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8章 晋级!魅光流音琴
    .. ,殿主的绝世宠妃

    第208章  晋级!魅光流音琴

    “他倒是挺会打算。不过也是,当初他派你潜入水云阁的时候就是为了这一天做准备的。只是他没想到你不仅不是是一个普通的艺妓,反而是我手上的一枚棋子。若是他知道,绝对不会把你安排进入花满楼,更不会将你捧成花魁。他大概还不知道,你其实是个男子吧?”

    “他并不知。”

    “呵,枉他自诩聪明,竟连这么点小事也看不穿。还妄想能够坐上皇位,简直可笑至极。”

    “那属下应该怎么做?”

    “好办,等到那一天他逼宫之后,本皇子就带人前去清君侧,到那时你再出手,与我里应外合将他拿下。”

    “是。”

    “哦,对了,洛云凡死了没有?”

    绯衣沉默了一下,才说道:“还没有。”

    “那就好,那就别杀了。绯衣,你记着,到那一天,你就带人尽量藏在暗处,若非必要,不要出来。”

    对不起,水忆初,为了大业,我不得不借用你的势力。但我能做的就是尽量地保护他们,让他们在这漩涡之中能够尽可能地保住性命。待到将来事成。我会将他们还给你。

    丁毅为了你赔上了一条性命,这一次的事情就当是你还给他的吧。

    在风之峡谷之中漂浮了两周多的水忆初,终于在今天有了新的突破。

    这两周多的时间在风阵当中参悟,又有澜风在一边指导,水忆初对于风元素的理解越来越深刻。直到今日她终于摸对了方向,一气呵成,开辟了风灵根。

    一时间,整个风之峡谷当中青色的风灵力都齐齐地向她汇聚而去。

    水忆初原本不断下坠的身体,终于在这一刻,稳稳地停在了半空之中。

    青色的风灵力将她包裹包裹在其中,像是一个青色的大茧。水忆初的身体像一个无底洞一般,不断地将这些风之灵力都给吸入进身体当中。

    过了好一会儿,整个峡谷当中大半的灵力几乎都要被她吸进了身体之中,她的速度才慢下来,相应的,气势也在层层拔高。

    这两周来,她在风阵当中不仅仅是在领悟风元素的真谛,更是在不断的受伤和修复当中淬炼了身体。

    今日吸收了大半个风之峡谷的风灵力之后,水忆初终于如愿以偿地晋级了。

    这一次晋级是一个质的飞跃,直接从苍穹前期跳到了灵魂前期。

    澜风一直静静的守候在一边,突然水忆初睁开了眼睛看向澜风的方向,大声地问道:“澜风,你可愿与我契约?自此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我的快乐就是你的快乐,你的仇就是我的仇,我们祸福相依,荣辱与共,你可愿意?”

    澜风早已没有了家人,在这两周多的时间以内,他在水忆初的身边感觉到了从未有过的温暖和依赖。几乎没有犹豫,他就同意了。

    一想到日后他不仅有了一个主人,还有了紫肴魅雪二哈滢火等等的朋友,他就觉得十分的温暖,甚至感激。

    同时,水忆初也是他见过的最有资质的人类,只要给她足够多的时间,她一定能够成长起来。也许自己的大仇真的能够报!

    这一人一兽在风之峡谷当中完成了契约,水忆初运起了混沌引的功法,将整个峡谷当中的风灵力全都吸收,并通过契约传递给了澜风。

    晋级之后的南风已经到了四级圣兽,相当于人类的灵魂巅峰,带动着水忆初刚刚提升的境界又波动了起来,直接升到了灵魂中级。

    峡谷之中的风元素消失了以后,水忆初的行动就不再受限了。但奇怪的是,上面似乎有了空间限制,下来了就上不去。水忆初只好坐在澜风的背上,一路向下飞去。没过一会儿就已见底。

    底下是一条又长又黑的隧道,水忆初让澜风化为了拟态待在自己的肩膀之上,并放出了两仪火来照明。

    “哇,这里好黑呀,主人这是什么地方?”红纱问道。

    “我也不知道,我也是不小心才掉到这里来的。”水忆初说道。

    “主人主人,我感觉到前面有一股特别熟悉的气息。”紫肴的声音突然在脑海中响起。

    “熟悉的气息,难道又是我失落的伙伴?”

    “不知道呀,离得太远了,我也分辨不清楚。”紫肴说道,“主人你加快速度到前面去。”

    水忆初加快了脚步,这时候魅雪的声音也在她的脑海中响起来:“主人,这气息应该是魅光流音琴。”

    “魅光流音琴?和魅影流雪扇是配套的吗?”

    “算是吧,我们是一起被锻造出来的。如果按照你们人类的说法,他应该算是我兄长。”

    “哈哈,魅雪,你竟然也有哥哥!”水忆初觉得有些新奇。

    魅雪没有说话,但在阴阳镯空间中的小姑娘却是已经将白眼翻上了天,谁要认那个傲娇的蠢货当哥哥。

    水忆初将风系灵力灌注在双脚之上,一路向前飞驰。

    不一会儿她就看到了一个稍微大一些的洞窟。

    洞窟的正中央放着一个冰盒,银蓝色的冰盒当中盛着一把流光溢彩的琴。

    琴身通体透明,上面的七根琴弦散发着十色的光芒。整把琴看起来仙气飘飘,又带着迫人的压力。就连水忆初也不敢轻易的靠近。

    “真的是流音琴!”紫肴说道,“主人主人,你不要太靠近他。这流音琴可厉害了,就连魅雪也不是他的对手。而且他的脾气古怪,除了他的主人谁都不搭理的。你要是贸然上前,会被他伤到的。”

    还不等水忆初说话。这把琴就感觉到了熟悉的气息,自己从冰盒里跳了出来,浮在了水忆初的面前。

    银光一闪,琴就变成了一个七八岁模样的男娃娃,一张小脸简直跟银倾月一模一样。唯一不同的就是他的头发是银色短发,而且瞳孔也是银色的。

    “你是什么人?你身上为什么会有我主人的气息,你认识他吗?”流音琴问道。

    “你主子叫什么?我不知道你指的是谁。”

    “我的主子叫月。他是他跟我一样是银色的头发,不过是长发,他喜欢穿白色的衣服,而且他的眼睛是紫色的,你认识他吗?”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