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0章 我没能帮您保住她
    .. ,殿主的绝世宠妃

    第190章  我没能帮您保住她

    水忆初眼见着风刃袭来,立刻拿出魅雪,调动全部的力气去抵挡。这一击硬扛下,水忆初整个人差点从滢火身上掉下去,还好滢火爪子快,一把勾住了她的衣服,让她掉在了半空。

    此时,她的背后露出了一个空门,老者自知灵力耗尽,必须降落,就从怀里掏出了一个暗器,朝着水忆初的背后射去。

    滢火感觉到危险,立刻侧身,用硕大的翅膀盖住了水忆初,暗器扎进了它的左翅之中,然后猛地爆炸,让它的左翅整个的鲜血淋漓。

    滢火左臂已经无法使力,勉强撑着降落,在靠近地面的时候还是支持不住掉了下去,重重地砸在地上。

    水忆初被它护的很好,几乎没有受伤。于是立刻从它的翅膀底下钻出来,将它收进阴阳镯当中。

    老者并不了解召唤师,还以为她将滢火收进了契约空间之中。

    “怎么收进去了?认命了?”老者冷笑道,“把它叫出来给你挡一挡,没准你还能多活一会。”

    “别得意,还没到最后一刻,你也不见得就能杀得了我。”水忆初心里在打鼓,但是面上却是镇定无比。

    “是吗?狂妄!跟你爹当年真像。你爹为了个女人放弃了水家,而你,虽然天才,却注定要夭折在摇篮里,谁让你投错了胎,进了水家的门呢!”

    “子非鱼,安知鱼之乐。你又不是我,怎会了解我身为水家人的骄傲。”水忆初嗤笑道,“水家于我是家,但皇室于你,却只是个简陋的草棚,你再怎么锦衣玉食都改变不了你身为皇室走狗卑贱的身份!即使你实力再高,也还是要屈从于皇室,屈从于虚伪狡诈的龙皇,一辈子都得像一只狗一样在主人面前摇尾乞怜。呵,我才应该同情你。”

    老者气得差点一口气没提上来。没错他这辈子最大的死穴就是受制于皇室,因为实力不如皇室老祖,就被迫服下毒药,一辈子听命于皇室。即使在外人面前再怎么颐指气使,到了龙皇跟前,都得像个孙子一样乖乖听话,简直耻辱!

    “死丫头,你这是在找死!”老者咬牙切齿地说道。“我本来还想让你多活一会,没想到你竟如此不知好歹!那就休怪我无情,送你上西天!”

    老者一把朝着水忆初抓来,水忆初惊恐地往后退,并且惊惧地嘶吼道:“三哥,快啊!”

    老者一愣,在半空中强行扭转身体,被迫收回了攻击,落在地上。

    然而抬头一看,什么都没有。被骗了!

    老者恼羞成怒地回过头,却听见水忆初大喊一声:“轻云流水!”

    老者连忙运起战气抵挡,狂风卷起了地上的灰尘,一时间老者只觉得身边都是灰蒙蒙的,什么都看不清。等到风停了,灰尘散了,水忆初已经不见了身影。

    老者勃然大怒,朝着周围无差别攻击,一通乱打之后,百米之内一片狼藉。但依旧没有水忆初的影子,老者气得仰天一声大吼。

    丁毅在林中乱转,一直都没有碰上人,急得不行,生怕迟了。终于,行到一处,听到两个男子的交谈声,他兴奋地跑过去,凑近了才听到两人的谈话内容。

    “阿元,我刚刚演得好不好?”

    “好,很好!小可爱,我最喜欢你这股子聪明劲了。水忆初那个妖女太可恶了,竟然妄图拆散你我,罪该万死。”

    “没错,她居然蛊惑我离开你,简直卑鄙!”

    “你刚刚表现得很好,连你那精明的老爹都没发现。只怕你爹现在还一心以为你的病是因为水忆初对你下毒导致的。他现在肯定在满世界追杀水忆初,要给你报仇。”

    “那人家表现得这么好,你要不要奖励人家一点什么?”

    “嗯?小可爱,你想要奖励?”

    “嗯!”

    “好啊,那我现在就给你奖励……”

    “哎,别,万一被人看到就不好了。”

    “放心吧,你忘了我是驯兽师了吗?我已经让魔兽给我放风了,如果有人靠近的话,它会提醒我的。”

    “你让什么魔兽放的风?”

    “一条蛇。”

    蛇?丁毅愣了愣,他似乎并没有看到什么蛇啊……等等,脚下怎么软软的,低头一看,一条手指细的小蛇正被他踩在脚下,好像不小心踩到了它的七寸,然后……它挂了。

    怎么办?把人家放风用的蛇踩死了,怎么办?我要偷偷跑掉吗?还是去道歉?等等,不对啊,他们刚刚说,他们演了场戏,给水少主安了个罪名,害得现在水少主正在被满世界追杀。那他们不就是自己的敌人了吗?

    那他干嘛要跑?

    想着,丁毅挪开脚,将小蛇拎了起来,朝着发出暧昧声响的地方走去。

    哼,欺负我家殿下的心上人,我看你们是活腻了!我非得吓得你不举不可!

    叫阿元的正是那个运人来的黑斗篷驯兽师,此时他正在风流快活,突然一条蛇从头上掉了下来,蛇头朝下拍在了他的脸上,吓得他直蹦。下一秒,他就发现自己的身体不对劲了!

    “啊啊啊啊啊!是谁?”他怒吼道,身为合欢宗的弟子,他的修为精进都是依靠双修之法的,这下全完了!该死的!早知道就跟师兄多学学驯兽术了,不然也不会只能使唤动一条小蛇给自己放风,搞出这种乌龙来。

    不过可惜,没人回答他,因为丁毅早就跑掉了。他可没有忘记此番的任务,现在水忆初情况危机,他要赶紧前去援助。

    殿下自小孤僻,第一次对一个姑娘上心,他就算拼了这条命,也要为殿下保住水少主!

    只是这林子这么大,究竟水少主跑去了哪里呢?

    正想着,突然听到林中一阵骚动。他心中一动,迅速爬到树顶上,只见有一处地方飞鸟群起。

    那里有动静,没准就是水少主!丁毅想着立刻向那处奔去。

    一路飞驰,生怕赶不上。但等他赶到的时候,只看到了百米之内横七竖八倒着的大树和一小摊血迹。那血迹是滢火从天上掉下来时弄到的。

    老者已经离开了,水忆初也没有踪影。

    丁毅面对着满地狼藉,双腿一软,跪倒在地上。

    殿下,我来晚了,我没能帮您保住她……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