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6章 总有一天我会还的
    ..,殿主的绝世宠妃

    第216章  总有一天我会还的

    过了好半天,坑里的晏秋白才慢慢的爬起来。一双阴鸷的眼睛盯着水忆初。表情有些狰狞恐怖。

    他有半边脸都被飞起来的乱石划伤。鲜血淋漓的,看起来十分的渗人。

    此刻他的愤怒已经达到了极点,死死地盯着水忆初,低声说道:“你真的惹怒我了。”

    水忆初,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看到他慢慢地向自己走来,一步一步就好像踩在她的心尖上一样。他每多走一步,她的心都要跟着揪一下。

    她自己心zhong十分的清楚,她已经力竭了。即使是全盛,她也不可能打败晏秋白,何况如今她已经筋疲力竭。

    只能依靠召唤兽了!她契约的几只召唤兽当zhong也就只有澜风能同他周旋一二。

    毫不犹豫的将澜风放了出来。刚刚它从天上掉下来的那一刻真的将水忆初惊到了,还以为它受了重伤,急忙将它收进了空间当zhong,却不想它只是在做戏罢了,其实并没有受到什么实质性的伤害。

    此刻被水忆初放了出来以后,它就立刻加入到了战斗当zhong。一双铁一样的翅膀狠狠的拍动,将周围的风都卷起来,朝着晏秋白袭去。

    晏秋白周身黑光大盛。浓稠的灰黑色灵力在他周身旋转形成一个丑陋却坚固无比的护盾,将他牢牢的护在当zhong。

    一波袭击并没有起到任何的效果,双方势均力敌。

    于是澜风便高高的飞起,从半空之zhong急速的俯冲而下,朝着他的身体撞过去。

    晏秋白的速度也不慢,在它袭击过来的时候总会险险地避开。

    一人一兽你来我往,在半空之zhong打斗了起来。或是灵力攻击或是身体碰撞。

    水忆初在下方看着,那速度几乎让她看不清双方的身影,只能隐隐的看到一到黑色和一道青色的影子纠缠在一起。

    晏秋白的功法是从黑暗神殿里拿过来的。为了修炼这邪门的功法,晏秋白特意向合欢宗学习了双修吸食之法,吸食了不少人的修为。

    而且为了提高自己的血脉纯度和天赋资质,他还吞食了不少的禁药,将身体彻底的改造了一遍,此刻,已经不能以看待一个正常人的方法来看待他了。

    他的身体里融合了很多的血脉和修为,灵力变得十分的混杂,杂质也十分的多。

    然而,就因为这些混杂的灵力带来的一些负面情绪,愤怒怨恨嫉妒等等,加在一起,便延伸出了一种黑暗的力量。

    这种力量它不是暗元素,但比暗元素更加的邪恶,威力也更加惊人。

    它的腐蚀力和毒性都十分的强大,以至于这一人一兽过招几十张以后,澜风的身上就被他邪恶的灵力给腐蚀了好多地方。

    “该结束了,死鸟,我现在就送你下地狱吧!”晏秋白说道,双手合十,在胸前画出一个圆,发出最强一击。

    灰黑色的灵力急速涌出,澜风甚至来不及躲闪,就被那道灵力狠狠地砸zhong了腹部。

    灰黑色的灵力就像是高浓度的浓硫酸一样,一碰到澜风的肚子,就开始不停的向周围蔓延。

    只听澜风一声凄厉的嘶鸣,然后硕大的身体便从半空之zhong掉落下来,狠狠砸在了地上,将地砸出了一个大坑。

    “这坑,是礼尚往来还给你的。”晏秋白对水忆初说道。

    水忆初心里凉了半截。不仅是为澜风的伤势担忧,也是在为自己如今的困境而担忧,难道今日她就要折损在此了吗?

    父母的大仇未报,水家的危机还未解除,小月还在等她,她怎么可以就这样死去呢?

    可是事到如今,还有什么办法能够阻挡这个丧心病狂的人?

    水忆初在心zhong不断地思量着。她如今灵力和战气所剩无几。即使使用丹药补给,也无疑是杯水车薪。更何况,她的身体已经承受不了丹药的副作用了。若是强行服用,只怕会爆体而亡。

    怎么办,究竟要如何做才能够逃脱?

    随着晏秋白一步一步的靠近,水忆初身上的冷汗越来越多,她面上镇定,但是内心已经紧张到了极点,那心“砰砰”直跳,好似要立刻从嗓子眼冲出去一般。

    晏秋白走到了他面前,慢慢的蹲下来,略略低头看着她。

    “服不服?”

    水忆初沉默不语,晏秋白便恼羞成怒“蹭”得一下站起来,猛地踹了她一脚,将她踹翻在地,看着她捂着腹部蜷缩成了一团。

    “服不服?”晏秋白继续问道。

    水忆初还是沉默不语,心zhong却在飞速的思量着如何逃脱。

    看水忆初沉默,晏秋白就猜到她可能想要逃跑,于是伸手从储物戒当zhong拿出了一个小球一样的东西注入灵力往地上一砸。

    那小球瞬间爆开来膨胀再膨胀,形成了一个半透明的结界笼罩在两人周围十米的范围之内。

    “这个是上位面的大人留给我的结界,水忆初,今天就是天王老子来了也救不了你,就乖乖的等死吧。”

    “晏秋白,你别得意,风水轮流转,总有一天我都会还给你的。”水忆初恨恨地瞪了他一眼。

    晏秋白却不以为意。:“还我?有意思。但是水忆初,麻烦你搞搞清楚,你连命都没有了,你拿什么还我?”

    “不,我还没有输。”水忆初轻轻地摇了摇头,似是在对他说,也是在对自己说。

    不行,我不能输。小月她还在等着我,水家还在等着我,养父母的大仇还在等着我,我不能有事,坚决不能有事!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安慰真的起了作用,就这样默念了好几次以后,水忆初突然来了力量一般,从地上蹿起来。

    “主人,小白楼里面有一部功法,其威力极强。然而,此功法虽简单易学,但是却没有几个人能够承受住它巨大的威力,大多在修炼之时就已经爆体而亡,你要不要试试?”

    “竟有如此功法吗?快拿给我!”

    “不行,我不答应!那功法那么危险,怎么可以让主人去试,万一出事了怎么办?”紫肴嚷道。

    “紫肴,快把功法拿出来,快没有时间了!除非我能够逃脱,否则我今日就要交代在这里了,那功法危不危险又有什么关系呢?”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