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3章 船不回头我游回去
    第223章  船不回头我游回去

    “什么?我们在海上!”水忆初惊呆了,她是要会水家的啊!

    “我有要紧事要办,能不能立刻掉头回去,把我放下去?”水忆初问道。

    “这恐怕不行。”凤临栖为难道,“我们已经在海上行驶了两天了。现在立刻调转船头,也要两天以后才能到岸边了。”

    “那那还有多久才能到你们天凤国?”水忆初问道。

    澜风受伤了,滢火的翅膀才刚刚好,还不宜长途飞行,她等级又不到灵魂巅峰,无法御空飞行,该怎么办?

    “嗯还有一整天的路程呢。你这么着急吗?”凤临栖问道。

    “对,很着急,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尽快回去?”水忆初焦急地问道。

    “有倒是有。我想想啊,天凤国帝都有驯兽工会,在那里可以登记租用一只飞行坐骑。最快的飞行坐骑从天凤国飞到码头只需要两个时辰,如果你要回沧海国帝都的话,应该最快要一天多一点的时间。”

    “那加起来就是两天多”水忆初有些泄气,最快也要两天多才能回去,那水家大院早就被人铲平了。

    不行,不能这么坐以待毙!

    水忆初想了想,准备铤而走险。既然船回不去,那她就游回去!

    无论如何,也要在今天赶回水家去!

    爷爷,哥哥,姐姐,还有小叔和众多长老弟子们等着我,我马上就回来!我一定会赶回来的,一定要撑住,要等着我!

    水忆初冲出船舱,跑到船头,双手一撑栏杆,就从船上跳了下去,紧随其后追出来的凤临栖吓坏了,立刻冲到栏杆边去伸头去看。

    只见水忆初双手凝聚出蔚蓝的水之灵力,又将风灵力聚集在双脚之上,短暂地漂浮在空中。

    然后双手叠在一起往水面一按,带起一个大浪,用水灵力卷着浪形成一个冲浪板的形状,水忆初轻巧地落在了上面,将风之灵力加注在上面用作动力,往前急速行驶而去。

    “凤临栖,多谢相救,这个人情我记下了,将来有需要我的地方,我会鼎力相助的!后会有期!”水忆初高声喊道,水蓝的裙装与海浪几乎要连成一片,墨发在海风中飞扬,那么不羁而张扬,美得放肆。

    凤临栖高高地举起手挥动着,无言地跟她道别。

    星辰姑娘,祝你一路顺风!

    水忆初这样在海上疾行了三个时辰,终于灵力告磬。让紫肴从空间里拆了一块大的木板拿出来放在了海面上,她就坐在木板上面恢复灵力。

    没一会,一只巨大的海兽经过,而站在海兽头顶上的,正是绯衣。

    他远远地看到了水忆初,于是让海兽慢慢靠近水忆初的身边。

    “水姑娘!快上来!”他喊道。

    水忆初感觉到水面波动的时候就睁开了眼睛,看向来人。此时她倍感惊喜,终于来帮手了。

    水忆初脚下一个使力跳上海兽的头,绯衣便命令海兽掉头回岸边去。

    “你是召唤师吗?”水忆初问道

    “不是。”

    “那这海兽怎么会听你的话?它看起来不像是被驯化的样子。”水忆初扫了一眼充满着暴戾之气的海兽一眼。

    “不清楚,她应该是害怕这个。”绯衣说着,从胸口拿出一颗圆圆的黑色的石头。

    “这是?”水忆初愣了愣。真是块丑萌的石头,明明颜色那么难看,却偏偏圆得讨喜。

    “这是我娘留给我的遗物。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但是我只要将我的血滴在上面,就会对水兽造成一定的威慑,让它们乖乖听话。我猜,这可能是我家的祖传之物。”绯衣说道。

    “这东西上面有玉魂的气息。应该是当年玉魂留下的。”魅雪的声音在水忆初的脑海中响起。

    “玉魂?”水忆初只觉得这名字有点耳熟,好像在哪里听过一样。

    “玉魂是水元素之神,你水家的先祖水麒麟就是他的手下。”魅雪解释道。

    “哦,原来是他啊”水忆初恍然大悟,难怪对水兽有这么强的威慑,原来是水元素之神留下的。

    “嗯?什么是他?”绯衣疑惑地问了一句。

    水忆初这才尴尬地意识到自己竟然不小心把话说出口了,于是迅速摇摇头:“没什么。”

    绯衣也没有多问,反而是看向远方,淡淡地说道:“龙泽派我来找你,将你安全带回帝都,这是他给我的最后一个任务。”

    水忆初愣了愣,龙泽?

    她突然想起了丁毅。想起那个朴实的汉子最后自爆的画面,她浑身就忍不住颤栗。

    “我们殿下待您是真心的,您可千万不要辜负他啊!”

    这是丁毅死前最后的交代和心愿。

    一直处于逃亡与受伤之中的水忆初根本没有来得及仔细回味这句话的意思。如今细细一想,便能领会龙泽的心意了。

    “龙泽他,已经知道丁毅的死讯了。丁毅自小就陪着他,几乎是一起长大的。他很在乎丁毅,所以这一次,皇上的做法真的惹怒他了。”绯衣平静地说道,“他没有怪你。只是他也无法在面对你了。因为一见到你,他就会想起丁毅为了他惨死,就无法原谅自己。”

    水忆初有种说不上来的感觉。

    总觉得身上沉甸甸的,好像背着千斤重担一样,压得她有点喘不过气来。

    她从来没有想过会有人喜欢她,这大概也与她一直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有关吧。但是结果就是,她从来没有考虑过感情这个问题。

    她从来没有将处理感情的事放在自己的计划当中,她甚至一点准备和设想都没有。如今,突然遇到,突然之间欠了龙泽一条性命。这么浓厚的感情,这么多的付出,她怎么还得起?

    “他为何要这样做?”水忆初还是不死心地想确定一下。

    “因为,他对你是真心的。”绯衣说道,“他自小就备受欺压,对皇室和皇宫的痛恨十分深重。而你自幼痴傻,生于大户人家,却过着猪狗不如的生活,跟他相似极了。最开始,他同情你,想拉你一把。后来,你变了,变得光芒万丈。那是他想活出的姿态。于是他羡慕你,继而爱慕你。你是他这二十几年时光里,唯一上心的女子。只是可惜,丁毅的死,就是一条鸿沟,是他永远跨不过去的障碍。”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