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5章 要打就打少说废话
    ..,殿主的绝世宠妃

    第215章  要打就打少说废话

    “是啊,新仇旧账也该算算了,晏秋白,你已经不止一次地害我了。今日我们就好好地算算总账好了。”

    “水忆初,你可真有自信啊。你莫不是以为就凭你现在的修为也想胜过我吧?”

    “不试试怎么知道不行呢?”

    “是你拿什么试?水忆初,以你的修为,怕是还看不出来我现在的实力如何吧?”

    “有什么看不出的,灵魂巅峰罢了。你长进得倒挺快嘛,不过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的样子,人不人鬼不鬼的,只怕谁看了都会嫌弃你吧?”

    “人不人鬼不鬼?是啊,但是我这个样子都是谁造成的?是你!都是你害的!所以水忆初,我不会放过你的,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是吗?那就要看你的本事了。”

    “水忆初,我今天就让你知道,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任何心机都是没有意义的。上次你耍阴招赢了我,不代表你每次都能赢我。今日我就杀了你,一雪我当日之耻!”

    “要打就打,哪那么多废话?来吧!”

    晏秋白脚下的苍鹰立刻向下俯冲而去,澜风也立刻迎着他的方向急速冲上去,两只巨兽撞在了一起。

    澜风是狮鹰,无论是血脉、威压等级,还是体型上都胜过苍鹰一筹。这一撞高下立分。

    苍鹰被撞飞好几米,一只翅膀也被澜风翅膀带起的罡风给齐根削断了。

    巨大的黑色身影从空zhong掉落,晏秋白立刻腾空而起,作为灵魂期巅峰的他此时已经拥有了一定的腾空能力,虽然坚持的时间并不长,但是他相信收拾水忆初也是绰绰有余了。

    “你这坐骑看起来还不错的样子。水忆初,凭什么所有的好运气都会降临在你的头上?小小年纪修为却胜过了别人一辈子的努力,又是炼丹师,又是召唤师的,还拥有着别人梦寐以求的一方势力。水忆初,你凭什么?”

    水忆初在心zhong冷笑。我即使拥有的再多,也与你无关,你不过就是嫉妒我罢了,还说那么多冠冕堂皇的话做什么?

    “晏秋白,你要是个男人,就别磨磨唧唧的!”

    “你说什么?”就怕最讨厌别人说他不像男人。因为他长相阴柔的问题,多少人嘲笑过他。

    只是后来他渐渐长大亦渐渐变强,将那些嘲笑过他的人都狠狠收拾一番,才让那些人安分下来,自此再也不敢有人拿这件事情来嘲笑他。

    没想到今日又被人旧事重提,狠狠地戳了痛脚。

    晏秋白顿时恼羞成怒,朝着水忆初攻击而来。长长的金属双钩朝着她的脑袋勾去。

    晏秋白这一招力道极狠,似是想把她的脑袋破开来一样。

    澜风速度极快,在晏秋白扑过来的一瞬间就急速地往后撤退,才带着水忆初险险地避开了这一招。

    水忆初暗暗心惊,灵魂巅峰果然不一样,这速度上就不是她能够比拟的。

    怎么办?水忆初在心zhong问自己。

    速度快,若是他速度不快,那是不是就有机可乘了呢?

    水忆初想着,渐渐觉得可行,可是怎么减速呢?

    想了想水忆初看向下方,下面是一片茂密的树lin,有了!

    水忆初心念传讯给澜风:“先跟他打,假装不敌,掉落下去,降落在那个树lin里面。”

    澜风会意,开始配合水忆初演戏。水忆初率先发动了攻击:“烈焰十三斩!”

    “哼!雕虫小技。”晏秋白不屑地凝聚起了灵力。可是此时他的灵力再不像以前那样,而是变成了一种浓稠的灰黑色,看起来十分恶心。

    但是灰黑色的灵力却异常的凶猛,只是一下,就将水忆初发出来的灵技给打散了。

    水忆初微微心惊,又一次放出大招:“雷海深潭!”

    晏秋白依旧是轻轻松松地扔出扔出来灵力,将这个攻击给化解掉。

    此时澜风瞅准了一个空档急速地向前冲去,在离他很近的地方一张嘴,一串风刃从嘴zhong喷射而出朝着晏秋白腰间的要害刺去。

    晏秋白感觉到危险,慌忙躲开。很多风刃都从他的身上划过,虽然未伤及到要害,却也让他流了不少的血。

    他一阵暴怒,朝着澜风狠狠打了一掌。

    澜风应声栽落下去,同时水忆初也大有担忧地大喊了一声:“澜风!”并紧紧抓住了它脖子上的毛,和它一起坠落。

    澜风狠狠砸在了地上,扬起了无数的灰尘。水忆初立刻将它收进了阴阳镯空间当zhong。并传讯给魅雪等人,为澜风检查伤势。

    晏秋白追过来,轻巧地落在地上。看着水忆初一身灰扑扑狼狈不堪的样子,他心zhong还是有几分快意的。

    “水忆初,你也有今天啊!”他冷笑着,“真不是我说你,就连老天都看不过去你如此好运,才让我来终结你的。”

    “我还没有输呢,这些大话你还是留着,等赢了我再说吧。”

    “哼,死鸭子嘴硬!”

    突然水忆初发动了攻击:“万物生长!”

    树lin间无数的枝条都向着晏秋白狂涌而去,将他死死地缠在其zhong,不得逃脱。

    “冰娅出来!”

    小狐狸冰娅赶紧从阴阳镯当zhong跑出来,对着晏秋白发动了冰系攻击,将他的双腿牢牢地冰冻在地上,不得动弹。

    “水之锁链!”水忆初又发动了一个基础的水攻击,锁住他的双手。

    这下子晏秋白就相当于被固定在了原地,不得逃脱,不得躲闪。

    趁着这个机会水忆初从储物戒当zhong拿出了一大瓶丹药灌在了嘴里。然后又拿出了魅影流雪扇:“轻云流水!”

    水忆初的等级赶不上晏秋白,即使困住他也并不能够使他停留多长的时间。晏秋白自她使出第一招万物生长以后,就开始聚力挣扎。终于赶在她的大招打在自己身上之前摧毁了一切的禁锢。

    但是已经来不及了。轻云流水的威力太大,波及的范围也太广。他根本逃脱不了,只得赶紧运起灵力将自己防护起来。

    而此时水忆初灵力和战气都已经消耗一空。趁此机会,又嗖嗖拿出好几瓶丹药,一鼓脑地全部灌进了腹zhong。

    一时之间磅礴的灵气几乎要把她的经脉给撑爆。

    水忆初死死地咬着牙开始运功。

    “惊凰九变!”

    “雷霆万钧!”

    “轻云流水!”

    连着三个大招放出,水忆初不仅战气灵力消耗一空,身体也因为丹药的副作用而绵软无力,连站都站不稳了。

    晏秋白整个地被轰进了地里。三个大招叠加的威力实在是太过强大,即使他身为灵魂期巅峰的高手,也无法抵抗这大招的威力。

    更不要说这树lin了,几乎被夷为了平地。不仅如此,在晏秋白站立的地方还存留着一个硕大的深坑。在深坑的底部正是狼狈不堪的晏秋白。

    他的衣服已经变得破破烂烂且无秽不堪。原本梳好的头发,此时也全部都披散了下来,凌乱得好似叫花子一般。

    他一动不动的趴在那里,全身都血肉模糊。根本看不出生死。

    水忆初也懒得去管他,就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