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4章 密道出口横生枝节
    ..,殿主的绝世宠妃

    第214章  密道出口横生枝节

    晏氏一见到他就愣了一下,随即朝着密道里面张望,却没有见到那个熟悉的身影。

    “皇上没来?”晏氏奇怪地问了一句。

    龙钧瞬间反应过来,原来这密道修建出来并不是为了逃命,而是为了幽会用的!而这幽会的对象,就是沐家的当家主母!

    龙钧的刹那沉默已经足够让晏氏反应过来了,她大惊,秘密暴露了!

    不能让别人知道!晏氏第一反应就是扑上去要制住他杀人灭口,慌乱之zhong,她根本就来不及考虑对方和自己之间的实力问题,只是一股热血冲上头顶,想要杀了龙钧,从此掩埋事实的真相。

    龙钧刚刚从危机zhong逃脱,还没有缓过神来,乍一看到她朝着自己扑上来,下意识地就举剑。

    长剑穿透了晏氏的胸膛,染红了大片的衣襟。

    “啊!”一声短促的尖叫传来,龙钧大惊,身后竟然还有人!

    “小心她的手!”身后的声音大声地提醒道。

    龙钧下意识地就去看晏氏的手,见她精致的指甲里面竟然弹出了一跟细针,慌忙一抽剑,砍掉了她的胳膊。

    晏氏倒在地上,大口大口吐血,然后就慢慢合上了双眼,失去了生机。

    因为紧张,龙钧耗尽了所有的体力,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扭过头去看背后的人。

    只见一身杏色衣裙,寡淡如水的沐雨歆就站在离他不远的地方。

    她的脸色很难看,可见平日的生活就不是很好。她看着龙钧满身的鲜血和脸色的血点,担忧地走过来问道:“三殿下,您身上好多血,是受伤了吗?”

    龙钧下意识地举起剑挡在自己的面前。

    沐雨歆被迫后退一步,有些无奈,又有些心疼:“别怕,我不会伤害你的。只是你刚刚杀了我们沐家的主母,若是被人发现,只怕会有大麻烦。此地不宜久留,你快跟我走。”

    “我凭什么相信你?”龙钧警惕地问道。

    “我……”沐雨歆还来不及开口,就听到密道口那里传来动静。

    龙钧一个激灵跳起来,一把抓住沐雨歆的手就飞奔起来:“快带路,他们追来了!”

    沐雨歆被他突然的一握给吓得心zhong小鹿乱撞,但是一听到有人追杀龙钧,又立刻回神过来。

    迅速将龙钧带到自己的闺房里藏起来,拿出一套衣服塞给他:“你快换上,然后把带血的衣服烧了,我去引开他们。”

    沐雨歆说着就往外跑。龙钧看着手里的衣服愣了一下,这不是他的衣服吗?

    他突然想起来有一年看灯会的时候,遇到一个女子被人调戏,他就出手相助了,然后随手给她披了件衣服。原来,当年那个女子,是沐雨歆啊。

    但是来不及多想了,赶紧按照她说的去做了。

    沐雨歆离开房间,假装是去院子里散步的。正赶上龙泽的人从密道里面出来。她大声尖叫道:“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杀我母亲?”

    这一声尖叫,将沐家里面留守的人都吸引了过来。

    沐雨歆一见人来了,大声喊道:“快抓住他们,就是他们私闯沐家,杀了母亲!”

    沐家人于是立刻蜂拥而上,与龙泽的人打成了一团。

    沐雨歆趁着这个空档立刻掉头回房去找龙钧。

    “殿下,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为什么会有人追杀你?他们是什么人?”沐雨歆锁上房门,立刻问道。

    “是龙泽的人。”龙钧沉声说道。

    “二皇子?怎么会……”沐雨歆十分惊讶,但是见到龙钧严肃的表情,又将话吞了回去,想了想,问道,“二皇子他想干什么?”

    “他想登基做皇帝。”龙钧一想到自己这一次满盘皆输,前途渺茫,就觉得十分地绝望。

    “怎么会这样?他不是残废……”沐雨歆说着突然反应过来什么,“难道,他是装的?”

    “是啊,他是装的。他根本就不是残废,相反,他深藏不露。早就在我身边安插了眼线,知道我今天逼宫,就趁机杀了父皇,想将罪名都嫁祸在我的头上。”

    “什么?二皇子他怎么能这样做呢?”沐雨歆有些不可置信,“弑杀亲父,还嫁祸兄弟,这还是人吗?”

    龙钧一愣,抬眼看她:“你相信我?”

    “啊?”沐雨歆还没反应过来,“相信什么?”

    “你相信是龙泽杀了父皇嫁祸我的?”龙钧又问了一遍。

    “当然啊。我知道殿下其实宅心仁厚,绝不会做出这种大逆不道之事的。”

    外面的声响渐渐近了,沐雨歆将门打开一个小缝看出去,只见龙泽那边派来的援军已经将沐家的人打退,朝着这个方向过来了。

    “他们来了,快走!”沐雨歆说着,随手从首饰盒里面拿出积攒的银两,就拉着龙钧从窗口翻了出去。

    同时,对方开始“梆梆梆”地拍门:“开门开门!”

    两人一阵风似的跑向后门。同时,对方终于将门踹开,看到窗子开着,就追了出去。

    水忆初骑着澜风,速度极快地向着帝都这方飞来。

    远远的天幕之下出现了一个黑影,正极速地朝着她这一方袭来。

    水忆初瞬间就提高了警惕,同时心念传讯给澜风,让它稍微减慢速度,小心一些。

    黑影越来越近,水忆初这才发现,来的人,竟然是晏秋白!

    好家伙,一阵子没见,他变得她几乎都快认不出来了。

    一身黑色劲装,配上他越发阴郁的气质和略带阴柔的长相,简直暗黑十足。就连他的周身也环绕着若有若无的黑色气息。

    再一看实力,霍,灵魂期了!比水忆初还要高上两阶,灵魂巅峰!

    脚下踩着一只黑色的双头鸟,他手里拿着双钩,正冷冷地盯着她。

    “好久不见了水少主,别来无恙啊!”他邪气地笑道,笑容里透着诡异,甚至脸上还有似有若无的黑色丝线在游走。

    “晏秋白,你是特意在这里等我的?”水忆初心里沉甸甸的。

    晏秋白既然在去帝都的必经之路上等着,那说明水家的情况不妙了。他就是知道自己无论身在何方,只要水家出事都会现身,才会在这条必经之路上等着。

    “当然了,我等你很久了。这一次,新仇旧账,一起算吧。”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