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9章 再谈条件生母手书
    .. ,殿主的绝世宠妃

    第209章  再谈条件生母手书

    “银发白衣潋滟紫眸……哦!我好像知道你说的是谁了。”水忆初想起了很多年前那个将小月托付给他的白衣男子,他应该就是这小男孩口中的主人了。

    “你真的认识他?他在何处?”小男孩有些激动。

    “我并不认识他,只是在很多年前我同他有过一面之缘。那之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他。”

    “啊,这样啊。那你可以滚了,不要来打扰我的清静。”小男孩说的化为了琴,就要往盒子里钻。

    水忆初一把抓住他的琴弦:“哎,你别急嘛。你听我说完呀。”

    有流音琴又变为了小男孩,瞪着她冷冷的说道:“你有话就不能一次性说完吗?”

    水忆初还是那副不紧不慢的样子,淡淡地说道:“麻烦你搞清楚,现在是你在问我问题。知道你主子下落的,只可能是我,你确定你还要以这种口气跟我说话?”

    “你少来忽悠我,你不也不知道我主人去哪儿了吗?”

    “没错,我虽然不知道他的具体方位,但我却知道你等在这里,一辈子都见不到你的主人。”

    “那我该去哪里找他?”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啊?”

    “你若是不说我就杀了你。”

    “你杀了,那就更找不到你的主人了。”

    “你……”小男孩气结。

    “行了,消消火,我有一个条件,只要你答应我,我就告诉你。”水忆初说道。

    “什么条件?你千万不要说让我跟你签订契约什么的,我告诉你这绝对不可能,我这一生只有一个主人!”

    “你少自恋啦,我只是想问你怎么从这个鬼地方出去。”水忆初翻了个白眼。

    “哦,出去啊,很简单,那边有一个密室,里面有通往外界的通道,不过被别人上了结界,以你的功力只怕打不开。”

    “以我的功力打不开,以你的功力打得开吗?”

    “那当然能打开了,不过你别指望我会帮你。”

    “无所谓呀,大不了我陪你一起在这儿耗着呗。我出不去,你也别想找你的主人。”

    “你……”小男孩气得脸都胀红了,想了想冷哼了一声,“真是麻烦,弱鸡一个。”

    说着他就走到了一面墙之前,运起功力将结界打开。

    这结界很强,小男孩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无比,可见消耗极大。

    “你没事吧?”水忆初问道。

    “不要你管!”小男孩一把推开她扶着自己的手,“穿过这里就能出去了,你快告诉我去哪里找我的主人。”

    “我曾与你主人做了一个交易,我猜测你的主人应该是绮蓝大陆的人,你在这里等他一辈子,也不一定能够等到。倒不如去绮蓝大陆看一看,兴许就能碰上他了。”

    “你说的都是真的,你没有骗我?”

    “绝对是真的。”

    “好,若是你骗了我,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就算你身在天涯海角,我也能够找到你。”

    “好。”

    突然小男孩感觉到了不太对劲的地方,上上下下仔细的打量了她一番。

    “你身上还有好几股特别熟悉的气息,好像我曾闻到过。”他说道。

    “我身上还有几个其他的伙伴,魅影流雪扇魅雪,你认识吗?”水忆初问道。

    “魅雪?哦,那个死丫头在你那儿啊。”流音琴兴致缺缺。

    水忆初嘴角抽一抽,这么互相嫌弃对方的兄妹还真是少见。

    哦,他们应该也不算真正的兄妹。

    “那你让她出来见我。”流音琴一副大爷的样子,让水忆初十分的不爽。

    “行,那我就送你去见她好了。”水忆初说着眼中闪过一丝狡黠的光芒,一挥手将流音琴收进了阴阳镯空间当中。

    “哎呦!”小男孩摔了个屁股墩儿,一抬头就看见魅雪正冷冷地盯着他。

    她身边还站着笑得一脸幸灾乐祸的紫肴,以及一个呵呵傻乐还没有搞清楚状况的二哈。

    “这里是……阴阳镯?”流音琴突然反应过来,“你是紫肴,你也在这儿!”

    “主人怎么把这个傲娇的蠢货放了进来?”魅雪不屑地对紫肴说道。

    “我也不知道呀,可能是主人觉得他太傲娇了,说起话来让人听着不爽,想让咱们好好教教他吧。”紫肴说道。

    “嗯,有可能。”魅雪点点头,将所有的伙伴都召集了过来。包括已经养好伤的滢火和被水忆初扔进来凑热闹的澜风。

    群殴开始。

    水忆初切段了各种契约联系,也不管阴阳镯里面打得多么热火朝天,自顾自地进了密室。

    密室之中,设备简单。但仍然能看得出来是一个曾经有人居住过的房间。

    从残留的装饰物来看,应该至少住过一个女人。水忆初四下翻找了一下,在石床上的缝隙之中找到了一封泛黄的书信。

    上面用清秀的自己写着:“青阳亲启。”

    水忆初心中一个咯噔,这该不会是她老娘的手书吧?

    迫不及待的拆开来,水水忆初将信件通读了一遍,双手瞬间失去了力气,那信纸飘飘然地落在了地上。

    “主人主人,你怎么啦?”红纱担忧的问道。

    水忆初这才反应过来,将信纸只从地上捡起来,用白纱将之烧毁。

    “主人主人,你为什么要烧了它呀?”红纱又问道。

    但是水忆初并没有回答它的问题,反而是又在这密室当中翻翻找找了好一会儿。

    密室不大,存留的东西也不多,水忆初将这密室里里外外翻了个遍,才勉强找到了一根破损的项链。

    这项链是她父亲水青阳送给她母亲的定情信物。可是如今物是人非,连项链都不复当初了。

    水忆初做梦也不会想到,她身体里那种让她无法修炼的慢性毒药,竟是她的亲生母亲给她下的。

    在那封书信当中,只有寥寥数言。

    “青阳,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应该已经不在这个大陆了。对不起,原谅我的不辞而别,但你知道我心中只有他。误会解开,我与他重归于好,所以我就只能对不起你了。

    初初是你和我的孩子,但是我却自私地选择了爱情而放弃了她,是我对不起她。她身体里的慢性毒药也是我下的,我并不想伤害她,只是希望借此拖住你的脚步,希望你不要来寻我。

    我和你终究只是个错误,希望你能够早日放下,找到真正属于你的幸福。

    素昔留。”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