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6章 朕要你们阴阳相隔
    .. ,殿主的绝世宠妃

    第206章  朕要你们阴阳相隔

    使者大惊,似乎没有想到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怎么可能!使者,您莫不是弄错了?”龙皇脸色都吓白了。

    使者又探了探她的脉搏,这才确定她是真的有了一个月的身孕。

    “你难道不知道,作为圣女候选人,你必须是冰清玉洁的吗?”使者气得浑身都在发抖。

    光元素的灵师太过稀少,本以为他们将龙绣带回去后必然能受到上面的重视。却没有想到竟然出了这种事情!

    同样惊讶的还有龙皇,他从上面冲下来,甩手就给了龙绣一个耳光,怒气冲冲地质问道:“说,你到底都干了些什么!”

    龙绣沉默着,一句话也不肯说。

    他觉得根本没有必要解释,她不想跟这群她讨厌的人有过多的交谈。

    从福公公去找她的那一刻开始,她就已经预见到了自己的生命即将走到尽头。

    她不害怕也不在意,她甚至觉得有些解脱。只是这个时候她突然想起了水青溪,心中还是有些惋惜和遗憾。

    “朕在问你话呢,不要给朕装聋作哑!说!这孩子到底是谁的?”龙皇勃然大怒。

    龙绣依旧是不肯说话。

    “好,好样的!朕早就跟你说过,你将来是要做圣女的人,怎么可以如此不知廉耻,做出这等自干下贱的事来?”

    “哎哟喂,一个破鞋,还想做圣女,这白日梦做的也太美好了点儿吧?”刚刚那个神殿的女使者幸灾乐祸地说道。

    龙皇的脸色一阵难看,于是不解恨地在龙绣身上踹好几脚。

    龙绣下意识地捂住肚子,护好肚子中的孩子。

    她自己也没有想到竟然会有孩子。

    她原本是抱着必死的心来的,只是此时她突然有些犹豫。

    她虽然不再眷恋这个世界,但是她的孩子还没来得及出生,还没有来得及看一眼它的父亲,就这样随自己而去,会不会有些太可惜了。

    “你还敢护着这个野种!”龙皇看到她的动作更是怒不可遏,大吼道,“来人哪,给朕拿避子汤来!”

    龙绣大惊,几乎下意识地喊道:“不要伤害我的孩子!”

    “孩子?不过是个野种罢了。你既然不肯吐露那野男人是谁,那我就让这孽种给你陪葬!”

    福公公很快端来了避子汤,三个人钳制住了龙绣,不顾她的挣扎,生生地给她灌了下去。

    龙绣只觉得腹中绞痛,殷红的血从下身流了出来,映红了她的衣裳。

    “来人呐!龙绣身为皇室公主,却不知廉耻,未婚先孕,其罪当诛!把她给我拖进大牢,三日后午时东门问斩!”

    不顾龙绣的身体状况有多么的差,侍卫们毫不留情的将他拖进了天牢之中。

    愤怒的龙皇忘了封锁消息,很快,整个帝都的人都知道小公主龙绣未婚先孕,惹得龙皇勃然大怒,三日后就要被问斩了!

    待在秘密基地当中的水家很快也通过探子收到了这个消息。

    大家都在唏嘘感叹,没有人会想到一向眼高于顶的小公主竟然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只有水青溪脸色煞白,身体也摇摇欲坠。

    未婚先孕!她有孩子了!他们的孩子!

    水青溪不知道此时是该哭还是该笑,刚刚得知自己有了孩子,而同时要面对的,还有心爱的女子即将被问斩的消息。

    水青溪心中很乱,他想起那天,在水家小院之中,她浅笑低语的样子。

    她说:“如果有一天,你得知我要死的消息。不要难过,也不要冲动……”

    她早就将一切都交代好了,她早就料到有这么一天的到来了。

    但是,他怎么能不难过,怎么能不冲动。毕竟将要死的是他最爱的女子,和他还未谋面的孩子。

    当夜,万籁俱静之时,水青溪将一纸书信轻轻放在了桌上,路过水无涯房间的时候,他站在门外深深鞠了个躬。

    “爹,原谅孩儿的不孝。只是阿绣她如今危在旦夕,孩儿实在是无法坐视不理。如果孩儿此番有命归来,再在您面前请罪。”

    龙皇之所以说三日后,无非是想让这消息传遍天下,将那个野男人引出来。

    毕竟要给神殿一个交代。

    水青溪其实很清楚龙皇的用意,但是他没有办法看着龙绣一人赴死。哦不,不是一人,是两人。如今,她腹中还有他们爱的结晶。

    让他怎么忍心眼睁睁地看着什么都不做。即使救不了她,也要陪着她。

    生死都陪着她一起!

    龙皇本是想抓了他给神殿一个交代,但是神殿的使者根本就不领情,当天就返回了神殿。还宣布说龙皇办事不利,等神殿的事情一了,他这皇位就该换人做了。

    这无疑是戳到了龙皇的痛脚,他这一生最在乎的就是他的皇位和权势,就因为龙绣不检点,就要害自己赔上一切,他如何能够甘心!

    派了重兵在天牢附近埋伏,龙皇也不确定是不是真的能引来那个毁了他一切的混蛋。但是他在心中发誓,如果真的能抓住那个人,他一定要将他碎尸万段!

    夜半时分,水青溪提着长剑站在天牢的门口,重兵将他团团围住,双方定格在了那里。

    龙皇接到消息匆匆赶来,一眼就看见了被围在众人中间一身墨绿色长衫的水青溪。

    那熟悉的身影,熟悉的衣着,熟悉的脸庞,都与记忆中的少年重合在了一起。

    “是你!”龙皇惊讶地睁大了眼睛,“你竟然没死!”

    水青溪抬眼淡淡地看着他:“是啊,没死。好久不见了,皇上。”

    “混账!”龙皇大怒,指着他的手不停地在颤抖,“竟然是你!竟然是你!”

    “皇上,我和阿绣真心相爱,五年前您就拆散过我们一次,如今你还想拆散我们第二次吗?”

    “放屁!龙绣她本来可以做圣女的,你知道什么!相爱?相爱顶个屁用!你毁了她的前程,也毁了朕的前程!现在,因为你干的蠢事,她和她肚子里的野种都要赔命!你开心了?满意了?”

    “那就让我们一起死好了。到了阴曹地府,我和阿绣也依旧是一对。没有人能拆散我们。”

    “呵,你们想做苦命鸳鸯啊?朕偏不让你们如愿!朕要你们阴阳相隔,永生永世都不能在一起!”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