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1章 给朕折了她的手脚
    “父亲,事到如今萋萋的身世也应该公布了吧。她不是您的亲生女儿不是吗?”

    “什么?你竟然知道了!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很久很久以前就知道了。”

    “那萋萋她知道吗?”

    “她也知道,我们当时是一起听到的。父亲,隔墙有耳这个道理,您当年可是不明白的。”

    “好吧,既然你已经知道,那我也就不瞒你们了。没错,萋萋的确不是我的女儿。”

    “那她到底是谁?”

    “其实萋萋虽然不是我的女儿,但也是晏家的孩子。因为她是我妹妹,也就是皇后的亲生女儿。皇后只有一个孩子,就是萋萋,而大皇子其实是我的亲生儿子,也就是你的弟弟。”

    “什么!萋萋怎么会是皇后的女儿?父亲,你们当年怎么那么大胆,混淆皇家血脉是要诛九族的!”

    “唉,这也是迫不得已呀。当年你姑姑在宫中举步维艰,又不似水青璃那般受宠,只有生下皇嗣才能够保住自己的身份和地位。可是偏偏生了个女儿,若是不将她换过来,只怕如今皇后就要姓水了。”

    “好吧。不过也没有什么关系,反正等到二皇子上位以后,萋萋的身份大可以重新捏造一个。到时候他就跟我们晏家,甚至跟皇室都没有一丝一毫的血缘关系,您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将她许配给我了。”

    “你说什么,将萋萋许配给你?你是不是疯了,她可是你妹妹!”

    “父亲,你错了,萋萋不是晏家的孩子,也不是皇室的孩子,她跟我一丝血缘关系都没有。”晏秋白提醒道。

    晏家愣了一下,突然反应过来,讪讪的闭了嘴。但想了想又觉得不太妥当,还想再劝说两句,却被晏秋白打断了。

    “父亲,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但我和萋萋自小就知道我们并非真正的兄妹,因而多年来两情相悦。父亲想必也是不愿意拆散我们吧,毕竟萋萋从小在晏家长大,对父亲您来说,她可是比亲生女儿还要亲,您也不舍得她离开嫁入别家不是吗?”

    “那萋萋的意思呢?”

    “萋萋自然是愿意的,你若是不信,问问她便是。”

    “行吧,你们都长大了,这些事情我就不多过问了。当务之急是要配合皇家尽快将水家拿下,将水忆初斩杀完成上面交代的任务。黑暗神殿的人可不像光明神殿那般伪善又自命清高,他们若是想要惩治一个人,会有成百上千种方法,手段有多残忍你应该知道。”

    “孩儿知道,孩儿这就去安排。”uutj

    皇宫之中得知了消息的龙泽一个人在坐在书房里,正思考着对策。

    他指节分明的手指在桌案上敲了又敲,终于最后叫了人进来:“想个办法把今天的事情透露给二公主知道。”

    “二公主龙锦?”手下有些发愣。

    “没错,就是她,龙锦。”

    行刑的前一天夜里,一个纤细的人影,穿着一身不起眼的夜行衣偷偷摸进了天牢之中。

    她事先已经打点过了,从守卫那里拿来了换班的具体时间表。

    趁着守卫换班的时间,她只身闯入了天牢之中,匆匆忙忙的找到了关押龙绣和水家兄妹的地方。

    “阿绣阿绣,你醒醒,你怎么样了?”隔着铁栅栏,她焦急地喊道。却又担心引来别人的注意而将声音压得特别低。

    龙绣当日被强行灌下了避子汤以后便流产了,这两日来一直呆在阴冷潮湿的大牢之中,又发起了高烧。

    此刻,她已神志不清,浑身无力。勉强的眨眼睛,睁开一条缝隙朝着外面看去。她只能看到一团黑色的影子,而分不清来人究竟是谁。

    “青溪哥哥,你快跑,不要来救我,快跑……”龙绣低声呢喃着。

    “阿绣,快点醒醒!”龙锦慌忙拔出剑将天牢上的锁链砍断,打开了牢门。

    但是龙绣此刻高烧加流产,根本就没有力气说话,更不要提跑路了。

    没办法,龙锦只好先去打开另一边水家兄妹所在的牢房。

    从储物间里拿出了两把剑交给二人。龙锦匆匆地说道:“快走,现在是守卫换班的时间,他们很快就会回来的,若是错过了就跑不掉了。”

    水耀希点点头,两三步冲到对面的牢房里,将龙绣背在了身上。

    “快走!”龙锦低声喝道。

    一行几人匆匆忙忙地往天牢外赶去,却没想到一步踏出天牢大门就被重兵团团包围了起来。

    “大胆贼人!竟敢混入天牢之中释放朝廷重犯,该当何罪!来人呐,给我拿下!”宫中的禁军头目拔出刀剑一声大喊。

    禁卫军当中的弓箭手齐齐朝着中朝这四人拉起了弓箭。

    只要四人一有异动,就会立刻将他们射成刺猬。

    四人只得不情不愿地被再次被扣押。

    禁军头目一把扯掉龙绣脸上蒙着的面巾,愣住了:“二公主怎么会是你?”

    御书房当中,侍卫来报的时候龙皇正在品茶,一边想象着水家将即将面临的惨状心中正暗暗高兴着。

    却不想侍卫突然带来了这样一个噩耗:自己的亲生女儿居然偷偷地跑去释放他下令要处斩的重犯。

    勃然大怒的龙皇直接将手中的茶杯扔了出去,狠狠的砸在龙锦的额头之上。

    “好,好样的,我的好女儿!你们一个个都长本事了,是不是?一个未婚先孕不知廉耻,另一个胳膊肘往外拐。真是好啊,好极了!朕锦衣玉食地供着你们长大,到最后,你们反而与朕作对。简直狼心狗肺!龙锦,你给我听着,你既然姓龙,是朕的女儿,那你这辈子都别想逃离朕的手掌心!你想胳膊肘往外拐,那我就弄断你胳膊,你想跑,我就折断你的双腿,我倒要看看你们有多大的本事,多大的能耐来忤逆朕!”

    龙皇气得已经失去了理智,看着跪在下面额角还在不停流血的龙锦,他丝毫没有心疼之感。只觉得威严扫地,十分的难堪。

    福公公想上来劝两句,可是连口都没来得及开,就听到龙皇气呼呼的大吼道:“来人呐!给我把二公主拖下去,折了她的双手双脚,即日起闭门思过,没有朕的命令,绝对不准踏出宫门半步,违者斩!”

    这话一出,连福公公都惊呆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