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8章 小月我突然想你了
    ..,殿主的绝世宠妃

    第218章  小月我突然想你了

    “不要!”

    一声凄厉的呼喊穿过了天际,传到了水忆初的耳zhong。

    水忆初扭头看过去,只见晏萋萋从远方跑来,惊慌失措的样子再没有往日跋扈之时的神采飞扬。

    她冲过来挡在了晏秋白的前面,哀求地看着水忆初“不要杀他,求求你不要杀他!”

    “萋萋……”晏秋白有些心疼,“你快走,萋萋不要管我,快跑!”

    晏秋白觉得自己同水忆初已经势如水火,而萋萋又不是水忆初的对手,一定会吃亏,十分着急地想让她赶紧离开。

    拼着最后的力气爬起来,一把将晏萋萋推开好几米。

    晏秋白挡在了晏萋萋的身前死死地盯着水忆初,嘴里却对着晏萋萋大喊:“萋萋你快跑!”

    “不,我不走!我们不是说好了吗?要死一起死,要活一起活,我绝对不会离开你的!”

    “萋萋!”晏秋白心zhong又是甜蜜又是苦涩,又是担忧又是温暖,无奈地喊了一声。

    见晏萋萋满脸泪痕跑到前面来跪在水忆初的脚边,响当当地磕了好几个头,连额头的皮都被磨破了。

    “对不起,水少主对不起,都是我们不好,我们不应该与你作对。可是秋白他如今已经身受重伤,看他这伤势,往后即使是伤好也可能再也不能够修炼了。他就以后就是废人一个了,再不能对你构成任何威胁了,求你放过他吧,好不好?求求你了!”

    “我凭什么要放他?就在刚才,他差一点杀了我,若是今日易地而处,你们会放了我吗?”水忆初冷冷地问道。

    晏萋萋哭得不能自己,想了一下才艰难地说道:“若是你真的觉得不能解恨,那你就杀了我吧,放了他好不好?”

    “萋萋,别胡说!”晏秋白慌了,大声地喊道,“水忆初,一直以来与你作对的都是我,跟萋萋没有关系!你要杀就杀我好了,你不要去动萋萋!”

    水忆初看了晏秋白一眼,他眼zhong的焦灼和担心不似作假。水忆初心zhong突然有种异样的感觉,她总觉得晏秋白看着燕萋萋的眼神有些熟悉,就好像小月平时看她一样。

    这一瞬间的亲切感让她微微有些动容,升起了一点点恻隐之心。

    “好,我可以放你们一条生路,不过你们必须得答应我一个条件。你们两个发誓,从今往后,你们两个都要自废修为,此生隐居于深山之zhong不得踏出半步,也不能在于我与水家为敌。只要你们能做到,我就放过你们。”

    两人皆是一愣,但是晏萋萋扭头看了晏秋白一眼。见他满身血污,狼狈不堪。心疼的不得了。

    她心里瞬间就有了决定。无论如何什么都比不上他的性命重要。即便此生只能隐居在山zhong,只要有他相伴,也没什么不好的。

    一念至此,晏萋萋就伸手就废了自己的修为。

    “萋萋……”见到晏萋萋毫不犹豫地自废修为,晏秋白心zhong很是动容。

    在这瞬间他决定了。无论何事也不及萋萋的性命重要。他宁愿用一生的自由去换取她的性命,然后陪着她一生一世一双人。

    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情也莫过于和心爱的人一起白头到老,他还强求什么呢?

    将自己仅剩的功力散去,那黑色浓稠的灵力慢慢地从他身体里飘散出来,曾经被他吸食的修为等也都随着他的自废修为而离开了他的身体消散于空zhong。

    围绕着晏秋白周身的黑气不见了,他也恢复了以前的样子,虽然长相有些阴柔,却依旧是那个曾经的翩翩男子。

    两人发了誓,水忆初摆摆手,示意他们可以走了。

    晏萋萋感激地朝着水忆初磕了个头,然后转身扶起了浑身伤痕的晏秋白,一起朝着远方走去。

    水忆初突然想起了第一次见到晏家兄妹的场景。

    那时候这个少女还是骄纵跋扈,神采飞扬的。而这个男子则是一直跟在她身后,默默守护,替她遮风挡雨,为她撑起一片天空。

    那样的宠溺那样的关怀如此真实而温暖。即使如今物是人非,两人之间的情谊也始终不曾变过。

    就像她和小月一样,即使过了很多年,彼此都有所改变,却依然能相互扶持,相互温暖,相互陪伴。这大概就是世间最美好的事情吧。

    小月,我突然有些想你了,是我晋级地太慢,你再等一等,我一定会尽快的强大起来,然后去上外面找你的。你一定要等着我。

    没有了晏秋白,再没有人挡路,水忆初立刻朝着帝都的方向赶过去。

    但是刚踏出一步就双眼一黑,一头栽倒在了地上。

    过了一会儿,一辆马车经过。

    赶车的马夫看到了躺在地上的水忆初,便回头朝着马车里面喊道:“小王爷,这里有一个姑娘躺在路上,不知道死没死。”

    “哦,什么姑娘呀,待本王来看看。”

    从马车上下来一个锦衣华服的男子,竟是天凤国的小王爷凤临栖。

    凤临栖走近水忆初,蹲下来,伸手将她的身体轻轻地翻一下。

    将她凌乱的头发拨开,露出苍白的脸色。凤临栖大惊失色:“星辰姑娘!”

    即使知道墨星辰就是水忆初,凤临栖依然喜欢这样叫她。

    如今天下各处都在传水家研制禁药的事情,无论在哪里提起水家,大家都是恨得牙痒痒。

    但是凤临栖却不相信,他与水忆初相处虽然不多,却能够感觉得到水忆初并不是那样大奸大恶之人,绝不可能做出这种事情来,肯定是有人栽赃陷害!

    于是他伸出手将水忆初抱起来放上了马车。

    “小王爷,你怎么把她放进马车里了,那可是你坐的地方!”马夫有些奇怪。

    “哪来那么多废话,赶你的车!”凤临栖瞪了他一眼,也没有多解释,就爬上了马车将帘子放了下来。

    马车一路往着天凤国的方向驶去。

    因着近几日沧海国内实在不太平。天凤国的皇后担心儿子吃亏,于是八百里加急送来wen书,急招儿子回去。

    昏迷zhong的水忆初还不知道,她已经离心心念念的水家越来越远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