰恰相反。”玉眠笙摇摇头,“我父亲是个流氓混混。”

    “什么?”玉竹娴有些意外,“那,他是长得很好看?玉竹姻爱美,她一定是看上你父亲的容貌了,对不对?”

    “也没有。我父亲其貌不扬,只能勉强算的上不难看。”

    “那他是很有钱很有权势的混混头子?”玉竹娴几乎以为他是在骗自己。

    “并不是。我父亲家境贫寒,在有了我母亲以后,他几乎入不敷出,我家长年缺衣短粮,一直都很清苦。”

    “那玉竹姻看上他什么了?”玉竹娴简直不敢相信。

    “看上他的真心了。”

    “真心?”玉竹娴疑惑。

    “我父亲虽然什么都没有,但是他一直都很爱我们。他原先也不是个混混。只是因为实在是负担不起娘亲的药费才不得不去打劫。自小,我从来没有饿过肚子,因为我父亲就算是饿着自己,也会省出粮食来给我和娘亲。那种幸福和温暖,是娘亲最珍视的。”

    “她自小就众星拱月,还缺爱吗?”玉竹娴笑得有些讽刺。

    “当然。你只知道她受宠,却不知道她受宠的原因。她的身体是温养那颗黑球的容器,她修为提升得快,就是得益于这黑球。同样的,她需要付出的代价,就是折损自己的寿命去温养这球。”

    “什么!”玉竹娴惊呆了,拿出那颗其貌不扬的黑球。

    “这是她走后,我从她的遗体里面取出来的。如今它听命于我,也是因为我在用我的身体温养它。”

    “那你的寿命岂不是……”

    “折损了四分之一了。”

    玉竹娴知道这黑球是鲛人族的圣物,有一年地震,让海底整个的塌陷,众多海族都在这场灾难中丧生。她尤其记得当时父王就是拿出了整个球,才平定了海难,拯救了整片海域的海族。

    她一直以为这是很重要很厉害的东西,是由父王保管的。却没想到,要使用它还要付出这么大的代价。

    “只有特定血脉的人才能够有作为容器的资格。”玉眠笙说道,“而我娘亲,她就是你们海族皇室中,唯一拥有这个资格的人。”

    “难怪她出生的时候,父王和母后那么兴奋,原来是因为圣物终于能被温养使用了。我竟然一直以为他们只是偏心……”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