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4章 海兽突袭神秘圆球
    第224章  海兽突袭神秘圆球

    水忆初心中很不是滋味,欠了别人的感觉真的太难受了。除非她能让丁毅活过来,否则她欠龙泽的,永远还不了。

    两人各怀心思,突然脚下的海兽猛地一震,差点将两人甩出去。

    眼疾手快地抓住海兽的角,两人才堪堪稳住身子,这才看到脚下的海兽,正在被另一只巨大的海兽攻击。

    对方不管是体型还是力量都远胜于它,又是从水下突袭上来的,几乎一击致命。这只代步的海兽成为了一具新尸,沉入了海底。

    两人双双落入了水中,不得不放开了海兽的角,免得被它带入海底之中。

    那只巨大的海兽本是追着要吃掉那只被它杀死的海兽,余光瞥见还有两只漏的“小鱼”在活蹦乱跳,于是掉头就朝两人咬过来。

    它大嘴一张,巨大的吸力让两人几乎毫无还手之力地被它吸入了腹中,快得绯衣连圆球的来不及掏出来。

    进嘴之前,水忆初的头还不幸地撞在了它巨大的牙齿上面,旧伤未愈体力透支的她瞬间就晕了过去。

    被吸入了腹中以后,绯衣就一把抓住了水忆初,用灵力将两人护住,与海兽胃中的食物残渣和胃液隔绝开来。

    “水姑娘,醒醒!”绯衣唤道,轻轻摇了摇她。

    水忆初没有反应,他想了想从储物戒里面拿出从水云阁里顺来的丹药给她服下。但她还是没有醒过来,只是脸色稍微好了一些。

    这时候刚刚代步的海兽也被吞了进来,n得就掉在两人身边,要不是绯衣抱着水忆初闪得快,只怕就要被砸扁了。

    怎么办呢?绯衣在心中思索着。

    感觉到越来越闷,耳朵也突然开始轰鸣。绯衣猜测这海兽应该是已经沉入水底了。再这么下去,他们不被胃液给腐蚀掉,也要被这压力给压死。

    想了想,绯衣在水忆初身上加了两层防护罩,才将她放在死去的海兽身上。自己则是拿出武器来,汇集全身的力量朝着海兽胃壁上一处薄弱之处打去。

    一击之后,海兽一声嘶鸣,身体剧烈地抖动起来,绯衣几乎站不住,就连胃里那只巨大的海兽尸体都被晃得来回动弹,几乎要被水忆初甩出去。

    看着已经有一道深深伤口的地方,绯衣脚下一个使劲跳起来,用鞭子一抽胃壁,借力往伤处扑去。

    海兽又是一个抽搐,身体开始翻滚。

    绯衣已经扑到了伤口附近,左手摸出了靴子里面的匕首插进了胃壁之中,固定住自己的身体,然后将鞭子挂在腰间,右手空出来凝聚水球然后压缩再压缩往伤口里面一塞,轻念一声:“爆!”

    伤口被打开了一个大洞,虽然还没有将海兽的肚子击穿,却已经成功了一半了。绯衣还挂在胃壁之上,但是下面的海兽尸体和尸体上的水忆初已经因为这受伤的大海兽的翻滚而被甩飞,落在了胃液里面。

    水忆初身上的防护罩被迅速腐蚀,发出“滋滋”的声响。

    绯衣有些着急了,若是不快点打开它的肚子,将水忆初带出去,她一定会被胃液给腐蚀掉的。

    想着,绯衣变加快了动作,又连着放了两次压缩水球。

    大海兽痛苦难耐,翻滚得更加剧烈,那胃液都被甩飞,溅得到处都是。绯衣自己也给自己上了防护罩,否则早就被腐蚀成渣渣了。

    还剩最后一层皮了,绯衣看到那皮外透过来的丝丝光亮兴奋极了。快了!

    一边凝聚力量,一边回头看了水忆初一眼,却不想,水忆初身上的防护罩已经被腐蚀干净,最后的一丝丝防护终于在他的见证下陡然破裂!

    “不!”绯衣激动地就要跳下去,却陡然愣住了。

    只见水忆初周身散发出了浅浅的蓝色光晕,将这些危险的胃液都给隔开。

    绯衣突然觉得胸口口袋里的小圆球有了反应,它自动飞了出来,在水忆初身上盘旋抖动,就好像一个兴奋的小孩子一样在她身上跳来跳去。

    绯衣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还是趁着这机会赶紧将最后一层皮给冲开,然后将鞭子摘下了凌空一卷,把水忆初带到他的身边来,一把抱住她一起冲出了海兽的肚子。

    那兴奋的圆球也随之跟出来,在海兽的大嘴朝着两人咬过去的时候,一下子飞到两人头上,散发出柔和而神圣的蓝色光芒来。

    水忆初身上的蓝色光晕感应到了圆球的力量,也陡然大盛起来。

    这时候,圆球好似得到了力量补给一样,光芒大盛。蓝光触到海兽的哪个地方,哪里就分化成了无数小液滴,融入了海水之中消失无踪。

    最终,一只巨大的海兽,在短短两个呼吸之间,就被圆球给消灭,真的是死的渣都不剩了。

    圆球落下来,好似有些疲累的样子,也不再跳动了。绯衣伸出手,圆球就乖乖地落在他的掌心,不动了。

    就在此时,突然一道蓝色的光芒闪过,卷住了圆球抢了过去。

    绯衣大惊,抬眼看去,只见一只白发蓝尾的鲛人急速地游了过来,停在距离两人二十几米的地方,一手伸出,接住那被抢过去的圆球。

    “人类?”她眯了眯眼睛,而后跟来的一队鲛人军队也配合地拿着长矛摆出攻击的姿态。

    “你是何人?把东西还给我!”绯衣冷冷地说道。

    “还给你?”白发鲛人冷笑道,“呵,我还没追究你偷盗我们鲛人族圣物的罪名,你倒还大言不惭地说这东西是你的了,真是可笑!”

    “就是!可笑!”鲛人士兵异口同声地说道。

    “那是我母亲留给我的东西,我自小佩戴到大,直到今日才被你抢走,你却说这东西是你族圣物。这般睁着眼睛说瞎话,不知道谁更可笑!”绯衣也怒了,母亲的遗物对他来说很重要,怎么能容忍有人这么无耻地霸占呢?

    “你母亲?”白发鲛人愣了愣,一改刚才的漫不经心,仔细地打量了他一番。

    这不看不知道,一看便大惊失色:“你你是她的儿子?”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