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4章 雪一设局无痕暴怒
    .. ,殿主的绝世宠妃

    第194章  雪一设局无痕暴怒

    没有了门神拦路,叶浅曦就想往里跑,又被墨无痕拦下:“叶小姐,男女授受不亲,望叶小姐自重。”说着就重重地关上了房门。

    “哎!”叶浅曦绝望地趴在门上,有些伤心地 喃喃低语,“我是陌的未婚妻,我只是想看他一眼,很过分吗?为什么……”

    “叶小姐!”雪一赶过来,看到趴在门上的叶浅曦十分心疼,这么好的一个姑娘,怎么殿主就是不喜欢呢?

    “雪一?”叶浅曦回头一看,发现竟然是雪一。

    “叶小姐,我帮你引开墨无痕,你要配合我。”雪一低声说道。

    叶浅曦惊喜地点点头,听她的话藏了起来。

    雪一故意大声地跑动,然后梆梆敲门:“开门,二爷,是我!”

    墨无痕一听是雪一,立刻去开门:“怎么了?”

    “二爷,敌人追来了。左右护法拦不住,他们就快要冲进来了!”雪一急忙说道。

    “什么!”墨无痕根本没想到雪一会拿这种事情来骗他,一听到雪一说段惊鸿和封九尘都拦不住,那来的必然是高手,“你快带倾月走,我去拦住他们!”

    墨无痕匆匆离开。雪一看着他走远,忙把叶浅曦叫出来:“叶小姐,快点进来!”

    叶浅曦终于如愿进了房间,看到朝思暮想的人儿就躺在床上,那久违的容颜让她不胜想念,眼泪忍不住就掉落下来。

    “叶小姐,你别伤心了。我告诉你一个好消息。”雪一说道,“你可知,精灵族的圣水有个副作用?”

    “副作用?”叶浅曦愣了,她又不是炼药师,哪里懂这个,一听就慌了神,“怎么会有副作用呢?那陌他吃了怎么办啊?会不会有事啊?”

    “你别慌,没事的。”雪一忙安慰道,“这个副作用无伤大雅,而且,我觉得,对你而言兴许是好事。”

    “好事?”叶浅曦一脸迷惑。

    “精灵族的圣水有净化的左右,通常是不会太见效的,但是一旦碰上了带着邪气的药物,就会效果显著。殿主用了圣水入药又加了九幽嗜血藤的丹药,醒来之后应该会忘记情感,变得更加不食烟火一些。其中,以爱情体现得最为显著。”

    “忘记?”叶浅曦愣了,“那,他也会忘记我吗?”

    “会的。”雪一点点头,“所以说这是个好机会,只要你能在他醒来以后告诉他,你与他成了好事,以殿主负责任的性子,肯定会立刻娶你的。”

    “这怎么行!”叶浅曦瞪大了双眼,“这不合礼数!这等于是欺骗啊!”

    “哎呀,叶小姐,都这个时候了,你还管什么欺骗不欺骗吗?”雪一有些无语,“我的意思是,让你趁着这个时候,把殿主给办了,到时候,生米煮成熟饭,他还能不要你不成。”

    “啊!这太大胆了吧!不行不行!”

    “哎呦喂,叶小姐啊,没时间了,你好好想想,如果你们成了好事,将来你们成婚,来日方长,殿主总会喜欢上你的。但是如果这次机会你不把握好,等殿主醒过来,再不近女色,你难道还要等到猴年马月去?”

    叶浅曦自己也着急:“不行,还是不行。这,这太大胆了……”

    “大胆一回,往后好日子还长呢!”

    “不行,我不敢……”

    雪一恨铁不成钢地看了她一眼,一狠心,伸手敲晕了她,将她搬到床上去。

    “叶小姐,你以后会感谢我的。”雪一说着,到门口叫了一个男子,一人带一个,匆匆离开了别院。

    带到一处客栈,将两人都放在床上,男子就匆匆离开了。雪一解开了叶浅曦和银倾月的外衣,将两人推在一处。然后自己也离开了房间,到外面守着。

    墨无痕等人很快就发现自己被骗了,气势汹汹地冲回来。却发现雪一和银倾月都不见了。联想到雪一对银倾月和叶浅曦的态度,墨无痕瞬间就有了一个猜想,心中顿时有不详的预感,千万不要是他想的那样!

    银倾月醒过来的时候墨无痕等人还未找来,因为他们在找来的路上碰到了神殿的人,双方大打出手,耽搁了时间。

    银倾月动了动,觉得身体有些异样。揉了揉太阳穴,他感觉脑子晕乎乎的,仿佛有什么东西记不起来了。

    仔细回想了好一会,他才想起自己受伤前的事情。

    现在过了多久?

    他感觉伤势已经大好,应该是过了不短的时间了吧?他这是在哪里?

    “来人!”他坐起来,喊了一声,在门外守着的雪一闻声而入。

    “殿主,您醒了!”雪一惊喜道,走过来就要给他把脉。

    但是银倾月却是迅速避开了她的手,冷冰冰地说道:“我记得你会悬丝诊脉,用那法子给我号脉吧。”

    雪一一愣,继而有些尴尬。

    原本殿主只是不喜庸脂俗粉,但对自己还算客气。没想到这一次被净化以后,更加孤高清冷,竟是一丝人味都没有了,连说话的语气都变得冰冷起来。

    雪一突然有些怀疑自己这么做究竟是对还是错了。

    “不能诊?”银倾月冰冷疏离的眼神中带着些许的疑惑。

    “能诊。”雪一忙回答道,拿出丝线来。

    给银倾月号了脉,雪一说道:“殿主,您的内伤已经痊愈了。可以解除封印,吸收那股力量了。”

    银倾月点点头:“我睡了多久?”

    “这个……”雪一想了一下,“将近九年了。”

    “这么久了啊……”银倾月有点惊讶。

    叶浅曦终于被两人吵醒,动了动,睁开了眼睛,惊动了旁边的银倾月。银倾月冷冷地问雪一道:“她是谁?”

    “殿主,这是您未婚妻,叶家嫡女叶浅曦啊!”雪一说道,“您不记得了吗?”

    “你确定她是我未婚妻?”银倾月清冷的双眸之中闪过一丝轻蔑。

    “当然确定啦。”雪一回答道。

    银倾月起身,拿过放在床头的外衣穿上,淡淡说道:“既是未婚,又为何会不知廉耻地与我同榻而眠?”

    叶浅曦将将醒来,还没有弄清楚怎么回事,就被银倾月一句不知廉耻给说懵了。伤心地看向银倾月,见他一脸冷酷,好似看着陌生人一般看她,她再也忍不住,拿起床边的外衣披在身上,就哭着跑了出去。

    “哎,叶小姐!”雪一忙追出去。

    在走廊上正好撞见了找来的墨无痕等人。墨无痕一见叶浅曦衣衫不整,顿时就怒了,冲进房间,一拳打向银倾月。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