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4章 就说银倾月他疯了
    .. ,殿主的绝世宠妃

    第204章  就说银倾月他疯了

    摘星楼顶楼书房内,暗红色的长发散落一地,赫连千盏正懒洋洋地斜倚在美人榻上翻阅着文件。

    同他长发一同散落的还有一地的文件。

    绿色的身影从外面飘进来,轻车熟路地捡起地上的文件,分门别类的整理好放在了书案之上。

    绿色的衣角在赫连千盏的视野范围之内飘来荡去好几次,让他忍不住抬头看了一眼。

    纪无双正替他埋头整理着文件,动作娴熟得像是一个为他操心了多年的老妈子。让他一时有些感慨。

    想起当年纪无双刚来到身边的时候,还是一个倔强的男孩子,如今已经为他变成了一个“贤妻良母”了。

    “无双,你怎么这个时候来了?”赫连千盏懒洋洋的问道。

    “爷,我们的人已经截获了神殿给下位面的命令,您是否需要过目?”纪无双恭敬地问道。

    “拿过来吧。”赫连千盏把手上的文件往榻上随意一丢。

    纪无双立刻将截获的文件从袖子当中拿出来递给了他,然后转身去为他倒了一杯茶立在身边等候。

    赫连千盏将文件大致地看了一番,也不过只是一张纸条,上面写着让下位面几个神殿的人确认水忆初死亡以后才可回神殿。

    见赫连千盏看完,纪无双立刻将纸条从他手中接了过来,并随手将茶递于了他。

    “把这纸条掉个包,就说银倾月那个家伙疯了,正在疯狂地找神殿麻烦,让他们即刻返回神殿。”赫连千盏随口说道,然后轻轻呷了一口茶水,“嗯,今天的茶泡得不错。”

    “多谢爷夸奖。”纪无双低头说道。

    “我没夸你,我夸的是无双。”赫连千盏白了他一眼,“话说你都来这么久了,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

    “哎呀,真是没意思,您怎么又猜出来了?”被女鬼夺去了身体控制权的纪无双撅着嘴撒娇道。

    “因为我家无双是个直男,不会翘这么漂亮的兰花指的。”赫连千盏耸耸肩。

    女鬼张了张嘴,没法反驳,只好撅撅嘴,坐到他榻边搭脚的踏板上,怏怏地说道:“我叫红袖。”

    “红袖添香,嗯……是个好名字。”赫连千盏点点头,“你今天又是拿什么理由骗了无双?”

    “哎呦喂,瞧您这话说的,他笨嘛,怪奴家喽!”红袖揪着衣角,一副小女儿姿态,偏生顶的还是纪无双那副硬汉的长相,真真是辣眼睛。

    “咳咳,那什么,袖袖我跟你商量个事啊。”赫连千盏说道,“无双吧,从小就跟着我,对我而言,他不只是下属这么简单,他更是我兄弟。我不介意你偶尔出来晃晃,但绝对不能作出任何伤害他的事情。否则我不会放过你的。”

    “你们真的愿意放我出来?”红袖愣了,有些惊讶。

    “可以,只要你乖乖听话。”赫连千盏邪气地笑了笑,双眼流光溢彩,看得她微微失神。

    妖月殿,修炼室外。

    段惊鸿和封九尘两人等在外面,没一会,修炼室的大门打开,银倾月从里面缓步而出。

    “主子,怎么样了?”封九尘马上问道。

    “还算顺利。”银倾月说道,“走吧,是时候给他们点颜色瞧瞧了,我妖月殿可不是吃素的。”

    无月森林中,一处隐蔽的山洞内。

    青衣的男子提着食盒进入了山洞之中。

    “今天感觉怎么样了?”青衣男子将食盒放在石桌之上,问道。

    躺在石床之上的人侧过头来淡淡说道:“若是有人一直把你绑在这里,你觉得怎么样?”

    青衣男子回避了这个问题:“吃饭吧。”

    “你到底想干什么?”

    “吃饭。”

    “我问你到底想干什么!”床上的男子暴怒起来,“绯衣我问你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不能告诉你。”绯衣的动作顿了顿,“我并非有意伤害你,只是各为其主,身不由己。”

    洛云凡从石床上挣扎着要爬起来,但是却牵动了伤口,疼得他呲牙咧嘴。

    绯衣连忙扶住他:“你伤势未愈,还是不要乱动的好。”

    洛云凡一把揪住他的衣袖,央求道:“绯衣,我们好歹同生共死过,我求求你,不要伤害我的兄弟们。”

    绯衣并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只是把饭给他端了过去:“快吃吧,要凉了。”

    “答应我。”洛云凡紧盯着他,祈求的眼神让他几乎不忍拒绝。

    “我不会永远把你关在这里,你迟早要回去的。不想他们有事,就好好养伤,早点回去。” 绯衣说道。

    “你真的会放了我?”洛云凡惊喜道。

    “天下要乱了,你还是快点养好伤吧。”

    水家暗中力量聚集的秘密基地里,水无涯正心急如焚的等着探子传来的消息。

    负责出去打探消息的人回来,第一时间报告道:“家主,少主还没有找到。据说负责追杀少主的长老已经回来了,但是因为无功而返被皇上痛骂了一通。说明少主此刻还算安全。但是三少爷和四小姐的下落还不明确,不知是……死是活。”

    一听探子这么说的说,水青砚几乎要坐不住。若不是担心贸然出去寻人,会暴露水家的位置,他早就跑出去找自己的孩子。

    皇宫,二皇子寝宫。

    龙泽坐在书房,指节分明的手在桌子上不停的敲击。似乎在等待着什么,有些不耐烦的样子。

    一会儿,有人进来报告:“启禀殿下,我们的人查明,丁毅他已经,去了……”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龙泽激动地跳起来。丁毅自小就跟着他,陪伴他在宫里多年,尝尽心酸苦楚。他曾说过若有一日能登大典,一定要给丁毅好的生活,以补偿他这么多年来的辛苦。

    可是如今他还未能登上那个宝座,丁毅就已经去了。这个消息让他几乎无法接受。

    下人见殿下暴怒,连大气都不敢出。

    “可查明了死亡原因?”龙泽终于颓然地坐了下来。

    “查明了。丁毅他是为了拦住皇室秦长老保护水少主,而选择了自爆。”

    “什么!”龙泽愣了愣,摆摆手,“你下去吧。”

    丁毅与水忆初并无交集,能够舍命相救,不过都是为了他!

    下人离开以后,龙泽就忍不住趴在书案上哭泣了起来。

    “丁毅,我一定会为你报仇的。”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