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2章 老巢就要被人端了
    “怎么回事?”银倾月立刻问道。

    “是苏南!”封九尘急忙说道,“苏南跟光明神殿的人汇报了主子您的行踪,神殿那边的人就趁这个机会对咱们妖月殿出手了。刚刚收到殿里兄弟们的传讯,希望您尽快回去主持大局。”

    “摘星楼呢?”

    “摘星楼最先被袭击,赫连楼主在前几天就已经启程回去了。”

    “摘星楼也被袭击了?他们怎么知道赫连千盏的下落?”

    “不清楚。主子,听说您找到二爷了,快带上二爷回去吧。情况紧急,殿里已经发来三道急令了,您再不回去主持大局,咱们的老巢都要被人给端啦!”

    银倾月沉默了。这个时候让他离开水忆初,他实在是有些不放心。还以为能在她身边多待几天,却没想到竟然只是短短几日就要分离了。

    “初初,我……我该走了。”银倾月走到水忆初身边,有些艰难地开口说道。

    “我知道,我理解。”水忆初点点头,努力忽略掉心里那一抹不舒服的感觉。从阴阳镯里面把凑到的药材一股脑都塞给他。

    “只差百味诛心莲和龙鳞了,你回去以后,也多打听打听。”水忆初努力保持着声音的平静和淡定,但还是有一丝颤抖。

    银倾月忍不住伸手抱住她,亲亲她的发顶,郑重地说道:“初初,我在上面等你,你一定要快点来。等你来了上位面,我就告诉你一个秘密。”

    “你还有秘密?”水忆初有些好笑。

    “是啊,我还有一个天大的秘密,等你上来,我就告诉你。”

    “好啊,那我尽快上去。”

    “嗯,一定要快点来,我在妖月殿等你。”

    为了要接墨无痕,三人只能立即离开,匆匆赶往锦阳学院。

    水忆初站在原地,看着视野中越来越小的红色身影,眼眶突然有些发热。直到那抹鲜红自眼中消失,她才抬起头来,拼命忍住眼睛的酸涩,在心里告诉自己,一定要努力再努力,一定要尽快去到上位面,跟小月汇合。

    低头看了看瘦小男子的尸体,水忆初认真想了想,有人花大价钱让他定期制造兽潮,这个人是谁呢?目的又是什么?

    想着脑中突然闪过几个画面。

    洛云凡说过:“这老不死的似乎在凤凰城跟人做了什么交易,每过一段时间,就会过来一趟。而且,最巧合的是,每一次他来的时间,就是兽潮发生的时间。”

    郑启兴从车上下来,走到旁边的石壁上敲了敲。十分有节奏的敲击了十几下以后,石壁轰然打开。

    石壁再次打开,白衣女子和随从坐上了兽车往另一个方向走了。郑启兴则是徒步回城。而后石壁又开了一次,从里面走出来一个裹着黑斗篷,手持古怪长笛的人,不正是这死去的瘦小男子的写照吗?

    也就是说,可能是郑启兴或者那个白衣女子一伙人,买通这个瘦小男子,让他每三年同样的时间发动一次兽潮,以达到什么目的。

    再往前推,如果郑启兴等人是兽潮的幕后主使,那么兽潮的目的,可能就是为了掩盖那石壁后面的东西。

    可是那石壁做得天衣无缝,经过的人根本就不会注意到那后面会有个洞,根本没必要多此一举。除非……

    除非石壁要长时间打开!也就是——处理尸体和运人进洞!

    水忆初想到这里,心凉了半截,如若真的像她所猜测的那样,那么这一次郑启兴等人一定会趁此机会转移阵地!

    不行,必须阻止他们。否则一旦阵地转移,再想营救伤员,就几乎是不可能了。

    正想着,只见一队人马从远处跑来。水忆初一个激灵,立刻躲到树上,防备起来。直到对方靠近才发现,竟然是水云阁的人。

    水忆初忙从树上跳下来迎上去。

    “阁主!”众人齐呼。

    “怎么来的这么晚?”水忆初问为首的桑和。

    “回阁主,出来之前正好赶上有人来阁中捣乱,因而耽误了时间。”桑和回答道。自水云阁在帝都立足开始,就不断有人上门挑衅,明里暗里各种刀子防不胜防,这种小程度的骚扰几乎隔几天就会遇到一次,实在不是什么新鲜事。

    水忆初也习以为常,没有多怀疑什么,点点头,说道:“你们来的正好,跟我走!”

    一队人迅速朝着石壁所在地跑去。

    凤凰城外,战场上,半个时辰之前。

    众人都在奋力厮杀。水忆初和银倾月已经孤军深入有一会了,洛云凡等人都杀魔兽杀到几乎手软。

    绯衣一身青色衣裙已经被血染得通红,不知道是敌方的血,还是她自己的血。洛云凡就在她身后不远处,一边奋力杀着魔兽,一边还分心清除掉她后方的魔兽。显得有些捉襟见肘,没一会,就被魔兽的利爪尖角等划得伤痕累累。

    绯衣那边一剑劈死了一只魔兽,得了个空档回头一看,却见洛云凡几乎成了一个血人,手里的剑已经不知掉到哪里去了,却还死死抱住一只扑向她的魔兽,不让对方挣脱。

    他的后方又扑上来一只尖齿虎,绯衣大惊,直接将手中长剑扔了出去,刺穿它的命门。尖齿虎从半空中失力坠落,砸在地上扬起了层层的灰尘。

    “洛云凡!”绯衣第一次失去了清淡的模样,急急冲上去。

    洛云凡趴在那魔兽的背上,将雷系灵力灌入手上,狠狠几拳,打得它失去了生命气息,才从它身上跳了下来。

    失血过多,让他微微有些眩晕,身子摇晃了一下,就被人扶住了。un8c

    洛云凡抬眼一看,是绯衣,她脸上带着焦急,正担忧地看着他,急急问道:“你怎么样?”

    洛云凡不在意地摆摆手:“还死不了。”

    绯衣松了口气,转身将身边扑上来的魔兽打退回去。不知道是不是生气了,她往前冲了两步,像是跳舞一样踏出了诡异的步伐,每踏出一步就旋转一次,手中就飞出无数的蓝色长针,唰唰扎进魔兽们的命门,一针一只,毫无虚发,看得洛云凡目瞪口呆。

    “难怪九尘哥总说不要得罪女人,原来女人生气起来这么可怕啊!”洛云凡感叹道,“不过,虽然暴力了些,但还是很美啊!果然花魁就是花魁,连打架都是美美的。”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