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7章 而你连将来都没有
    ..,殿主的绝世宠妃

    第217章  而你连将来都没有

    紫肴语塞,只好把功法拿了出来,想了想还是不甘心地说道:“主人,这功法真的很危险,不要试好不好?”

    “如今的情形还能容得我不练吗?”水忆初也失去了耐心,大吼一声,“快点拿给我!”

    “情况紧急,紫肴,你就别再拖拖拉拉了,快把功法给主人。若是今天主人不能逃脱,别说主人了,还有你我,我们大家都得跟主人一块死。”

    魅雪一把抢过功法,直接扔出去给水忆初。

    功法刻在一个白色的玉简之上。水忆初紧紧握在手zhong,用精神力打开了玉简。

    金光闪闪的大字在她的脑zhong浮现。几乎要撑爆她的脑袋。

    水忆初死死地咬着牙,还是觉得很头一阵一阵地痛,就好像有人拿着锥子在刺她的脑袋一样。

    “主人,不要多想,这功夫讲究随心所欲,你只要抛出杂念,无欲无求,随心所欲,顺应道法自然,就能够领悟!”

    水忆初闻言立刻放空了思维,不管冲向她的晏秋白的表情有多么的狰狞,也不管他手zhong的灵力有多么的浑厚摄人,只一心一意的沉浸在自己的世界当zhong去领悟这个功法所带来的奇妙感受。

    顺应道法自然,用自己的身体与天地灵气之间进行沟通,将自己融入进大自然当zhong,成为天地间的一员。

    天地即我,我即天地。势不可挡,谁与争锋?

    我强如天地,谁又能撼动得了我?

    水忆初心zhong顿时敞亮,双眼一睁,金光从眼zhong浮现。顿时,一些奥妙的字符出现在她身体的周围,将她包裹在其zhong,与此同时,她的气势节节的往上拔高。

    体内的灵力和天地之间的灵气越来越汹涌。

    那剧烈的冲撞融合让她的身体几乎要承受不住。这比一次性吞服十几瓶丹药对她而言更加的崩溃。

    因为身体的撕裂感那样的清晰明白,就好像有无数只大手在抓住她的身体往不同的方向撕扯,一般那种深入骨髓的痛感,让她的脑袋十分的清楚。想晕都晕不过去,只能生生地受着痛着。

    不断有天地灵气,往她的身体里钻,她的身体就像是一只气球一样迅速的膨胀起来。

    晏秋白被她吓住了,愣在了当场,不敢再冲上前去,反而默默的往后退了两步。

    因为水忆初的样子实在是古怪至极,此时她仿佛一只吹圆了的气球,整个身体都已经被灵气撑的圆圆的,四肢和躯干等地方变成了有原来的两倍粗细。

    皮肤越绷越紧,基本上已经快到了弹性的极限了,如果再这样绷下去,应该离爆炸也就不远了。

    大约是看出来这一点,晏秋白立刻往后退了上百米。一个灵魂zhong阶高手的自曝,他自问以他目前的身体状况是扛不住的。

    水忆初的血管都被撑的很大,整个人看起来青青紫紫的,显得十分狰狞恐怖。就在她达到极限快要爆炸的那一瞬间。

    一个黑色的影子突然闪过,一掌打在她的身体之上,为她分担了一些灵气。

    水忆初突然感觉到一股外力介入,却是来帮助自己的。她不知是谁,但应该没有恶意的,于是便沉下心来,用精神力梳理自己体内的灵气,并运起混沌引功法,将这些灵技的暴虐之气都给祛除,然后化为己用。

    在这个人的帮助之下,水忆初很快就理好了自己身体里杂乱无章的灵气,让它们顺着自己的筋脉游走。虽然灵气还是多,将她的身体撑得圆圆的,但比起刚才已经好了一些,起码不至于有爆炸的危险。

    将全部的力量都集zhong起来,水忆初一声长啸,将身体里多余的力量都化为了招数攻击朝着晏秋白打了过去。

    这一招惊天动地,威力甚至比起刚才她几个大招联合还要强大。本就受了伤的晏秋白,这一次更是躲闪不及,被巨大的威压牢牢地钉在了地上。

    然后大招随之而至,强烈的威压和巨大的威力将她整个人都掀飞出去,带起的罡风差点撕裂他的身体。

    他只觉得无数的强风尽力在他身上不断的攻击,再攻击。有锐利的灵气刃在他身上划开一道一道的口子,鲜血在半空zhong挥洒出来,像下了一场雨一般。

    也有钝的攻击一拳一拳似的砸在他身上,一拳便是一个凹陷,他甚至能听到骨头“咔咔”的脆响声。

    等他终于风平浪静,他残破不堪的身子也从半空zhong掉落下来,重重地砸在地上。

    水忆初将自己身体里多余的力量全都释放完了以后,才恢复了正常,稍微调息了一下便睁开了眼睛看向身后的人。

    zhong年男子,一头黑色的长发披在肩上一身玄衣霸道内敛。

    “多谢前辈相助。”水忆初恭恭敬敬地行礼道。

    “不必谢我,我救你不是为了救你。只是有人不愿你死,而我不愿她伤心。尽快提升实力吧,你不会每次都那么幸运有人相救的。”男子说着转身便离开了。

    水忆初见他实力强大,且行踪神秘,也没有多问。

    扭头看向晏秋白,此时他趴在地上,像是死狗一样,除了喘气,其他什么都做不了了。

    一双阴鸷的眼死死地盯着水忆初,充满着不甘和愤怒。

    “水忆初,你凭什么这么好运气?”他不甘地怒吼道。

    “我运气好,也是我实力的一部分,你再羡慕也羡慕不来。晏秋白,我本不欲与你为敌,但你却步步相逼,委实有些过分了。”

    “水忆初,你少得意!你不过就是好运气了一点罢了,遇到真正强大的敌人,根本就逃不了!你不要以为打败了我就一了百了了,我实话告诉你水忆初,你跑不掉的!上面两大神殿联合发布了任务,要追杀你。而这个大陆上所有的人都知道了,你水家拿活人做实验研制禁药,我就不相信。如今你水家在大陆上已经人人喊打了,你还能跑到哪里去!”

    水忆初双眼一寒,杀气不可抑制地释放了出来。

    她一步一步的走向晏秋白,慢慢地说道:“我能跑到哪里去,这个不需要你来操心。我就算跑不掉,也是将来的事情。而你,连将来都没有了。”

    说着,水忆初抬起了手,掌心一左一右两朵彼岸花相映成辉。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