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2章 青溪清醒龙绣夜访
    .. ,殿主的绝世宠妃

    第192章  青溪清醒龙绣夜访

    突然天空中一道黑影由远及近,在水忆初的身体从半空中掉下来的时候,一把叼住她的衣服,将她带走了。

    水家,水无涯自从听到丁毅传的消息以后就坐不住了,立刻告知了大长老,让他安排撤离,自己则是跑去找水青溪。

    水青溪正在做最后一次药浴,这一次之后,他的毒就彻底清除了,就能清醒过来了。

    水无涯有些激动,又有些担忧。皇室已经对水家动了杀心,如果仅是皇室,水家还能拼一拼,但是还有上位面的高手坐镇,那就这能歇菜了。

    等青溪醒来,他们水家就该隐退了。只是不知道初初在学院怎么样了。皇室的手虽长,但是也伸不进学院去。应该还算安全吧?

    老头子正在胡思乱想,这时候门突然开了,下人从房间里面出来,对他说:“药浴结束,四爷已经晕过去了。”

    “晕过去了!”难道是药浴出了问题,没成功?

    忐忑地冲进屋子,坐到床头,水无涯看着他苍白的脸,心疼一层一层地漫上来。他究竟要如何做,才能保住水家,保住水家这些可爱的人,保住水家的荣耀呢?

    这一等就是两个时辰,水青溪终于在他殷殷期盼的眼神之下醒了过来。

    “溪溪!”水无涯乐得像个孩子一样大笑,“你醒了?”

    “父亲?”水青溪愣了愣,四下看了两眼,发现这里不是他熟悉的别院,“这里是?”问完自己的头一阵刺痛。

    水无涯看他捂着头,紧张兮兮地问道:“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毒解了没有?”

    水青溪感觉自己的脑中多出了好些东西,似乎是他这些年的记忆,对现在的他来说,却是十分陌生的。他一时间有些迷惘,只得对水无涯说道:“父亲,孩儿没事,只是孩儿将将醒来,还是很累,想再休息一会。”

    “好,好,你先休息,我去帮无心安排撤退事务。溪溪啊,你父亲我没用,护不住你们,也护不住水家。如今皇室就要对水家出手了,看来水家只有暂避锋芒了。”

    “那父亲快去忙吧,孩儿睡一会就好。”

    水无涯走后,水青溪就躺在床上整理自己的思路。当晚他陪水无涯吃了晚饭,精神还算不错,让水无涯终于放了心,又赶回去忙了。

    水青溪将下人都支了出去,自己一个人在墙根下静坐。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水青溪抬头看看天空,已经二更天了。今晚是十五,月色十分地怡人。

    应该快来了吧?水青溪在心里想着。

    果然,没过一会,墙根下突然有了一些响动,只见龙绣从狗洞里小心翼翼地钻了进来。

    “你来了。”水青溪见到她的时候,眼神微微有些复杂。

    当年那个小女孩已经长大了,算算年龄,应该就快要及笄了。

    龙绣根本没想到狗洞后面会有人在等候,吓了一大跳,抬眼一看,发现是水青溪才松了口气,钻了进来。

    笑眯眯地从袖子里掏出一块糖来扬了扬,龙绣伸手摸摸他的头,哄道:“溪溪你怎么坐在这里了?晚上凉,你别坐地上,快起来。”

    搁在以前,水青溪一定会甜甜笑着,听话地爬起来。但是今天的水青溪已经不再是个心智不全的人了。他伸出手,大手覆在她的小手之上,将她的手整个的包住。

    龙绣一愣,任由他将自己的手从头上拿下来,窝在他手心里。

    水青溪轻握着她的手,指尖摩挲着她手上一道不甚现眼的疤痕:“阿绣,你长大了。”

    龙绣顿时就傻了,他自打被毒傻以后就再也没有这么叫过她,多少年了,她还以为此生都不会再听到……

    眼泪忍不住夺眶而出,她颤抖着声音问道:“青溪哥哥,你,你好了?”

    “嗯。”水青溪抬手给她擦眼泪,却越擦越多,“别哭。”

    “对不起。是我对不起你……”龙绣哭得一发不可收拾。

    当年,是龙绣的光明系力量被发现的时候,上面神殿来的人看中了,她的天赋,想在她成年之际,带回神殿之中,作为圣女的候选人。

    龙皇自然大悦,对龙绣从之前的不闻不问,一下子变得殷勤无比。

    给她换了住处,又给她配了无数下人,锦衣玉食不断。可是,因为她母妃身份低微,龙皇恐会影响她竞选圣女,于是一道白绫赐死。将龙绣记在了皇后的名下。

    那时候龙绣尚小,龙皇以为她什么都不懂,于是骗她说她母妃病逝了。可是龙皇不知道,她那时候就藏在冷宫之中,亲眼看着皇上赐死与自己相依为命多年的母妃。

    那之后,龙绣就进入了叛逆期。她讨厌势力又精于算计的皇后,她讨厌虚伪狡诈的龙皇,她讨厌自命清高但其实一肚子坏水的神殿人,她也讨厌因为她得势了而赶来巴结的下人们。

    她虽小,却不傻。自幼在冷宫之中饱受人情冷暖,她早就看透了这些人,他们说得话她一个字都不信。

    她不想去神殿,于是她想逃。

    在计划了半年多以后,她终于在自己唯一信任的暗卫叔叔的掩护下,逃出了皇宫,逃出了那个大囚笼。

    她像是一只快乐的鸟儿一般跑掉。怀揣着激动而喜悦的心情,坐上了去凤凰城的传送阵。

    她想去一个没有人认识她的地方,去一个人迹罕至,龙皇的人也找不到的地方。

    于是,她相中了四大险地之一的宕鸣山谷,在那里,她遇到了魔兽围攻,差点殒命,是前去历练的水青溪救了她。

    水青溪当年也才十七岁,正是意气风发的时候。一身墨绿色的劲装,整个人挺拔干净,充满着阳光和温暖,让她孤单了多年的心一下子悸动了。

    那时候,他只当她是个孩子,带着她去历练,指导她修行,给她做吃的,给她包扎伤口,在她累的时候背着她去找山洞,夜里相拥而眠。

    她喜欢上了她,但是他不知道她的心思,她也不敢让他知道。

    本想着就这样简简单单一辈子也没什么不好的,但美好终究只是泡影,有时候祸患来的太过突然,让人根本猝不及防。

    他们发现了石壁!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