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1章 大人一定要活下去
    .. ,殿主的绝世宠妃

    第191章  大人一定要活下去

    “水少主,都是我不好,都是我来晚了,你若在天有灵,不要怨我家殿下,他对您是真心的,他也想帮您,但实在是有心无力,才派了我来。但是我却来晚了……您若是要怪,就怪我吧,千万别去找我家殿下。”丁毅双手合十,虔诚地说道。

    “我为什么要去找你家殿下?”水忆初一直躲在阴阳镯里面,直到听到丁毅的话,才忍不住跳了出来。

    “啊!”丁毅吓了一跳,“水,水少主?您,没事啊?”

    “我能有什么事,这里也不是我弄的。我才刚到,就听到你在碎碎念。”

    “哦……”丁毅松了口气,幸好都是虚惊一场,要是水忆初死了,他真的无颜去见殿下了。

    “此处危险,不能久留,我们还是先走吧。”水忆初说道。

    “对,快走,有人在追杀你,我们边走边说。”丁毅说道。

    两人开始跑起来。丁毅将自己看到的听到的都跟水忆初说了一遍,又将殿下得知的情况告知了她。

    “……所以殿下让我赶紧来告诉你,希望你小心些,莫要中了圈套。”丁毅总结道。

    “那你真的来晚了,我已经掉进圈套了。”水忆初自嘲地笑了笑,“真不知道这个局是谁设的,一环扣一环,将我圈得死死的。只要凤凰城的那些人将他们看到的东西说出去,很快全大陆都会知道我水家拿活人做实验研制禁药,到时候,水家就会成为众矢之的,落入人人喊打的境况。”

    “我也不知道这局是谁设的,只是从探子带回来的消息里猜测,应该是一个叫吟雪的女子。别人都管她叫吟雪小姐,所以她在光明神殿里的地位应该不低。而且据探子汇报说,这位吟雪小姐似乎对杀您这件事非常的上心,不知道的还以为她跟你有仇呢!”

    丁毅开玩笑的话让水忆初有些无奈,她难道就长着一张不讨喜的脸吗?怎么她从不去招惹麻烦,麻烦却偏要来招惹她呢?

    “水忆初,你当真以为,你跑得掉吗?”皇室老者突然出现在两人身后一里的地方,正急速追过来。

    水忆初心里一惊,大喊一声:“快跑!”

    丁毅一边飞奔,一边回头看了一眼,发现竟是皇室三个灵魂期长老其中之一!

    皇上居然连他都派出来了!看来此次水少主真的是在劫难逃了。

    不行,是自己阻止了殿下启用暗中力量,若是因此害得水少主殒命,让殿下伤心,就是他的罪过了。无论如何,也要让水少主活下去!

    坚定了信念,丁毅大喊一声:“水少主,我家殿下是真心的,请您一定不要辜负他!一定要活下去!”

    水忆初听到这句话愣了一下,下意识回头看去,只见丁毅飞速调转了方向,一把抱住追过来的皇室长老,自爆了……

    水忆初的大脑有一瞬间的空白。巨大的爆炸声震得她耳朵轰隆隆地响,她的双腿还在机械地往前跑着,头却还扭回去看向那一片掀起的灰尘。

    大概是沾染了血雾,灰尘都带着触目惊心的暗红色。

    一块被掀飞的石头掉落在她的身边,让她瞬间回神,扭回头,用上了全身的力气往前跑去,只要脱离老者的视线,就能躲进阴阳镯里,就能活下去!

    “水忆初,老夫要把你碎尸万段!”

    怒吼声夹杂着强烈的威压朝着水忆初涌来,水忆初被巨大的威压一下压趴在地上,又往前滑了一截,整个正面都是血肉模糊的,一边脸贴着地,被磨得鲜血淋漓。看起来极为恐怖。

    老者自己也是形容狼狈。因着丁毅的自爆,他浑身上下伤痕累累,虽然都是皮外伤,但是疼痛也让他十分的恼怒。更别提那些碎肉血液都留在了他的身上衣服上,一股子腥臭万分刺鼻,让他几欲作呕。

    水忆初想从地上爬起来,却被老者一脚踹在腰上,一个侧身又滑出去十几米。老者三两步追上来,一脚踩在她的胸口,恶狠狠地盯着她说道:“小贱人,竟然害得本长老如此狼狈,也够你骄傲的了,给我下地狱吧!”

    说着挪开脚,一把掐住水忆初的脖子,要将她的脖子拧断。

    水忆初勉强调动起灵力在脖子那里护卫,与老者的力量抗衡起来,双手还用上了最大的力气去掰扯老者的手。

    老者也觉得水忆初的力气太大了,自己的手指都快要让她掰开了,于是立刻加大了力度,掐得她额上的青筋全部暴起,一张小脸也变得青紫。

    千钧一发之际,水忆初的嘴角艰难地勾起一个细小的弧度,嘴唇一张一合,无声地吐出了几个字:“鬼夜七杀。”

    老者感觉到致命的危险,下意识地将水忆初扔出去,自己也飞速向后退,但是已经迟了,脖子被划开一道狭长的口子,正涓涓地往外流血。

    好在躲闪及时,并未伤到大动脉,只是些许皮外伤罢了。

    老者松了口气,看向被扔出去的水忆初,只见她纤细的身体从半空中掉下来。

    掉吧,砸不死也得断上几根骨头!老者快意地想道。

    但是一道绿影却快于水忆初砸在地上,绿色的藤蔓飞速凝结成网,将水忆初稳稳地拖住。

    “什么!”老者傻眼了,还有一只魔兽!

    艳儿将水忆初放下来,用硕大的身子挡住了水忆初。一条藤蔓伸到花盘上将一直放在上面的种子卷好,递到水忆初的手上。

    “这种子是我们食人花一族生生世世代代守护的圣物,为了供给这颗种子,我们食人花一族一直灵力亏损,数量渐渐稀少,到现在,就只剩下我了。大人,今日艳儿只怕是走不了。往后的日子里,就劳烦大人替我保管圣物了,这是我唯一的心愿。”

    “怎么?你莫不是以为你区区一只一级圣兽就能拦得住我吧?”老者冷笑道。

    艳儿却是晃了晃巨大的身子,藤蔓一起朝着老者攻击而去,趁着老者对付藤蔓的时间,艳儿抽出了一根最有弹性的藤条绑到两颗树上,形成了一个简易的弹弓,将水忆初弹飞出去。

    “大人,此生能遇见您,艳儿很满足,您一定要活下去!”

    水忆初飞出去一大截,渐渐被泪水模糊的视线已经看不清那方的情况,然后,她开始往下掉……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