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5章 自以为是自作聪明
    .. ,殿主的绝世宠妃

    第195章  自以为是自作聪明

    恢复了身体的银倾月也恢复了实力,自然能轻而易举地躲过他的攻击。一把抓住他打过来的拳头,银倾月皱了皱眉头:“墨无痕,你发什么疯?”

    “我发疯?”墨无痕被气乐了,“银倾月,我真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的人!”

    银倾月满心疑惑,他是什么样的人了?

    “你把话说清楚。”他淡淡说道,放开了墨无痕的手。

    “说清楚?要怎么说清楚?难道事情还不够清楚吗?”墨无痕暴怒,“我早提醒过你,如果你敢负我妹妹,我是不会放过你的。但是你现在干了什么?啊,你干了什么!”

    银倾月皱起了眉头,满脸疑惑:“我不记得你有妹妹啊。”难道是指叶浅曦?

    “银倾月,你讨打是吧!”墨无痕见他装傻,更是气得不打一处来,抬手就要打他。

    银倾月反射性地去挡,两人打做了一团。

    赶来的封九尘和段惊鸿就站在一边看着,不知道该帮谁。叶浅曦和雪一也站在一边看着,叶浅曦已经穿好了衣服,红着双眼担忧地喊道:“你们别打了,别打了!”

    封九尘转头看向雪一:“雪一,你不该给我们解释一下吗?”

    雪一却只是冷冷地看他一眼:“解释?要什么解释?殿主是个正常男人,叶姑娘又是殿主的正经未婚妻,两人在一块,难免擦枪走火。需要什么解释?”

    “你……”封九尘气得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雪一,殿主最讨厌有人对他的事情指手画脚,你这一次算是触到他底线了,还是想想怎么解释才能保住你的小命吧!”

    “哼,叶姑娘相貌、实力、家世背景都是一流的,这世上再没有比她更适合殿主的女子了,殿主迟早会娶了她的。指不定还要感谢我呢!”雪一毫不在意。

    “呵,感谢你?得了吧,主子不杀你,二爷也不会放过你的,真会做梦!”封九尘嗤笑道。虽然共事多年,但封九尘一直看不惯雪一那副目中无人的样子,如今雪一竟然做出了这等蠢事,封九尘更是幸灾乐祸。

    恢复后的银倾月轻而易举地制服了墨无痕,看着他的眼神中带着责备,仿佛在看一个闯了祸的孩子一般,淡淡呵斥道:“闹够了没有?”

    “闹?”墨无痕狠狠地抽回了手,摆脱了他的钳制,深深看了他一眼,认真地问道,“银倾月,你老实告诉我,在你心里,究竟把我妹妹放在什么地位?”

    “她真是你妹妹?”银倾月紧皱的眉头几乎能夹死一只苍蝇,他向来欣赏墨无痕的为人,却没想到他的妹妹竟是如此不知廉耻礼数的人。

    “你还跟我装傻!”墨无痕指着他的鼻子大骂,“银倾月,我一直以为你是个值得信任的人,却没想到你竟然也会说出这么混账的话来!”

    “我怎么就混账了?我受伤昏迷,是她自己不知廉耻爬到了我的床上,还是我的错吗?”银倾月也忍不住怒了,“你以前一直都很明事理的,怎么几年未见,你就变成了这样?”

    “我呸!爬你的床?你以为你是谁?”墨无痕突然一拳打在了银倾月嘴角,打得他半边脸都肿了起来,“银倾月,你无耻!是你变成小孩子,骗我妹妹收养了你!是你撒谎说自己是魔兽,骗我妹妹跟你签了灵媒契约!是你利用我妹妹对你没戒心,与她同吃同住,毫不避嫌!现在你却来跟我说我妹妹不知廉耻爬你的床,你以为你是谁?你以为这世上除了你就没有别的好男人了吗?你以为全世界的女人都要巴巴地倒贴你吗?你以为你是赫连千盏吗?这么不要脸!”

    封九尘和段惊鸿本是被突然暴走的墨无痕给惊到了,听到最后,却忍不住抽了抽嘴角,虽然摘星楼主确实自恋了一点,但是二爷你这话也太彪悍了吧……

    银倾月被打得一愣,嫌弃地摸了摸嘴角,失去了耐心,直起身来,指着叶浅曦冷冷地说道:“我没有跟她签灵媒契约。”

    一语毕,在场的三个男子都惊呆了。

    墨无痕立刻感觉到不对,一把抓着他的双肩问道:“银倾月,你刚刚说什么?你知道她是谁吗?”

    银倾月又迷糊了:“她,不是你妹妹吗?”

    “她怎么会是二爷的妹妹呢!主子,您不是吧?您把初初姑娘忘啦?”封九尘惊叫道。

    “初初……”银倾月眼中尽是疑惑,这个名字他一点印象都没有,“我认识这个人吗?”

    “哎呦喂,您都跟着人家屁股后头做了近九年的弟弟了,还说不认识!我的好主子,您可别再开玩笑了,没看到二爷都快被您气炸了吗?”

    “我没有开玩笑。”银倾月怒了,冷冷地甩开墨无痕的双手,“我根本就不认识这个人。你们疯够了就出去吧。”

    “银倾月,疯了的人是你。”墨无痕沉声说道,扭头瞪着雪一,“你对他做了什么?他为什么会不记得人?”

    “我能做什么?殿主是我的主子,我还能害他不成?”雪一无辜地耸耸肩。

    墨无痕一个闪身出现在她的面前,一把掐住她的脖子,掐得她直翻白眼。

    “墨无痕,松手。”银倾月命令道。

    “怎么?你还要包庇她?”墨无痕更怒了,手上的力道又加重了几分。

    “没什么包庇不包庇的,她是殿里最厉害的炼丹师,你杀了她,还要再去找一个,麻烦。”银倾月冷淡地说道,坐到桌子边给自己倒了杯茶。

    墨无痕心里稍微舒服了一点,冷哼了一声,将雪一扔在地上,居高临下地看着她:“我再问你一遍,你到底对他做了什么?你想好了再说,如若再撒谎,你看我敢不敢杀你。”

    雪一心中不服气,但是又打不过他,只好看向银倾月,希望他出面为自己说说话求求情,但是银倾月仿佛没有看到一样,自顾自地品茶。

    最后一丝希望也破灭了,雪一只好老实交代:“没有龙鳞,殿主的伤势又不能拖,我就用精灵族的圣水入药了。”

    “精灵族的圣水?什么意思?”封九尘不懂。

    “净化。”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